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欠债还情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一章 欠债还情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海的凌晨,宁冷之还是第一次看见,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挂在店子的牌匾,与路灯招相辉映;零零星星的几个人,从她身旁路过,全是酒味,悟了捂口鼻,拿出房卡走进酒店。

    海的事情,季陌尘是打点过的,所以宁冷之在这里的一切开销,都现时报销。

    迷迷糊糊躺在床,睡不过三四个小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过去,一个快递远站在门外,手捧了一束鲜花,露出微笑:“宁小姐,有人送了您一束玫瑰,请您签字。”

    宁冷之没有心情,懂了动脖子,艰难的开口:“是谁送的?”话落,又加了一句:“无论是谁送的,我送回去,我对花粉过敏。”

    她对花粉完全不过敏,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不想招致无聊的是非。

    快递员也是很为难的样子,垂眸看了看手的花儿,犹豫一下,说道:“那……这束花不能退,您能不能签收了?”

    宁冷之犹豫一下,动了动手指,淡淡说道:“对不起,谁买的你还给谁,这话我真的不能要。”

    走廊安静下来,宁冷之关门,靠着门一路滑下去,蹲坐在地。

    她记得,季陌尘也送过这样一束花,是白玫瑰。

    想起这些事,宁冷之觉得胸口又痛了一下,抬起手放在胸口,落下几行清泪。

    书朗打电话过来,宁冷之愣了一下,才接通:“喂,你好。”

    “你怎么了?听你的声音,似是刚哭过?”书朗善于擦眼观色,注意小细节:“昨天你没来,我给讲师说,你生病了,她也没有怪你。”

    下课之后,书朗特地找到了黑人讲师,说明情况。

    对于书朗的所做所为,宁冷之很是感激,但是仅仅只是感激而已。

    “谢谢,我会亲自给她说明情况的。”宁冷之对书朗尽量客气,借此表明心意。

    送那束花的人,宁冷之已经猜到了,是书朗。

    果真,下一秒,书朗说道:“你对花粉过敏,我还送了你花,为表歉意,我请你吃饭,如何让?”

    对于这样的攻势,宁冷之有些吃不消,只能直白的拒绝:“不用了,我已经制定好计划,不想打乱,很抱歉。”

    书朗自然听出来,这是客套的话, 沉默了一下,依旧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对宁冷之说道:“你告诉我,你的计划,我配合你。”

    拒绝的意思明明这么清晰了,书朗还是不愿意相信,或者说,不愿意放手。

    “对不起,我只想一个人吃饭,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了,我要挂电话了。” 宁冷之说完,听书朗说了一句话,立刻把电话挂了。

    这种人,只能冷处理!

    宁冷之收拾好出去的时候,书朗正从车出来,快步走到宁冷之面前,伸出手挡住她的去路,轻轻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等一个女人这么长时间,不能赏脸,一起吃个饭。”

    她无奈的抬起头,看着 书朗的脸,吐出两个字:“不能。”

    算是季陌尘找她,她也会把工作排在吃饭后面,更何况是对她而言,一点也不重要的书朗。

    算是被拒绝了一百次,书朗也不打算回头,轻声笑了一笑:“既然不愿意吃饭,那我送你去听讲座?这个 总可以了吧?”

    宁冷之也觉得再拒绝下去,太过无理取闹,泰国任性了,想了想,便点头答应:“好,你送我过去。”

    而在A市的季陌尘,每一天过得都很索味,直到吴宓哲过来看他,他才假装不经意的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过的很开心?”

    想起她离开那天,季陌尘的心一阵一阵的疼。

    吴宓哲看了一眼门口,叹了口气,转过话题:“其实盛小姐挺好的,无论是出身还是性格,跟你都是很契合的,不明白你怎么死吊在这一棵树了。”

    季陌尘当然知道盛海蓝有多好,只是好有什么用,他又不喜欢,更加不爱那个女人。

    “我问她的情况 怎么样,不要给我绕开话题。”季陌尘拧起眉头,十分不悦,重重放下杯子:“是不是过的不好?我知道她一个人在外面……”

    “不是过得不好,是过得很好。”吴宓哲替他拉了拉被子:“与其担心宁冷之,你不如担心你的身体,这次要不是送得及时,你恐怕早胃穿孔休克了!”

    说来这次还是要感谢盛海蓝。

    莫依霜想要进来看一看季陌尘的情况,被吴宓哲拦了下来,盛海蓝说带着莫依霜去外面转一转,这一走,好几个小时都没有回来。

    “是不是在想盛海蓝?”吴宓哲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还是,你在想宁冷之?”

