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二十六章示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二十六章示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这么做,也不过是站在他的角度,想要关心他喜欢的人而已。

    “冷之,不要走,今天下午陪我好不好?”

    或许是他的声音太魅惑,或许是房间的气氛刚刚好,宁冷之竟然真的答应了,点头之后说道:“季总,这份件,你让谁交去?”

    季陌尘神秘一笑,吻着她的额头,到耳后,到脖子,感觉到她的提问升高了不少,才停下来,在她耳旁,低沉的说道:“不用考虑这些,你等着明天受到嘉奖。”

    季陌尘的办事能力,宁冷之是知道的,便没有多想。

    此时她的闹只有浆糊,也想不了多少问题。

    只因为季陌尘还是病员,所以宁冷之的每一个回应都小心翼翼,唯恐会伤害到她。

    “我爱你。”季陌尘懒腰把她抱起来,走过不长的回廊,放在沙发,慢慢褪去本不多的衣服。

    衣裳被乱扔在地,两个*裸的人交缠在一起……

    结束了,宁冷之在他胸膛找了舒服的位置躺下,抬起头看着,恰逢他也低下头,两人目光交接,她率先红着脸别过头去。

    “完了!”她拿起手机,犹豫一下,从他身起来:“我去一趟厕所。”

    今天是排卵期,怎么忘记了!

    一激动,手机也忘了拿,放在桌。

    宁冷之进了厕所,打开浴霸,洗了个温水澡。

    出来的时候,季陌尘穿着睡袍,守在门口,吓了她一大跳。

    “啊!”宁冷之拍着胸口,抬起头看着季陌尘:“季总,你是故意站在这里吓我的是不是?”

    季陌尘什么话都没有说,伸手给了她一个拥抱,而后忽然松开:“我过来洗澡的。”

    宁冷之也没有疑心,对他一笑:“热水有些烫,你把冷水开大一点。”

    走过去,看见秦勤发消息过来:“宁冷之,你是不是女人啊?你问我排卵期是什么!”

    她看见这则消息,心凉了半截,随即打开浏览器,面果真有排卵期这条历史记录。

    真是……心有口气,不知道怎么发。

    “冷之。”季陌尘都出来了,宁冷之还在发呆,听见声音,她抬起头看着他,轻声说道:“没关系的,我不用你负责的,等会出去的时候,我会记得买药……”

    连后路都想好了。

    季陌尘自嘲一笑,在她对面坐下,喝了一口气清茶:“宁冷之,如果我要对你负责呢?你把重要的东西给了我,这下又可能会怀我的孩子, 作为一个男人,应该负责。”

    要是换成其他的女人,季陌尘定然会想,爱怎么怎么,对你负什么责!

    可是,宁冷之不一样,她是他喜欢的女人,他没有办法做到随便对待。

    “还是说,你这是在欲拒还迎?故作清高?”

    恶毒的话,一遍一遍从季陌尘口说出,宁冷之听着心凉了半截。

    她只是不想季陌尘被束缚,不想她成为季陌尘和盛海蓝之间的第三者而已。

    至于其他思想,一点都没有。

    “嗯?是不是全被我说了?所以不出声了?”季陌尘说那些话的时候,胸口也在发疼,看见宁冷之那么难受,他她难受十倍不止。

    “季总,我没有!”宁冷之保持情绪不崩溃,转头看着窗外:“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也不会成为您和盛小姐之间的绊脚石。”

    “盛海蓝?”这都是哪儿和哪儿的事情?季陌尘觉得好笑,倾斜身子,握住她的脖子,再慢慢滑到她的下巴,往一挑,淡淡说道:“想不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宁冷之神色泰然,眼没有丝毫的别样情愫,轻松的说道:“好歹我也在社会呆了这么久了,怎么会不明白。”

    季陌尘终于放开了她,只是脸的表情始终阴寒着,没有半点改善。

    好在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渗人的沉默。

    他放开宁冷之,走到一旁,扔着胸疼,接听电话:“我在冷之住的酒店里。”

    “好,一起出来吃个饭。”卡瑟琳在开车,超了前面的车,再开口:“晚我刚好有时间,过了不招待了。”

    “好,我会和冷之一起过去,你放心。”季陌尘已经替宁冷之做了决定:“再见。”

    宁冷之听出来,是卡瑟琳邀约吃饭,一句话也没有说。

    从出门到下楼,两个人全程没有一点交流,只是到楼下药店门口,宁冷之忽然停住脚步,对季陌尘说道:“季总,请你等一等,我去买药。”

