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三十四章不能做妻子,那就做情人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三十四章不能做妻子,那就做情人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秦勤冷哼一声,盯着宁冷之一副不想说的样子,挂着一颗好心,问:“是不是季总出轨了?”

    宁冷之听了,差点吐出一口鲜血出来,这妮子的想象力是越来越丰富多彩了,她还希望季陌尘能,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呢!

    停顿了一下,宁冷之这才开口:“秦勤,我可能不会在毅力工作了,不是因为季陌尘的原因,是我自己的原因。”

    宁冷之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秦勤说,只能轻描淡写的说完,盯着秦勤:“如果不行算了,我找其他的公司,试一试。”

    不是秦勤不愿意,是季陌尘的的权利太大了,如果他在商界说,不让宁冷之找到工作,那么宁冷之是不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找到合适的工作的。

    “宁总,这种大事,你不应该和季总好好谈谈吗? ”其实,秦勤舍不得看到宁冷之和季陌尘分开,她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如果分开了,更加不可能在一起了。

    况且,他们之间明明妾有情郎有意,却不在一起,不是浪费了大好的感情了吗?

    宁冷之明显不想再谈这些事,挥了挥手, 秦勤:“韩国好玩吗?怎么旅游一圈回来,都长胖?”

    她这才发现,秦勤是真的胖。

    秦勤羞涩低下头:“我这哪里是胖了……”

    “你不会是……”宁冷之说道一半,噤了声,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那你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别再像个大男孩一样,茫茫撞撞的了!”

    这些事,宁冷之不说,秦勤也是明白的。

    秦勤头一天回到A市,宁冷之第二天回去,回去之后,她首先把辞职信交给到了季陌尘的办公室,后来回到她租的房子,微微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应聘。

    只是没有想到,还没有出门,遇见了不速之客。

    季陌尘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一直站在门外,看着房间门发呆。

    他手他还捏着宁冷之的辞职信。

    宁冷之愣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支支吾吾的问道:“季总,您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季陌尘没有说话,推开门走进去,自顾自的坐在沙发,问她:“你是不是真的想好了?我再给你最有一次机会,你倒是给我想清楚再回答。”

    她都到了现在这个提不了,还有什么事是想不清楚的。

    关门,随着季陌尘的脚步走过去,轻轻坐下之后,缓缓点头,对着他说道:“季总,我都想好了,这次,我是真的打算辞职了,很抱歉。”

    季陌尘早知道她会是这样的回答,不动声色的听完,轻哼一声:“既然如此,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那你辞职吧。”

    这样?

    这个结果,让宁冷之很是意外。

    季陌尘真的这么放过她了吗?

    虽然似乎有些不舍,可是更多的是轻松。

    “嗯?不说话了?”季陌尘讽刺的笑了笑, 靠在椅背,拿出那张一千万的支票,继续说道:“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你辞职,赔偿违约金,第二你辞职, 拿了我的钱,做我的"qing ren"。”

    这两条路,能够选的,只有第二条。

    “ 季总,你明明知道,以我现在的能力,完全没有办法偿还……你……”宁冷之越说,越觉得心冷,她从来没有想过,季陌尘竟然是这样的人:“我选……”

    “等等,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违约金大概有一百五十五万。”

    怎么可能有那么多!

    宁冷之怀疑是她听错了,不过是一个违约金而已,还能水涨船高不成?

    “如果你觉得不满意,也可以和我打官司,不过打官司的钱,也不低, 你能承受得起吗?”

    字字诛心,宁冷之终于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了。

    凄然的笑了一笑,这是所谓的有钱人的爱情?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既然我要缺少以为精神,工作得力的工作伙伴,我自然要争取利益最大化,宁冷之,你出身这么久,不会是他没有听过这个道理吧?”季陌尘的脸依旧是讽刺的笑:“当然,现在如果不辞职,我便收回我的话。”

    这是威胁,*裸得威胁。

    宁冷之咬牙盯着季陌尘,可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

    无论是哪个角度,宁冷之都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随季陌尘变而变。

    “季总。”宁冷之深呼出一口气:“你从海回到A市这么久,是做着一件事去了吗?这样算计我,有意思吗?”