    他脑袋里空白一片,谁都没有想。

    “我想去海。”季陌尘说完, 转头看着窗外:“我怕我这辈子没有办法见到她了,我害怕。”

    这样软弱的季陌尘,吴宓哲从来没有见过,心全是心疼。

    “你要去,也要等你伤好了去。”作为朋友,吴宓哲只希望季陌尘好好的,不要太过劳累:“况且,她又不是不回来了,你过去了,万一耽搁了她的事情,岂不是进入了更加不利的环境?”吴宓哲也是顺着季陌尘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对喜鹊站在树枝嬉戏着:“不是笼鸟,偏偏想要做笼鸟。”

    之于季陌尘,之于盛海蓝,都是这样。

    吴宓哲走了之后,盛海蓝和莫依霜都没有回来,他从床起来,穿好衣裳,去了周围的小酒吧,要了一瓶最烈的酒。

    胃还灭有好,有这么折腾,不死人才怪!

    “先生,我看你身体不好,还是少喝点酒吧,酒多伤身,会惹关心你的人伤心的。”酒保善言提醒:“不如尝试一下我们新进来的果汁?”

    他是来喝酒的,不是来喝果汁的,立刻觉得收到了鄙视,冷着一张脸,厉声道:“我叫你调酒调酒,你怎么这么多话?”

    其实已经没有大问题了,盛海蓝还在和医生商量出院的事情,不想季陌尘已经不见了。

    喝了大半瓶,季陌尘已经醉得恍恍惚惚,拿起手机给宁冷之打电话:“宁冷之,你好狠心,这么走了,算我病了,你也不来看我,你……”

    说着,他又喝了一口酒。

    宁冷之正在课,手机开的静音,季陌尘打的电话,一个都没有接到。

    季陌尘的手机里面一直传出一个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他却如同没有听见一样,倒出了满肚子的话。

    “你要工作,你要钱,我都可以给你,我不明白,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难道真的要承认人人,你才会开心吗?你不会开心的!因为……呕……”季陌尘捂着嘴巴,鲜红的血液顺着指缝流出来。

    一瞬间,酒吧里面像是炸开了锅一样,所有的人都尖叫着,往外冲。

    “死人了,快点来人啊,这里的人要死了啊……”

    “吐血了……是不是传染病啊……救命啊!”

    “……”

    “……”

    人已经被吓跑了不少,酒保急忙拿起手机,拨了急救心的电话。

    季陌尘这个情况,耽搁一两秒,都有可能 会死人!

    “请问是急救心吗?这里是街角酒吧,有个人喝了酒吐血了……快点过来!”酒吧慌慌忙忙挂掉电话,把季陌尘抗在肩膀,走了几步放在地:“这里有没有医生,快点来看看那这是怎么回事!”

    “医生,医生来了!”有个人叫了一声,人群立刻让出了一条道,穿着便装的医生走过来,蹲在地,对季陌尘进行了一系类简单的检查。

    除了吐血和昏迷不醒,没有其他的问题。

    急救车来了,季陌尘被拉车。

    盛海蓝站在季陌尘旁边,听见医生说:“家属请在外面,病人情况紧急,我们要进行手术了!”

    这个病不算轻松,更加不能掉以轻心,做完手术出来,一定要进食三天,如果三天之后还没有排气或者排便的话,可能是引发了并发症。

    事情的发展,没有人可以预料。

    “陌尘,你一定要醒过来!”盛海蓝握着季陌尘的手,在他耳旁一遍又一遍的说话,一个护士走进来,递给她一个包裹:“这是病人的东西,家属请查收。”

    盛海蓝清点了一下,钱包手机一样都没有少。

    “谢谢,没问题了。”盛海蓝转头看着护士:“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身体还会疼吗?”

    这个问题,护士回答不了:“对不起,病人最晚醒不超过二十四小时,我们会密切关注的!家属请放心!”

    “是这样啊……”盛海蓝点头,把季陌尘的手握得更近了,忽然手机屏幕凉了,拿起来一看,是推送消息,不知道为什么,盛海蓝忽然着了魔一样,接着季陌尘的指纹,揭开了锁:“全是打给宁冷之的电话。”

    这着实让深海蓝惊讶到了。

    神思之间,手机响了,她接通:“喂,你好,我是盛海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