    季陌尘知道是什么药,前拉住她的手,用力之后松开时,她的手臂已经有了一片青紫。

    “季总,请放手。”宁冷之尽力保持情绪,不发作:“我要进去。”

    “不用了我会对你负责,你今天说的,我和盛海蓝的事情,完全是子虚乌有,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听见这些谣言的,我只给你说一次,那是假的!”季陌尘解释完,已经有些体力不支。

    那个时候用力太猛,估计让手术刀的伤口裂了。

    “对不起,我只想对自己负责的同时,也对你负责。 所以,请放开我。”宁冷之并不认为季陌尘现在的解释,是真实的:“你和盛小姐是真的很登对,所以请珍惜她。”

    “宁冷之,你不是是想气死我?”季陌尘发了火,前拉着她的手要走。

    “啊?这不是宁小姐吗?”书朗走出来,看着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的女人,先是觉得这个女人的背影还不错,而后觉得侧影还不错,直到看到正面,才愣住了:“这位是?”

    宁冷之转头看了一眼季陌尘,甩开了他的手,气哼哼的说道:“这是……”

    “这和你没有关系吧?”季陌尘 替宁冷之做了回答,一双凌厉的眸子扫过是书朗的脸,全程趾高气扬:“你可以滚了。”

    对于除宁冷之以外对其他人,季陌尘一点好脾气都没有,尤其是看到说狼这种,对宁冷之有企图的男人,更是不给好脸色。

    书朗倒也不是一个看脸色的人,他不理会季陌尘的恶言恶语:“怎么和我没关系了?我准备追宁小姐,你总要告诉我,你是谁,让你知道我是谁,才知道以后见到我绕路走。”

    这番话,大言不惭。

    惹得季陌尘一笑,转头看着宁冷之,问:“才几天,有人追你了,你的魅力可真不小!”

    宁冷之觉得委屈,又不是她主动去勾引的,季陌尘这么*裸的讽刺干什么!

    “好了,都不要说话了。”宁冷之挣脱了季陌尘的手,看着书朗:“我和你永远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我们最多只能算得认识而已!”

    这些话,是季陌尘爱听的,

    他听得很舒心顺耳。

    “ 宁小姐,我可是送过你花的!”书朗声音尖锐起来 ,扯着嗓对宁冷之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不说花的事情了,我对你是真心的,你晓得的吧?现在找个男的出来,是为了气我的吧?”

    宁冷之不知道书朗哪里来的优越感,认为她把他看了。

    “花是吧?”季陌尘拿起手机,给附近的花店打了电话:“喂,给我包一车玫瑰过来!”

    “……”宁冷之怎么都没有想到,季陌尘竟然会和书朗这样的人较真,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袖:“这种事,我会处理,你不要插手了!”

    让他不要插手!季陌尘在心里暗暗骂她: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

    书朗倒是不服气了,指着季陌尘,狠狠说道:“不要以为你有几个臭钱,了不起!我告诉你,我也有钱!你叫一扯玫瑰过来,我也可以!”

    “好,那你叫!”季陌尘不想理会书朗,转头问宁冷之:“这个人也是培训的人之一?”

    看来那个机构质量并不高,什么人品的人都收得进去。

    改天,他是要好好投诉一下了。

    “你不说话了,是不是怕了?你要是怕了,跪下来给我磕几个头,说不定我原谅你了。”书朗还不知道他错在哪里,一直对季陌尘叫板。

    “先生,这是不是你的玫瑰?”卡车司机从车下来:“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书朗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玫瑰,顿时愣住了。

    “一卡车……”宁冷之轻轻说了这么几个字,转头盯着季陌尘拿出钱包,心想:“这得花多少钱啊!”

    卡车司机走了,季陌尘转头问书朗:“这卡车玫瑰送给你了。”

    “你是谁?”书朗的面子开始挂不住了,抬起头看着季陌尘,这么有钱 豪气的人,不多见。

    可他在海没有见过。

    “我是立忆的总裁,季陌尘。”季陌尘盯着书朗的脸,由红润,慢慢变成了猪肝色:“一卡车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多给你几卡车。”

    书朗急忙摇头:“不、不用了……”

    他没有想到宁冷之说过的话是真的,她果真和立忆的总裁有一腿!

    “对不起,打搅到你们了,我现在走。”书朗听说过季陌尘的手段,任何人惹到他都没有好下场,要么死,要么伤,要么失去一切,痛不欲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