    说不出来的心酸和难过,在听见 季陌尘无情的话之后,慢慢发酵,最后成了恐惧和愤怒。

    “我觉得有意思,你信吗?”季陌尘答非所问,从公包里,把有关于违约金的书拿出来,放在宁冷之面前:“对了,我忘了带笔过来,你家有笔?”

    这句话不是明知故问吗?

    要是没笔,会故意不带笔过来?

    宁冷之只觉得满满的愤怒,立刻站起来,坚挺着脊背,往房间里走。

    她一走,季陌尘的冷漠便松懈了下来,变成了软弱和心疼。

    说那些话,做那些事,他怎么可能不心疼。

    只是为了留下宁冷之,也顾不这些感觉了。

    现在断了,对以后好!

    “ 这是笔。”宁冷之拿起笔,走过来重新坐下。

    “怎么去了这么久?”季陌尘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抬起头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眼眸通红,好似刚才才哭过。

    心头一颤,隐隐作疼,脸却只能当做若无其事。

    稳稳拿过笔,打开笔帽:“你可以选择签字或者不签字,继续呆在立忆。”

    以后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全看这一刻了。

    “季总,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宁冷之抬起头,看着季陌尘:“你有没有心痛,有没有觉得难受?”

    这个问题,宁冷之一直都想问,可是一直都没有问出口。

    温柔的问完,抬起头看向季陌尘,发现他脸全是不自然的神情,心一冷,拿起笔,签下名字。

    “我这辈子可能都还不这笔钱,可是我会尽力还清的。”这是宁冷之对季陌尘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季陌尘怎么都不会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他不甘心,握着笔久久下不去手,心存着侥幸,停顿一下。

    可是除了呼吸声,却没有其他的声音。

    他绝望了,拿着笔写下他的名字,季陌尘。

    拿着件的手,依稀在颤抖,宁冷之去没有看见,她只听见季陌尘说道:“冷之,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只要你这一个月之内,能坚持下来,我保证,你只需要每个月还违约金,不会和你有任何人事的纠葛。”

    说来说去,他还是舍不得宁冷之。

    宁冷之点头,没有说话,只是站起来走进了卧室。

    这一天,不知道季陌尘在卧室外等了多久,只记得第二天早起来的时候,看见桌的还热着的早餐,猛地一下哭了出来。

    季陌尘……

    从此之后,要从生命消失了。

    早餐没有吃,背着包出门找工作了。

    一连找了几家规模在心下的公司,这些人一听见宁冷之这三个字,立刻摇头拒绝。

    说他们这里暂时不招人了,或者瞒不过去了,说她 不符合。

    在立忆都能担任那么高的职位,在这些小公司,连一个普通职位都担任不了了?

    定然是季陌尘在商业传过话。

    果真,午休息的时候,秦勤打电话过来,气哄哄的说:“宁总,你真的辞职了?季总已经发布通知了,无论谁帮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秦勤才知道季陌尘是有多狠心,连最爱的人都舍得伤害。

    可是后来想想,有觉得可怜,只能用这么卑鄙的方法留住心爱的人。

    “对啊,我辞职了,正在外面找工作。”宁冷之叹了口气,从早到现在,滴水未进,现在安静下起来,忽然觉得饿了:“我知道季陌尘会这么做,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绝情。”

    秦勤叹了口气,替宁冷之觉得不值:“宁总,你和季总有误会,坐下来好好说一下,不可以了吗?非要鱼死破,对谁都不好,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宁冷之也很想知道,她辈子究竟做了什么伤人害己的事情,才会遇见季陌尘,才会遭遇这些。

    “不说了,我下午还要应聘,要保存体力。”宁冷之不想让秦勤为难,才匆匆结束了话题。

    一下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到傍晚的时候,转头一看,看见一家服装*店在招人,他想也不想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你要买什么类型的衣服呢?我们这里有休闲型,淑女风……”店员看见宁冷之身的衣服都不便宜,滔滔不绝的介绍。

    宁冷之不好意思的打断了店员的话:“我在外面看到招聘广告,请问这里是在招聘吗?”

    店员一听,彻底没了兴趣,厌厌的:“行吧,你站这里,我去找老板。”

    “谢谢啊!”宁冷之谦卑的笑了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