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两百章 宁冷之生闷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章 宁冷之生闷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个借口,盛海蓝又相信又不信。

    虽然听见季陌尘这么说,可是盛海蓝并非傻子一样全都相信。

    “真的是这样吗?”盛海蓝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忽然又想起其他的事情,对季陌尘说道:“陌尘,阿姨很想你,希望你能够回家一次。”

    宁冷之回去之后,公司的谣言内容又加深了一层,把她和季陌尘,还有今天出现的那个女人,活脱脱传成了三角恋。

    听得她心中猛地一气,揪住其中是一个人就问:“我要是再听见你在这里说瞎话,你就从这里走人!”

    那人被气势汹汹的宁冷之吓到了,缩了缩脖子:“宁总,我不敢了,您就放过我吧!我和妻子离婚了,家中只能靠我一个人的工资过日子,我真的不能没这份工作啊!”

    听见这些话,宁冷之松开手,转过身子,轻轻说道:“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让我在听见,就是季总来了,我也不会饶过你!”

    有些流言传出来没事,可是有些流言就不能传了!

    “宁总,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乱说话了,不过今天真的有个女子来找您和季总,最后好像被季总赶走了。”那人说了最后一句话:“宁总,我去忙了,去忙了……”

    宁冷之点头,犹豫一下,转头上了楼,直接去季陌尘的办公室:“季总。”

    季陌尘看见是宁冷之进来了,脸上的苦闷立刻消失殆尽,换上了轻松的笑颜,他问宁冷之:“要处理的文件都在你的桌上,有问题再来问我。”

    “季总,我找您,不是为了这件事。”宁冷之走进去,到桌前停下,丝毫不忸怩,问道:“盛小姐是不是来过?”

    季陌尘对此没有一点惊讶,只是轻轻扬起眉头:“还是让你知道了,她过来没大事,你不用担心。”

    宁冷之已经和盛海蓝开口,说不去她家工作。

    “我都已经不去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宁冷之说话没有留情面,气哼哼的说完那番话,转身离开了。

    季陌尘还来不及解释,门就被关上。

    他给宁冷之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只好找来秘书:“你给我说说,女人要是生气了,我该怎么办?”

    秘书听见这些话,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从来没有想过,冷酷无情的季陌尘竟然会问出这么没水准的问题。

    秘书想了想,认真的回答季陌尘的问题:“季总,女孩子生气了,就要买她喜欢的东西,或者做一些合她心意的事情,这样,她就能原谅……啊,不是,就能开心了。”

    没有听见季陌尘的声音,秘书还以为是她的提议有问题,继而说道:“当然,今天那个小姐,一副名门闺秀的样子,要让她开心呢,自然是买东西了!”

    所有人都看好他和今天的那个女人。

    对宁冷之尤其贬低。

    “滚!”季陌尘站起来,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下班的时候,所有人几乎都走光了,宁冷之还在处理工作,任劳任怨的敲敲打打。

    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她说。

    花店店员拿着一束花走进来,小心翼翼的看了宁冷之一眼,这才说道:“请问您就是宁冷之小姐吗?”

    “对,我是,请问你是?”宁冷之丝毫没有考虑到,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人心里想着:打电话那人不是说说她很凶吗?怎么看上去一点也不凶神恶煞?

    宁冷之一眼便看见了被店员抱着的白玫瑰,皱起眉头,她最近又没有遇见桃花,怎么会有人送花?

    “我是星星花店的店员,有人在店里定了一束花,让我们交给宁冷之小姐,地址就是这间办公室。”

    宁冷之惊讶了一下,依旧是不冷不热的态度,想着可能是谁说错了地址,待会肯定还会来取的,便说:“有没有说,那个人是谁?”

    “抱歉,先生没有说。”店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听声音是个很帅的男人。”

    “……”

    她眼皮跳了跳,差点没眨瞎眼,说道:“好,我知道了。”

    签字之后,把花放在一旁,又继续工作起来。

    季陌尘看见宁冷之不冷不热的模样,怒气立刻冒出来,直接走向宁冷之的办公室,推开门,看见他送的白玫瑰,不偏不倚正躺在垃圾桶里。

    刚才拿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把花掉进了垃圾桶,还没有来得及捡,季陌尘就破门而入了。

    “季总?”对于不速之客,宁冷之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花怎么在垃圾桶了?”

    听见季陌尘的话,宁冷之低下眸子看去,好一会才说:“不知道是谁送错了花,到我这里来了,正想着店员来取,现在掉进垃圾桶,也好。”

    也好?

    季陌尘听见这两个字,头都炸了。

    “宁冷之,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季陌尘终于忍不住脾气,说了这么一句重话。

    她本来也在气头上,凭着这么一句话,立刻嚷了起来:“我怎么没有良心了?我起码没有强迫别人,放弃机会,我起码没有随意剥夺人权!”

    两个人最终还是吵了起来。

    “你要钱,我可以给你,你要工作,我也可以给你轻松高薪资的兼职,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一定要去盛海蓝的房子里?她给你吃了什么迷幻药?”

    吵架的人,永远没有理智,就算是季陌尘,也不例外。

    特别是在喜欢的人面前。

    宁冷之摇着头,笑了笑:“季总,你做事有想过我吗?这件事到底是我愿意的,还是不愿意的?你只知道让我去做……”

    这一切,都是季陌尘给的,可是,宁冷之并非想要。

    “你不想要……”季陌尘讷讷自言自语几句,低下眸子立刻转身离开了。

    看着季陌尘的背影,宁冷之咬住下唇,迟迟未松口。

    “走就走!”她冷哼一声,重新坐下,把白玫瑰从垃圾桶里捡起来,放在一旁。

    不就是一束玫瑰吗,至于生气吗?

    忙完走出去,看见季陌尘办公室的灯没有关,走到门口怎么都移动不开步子。

    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休息一夜,宁冷之精神好了很多,可是,昨天放在桌上的白玫瑰却不见了,上上下找了一遍,最后在垃圾桶里找到了。

    谁做了这种事?

    白玫瑰已经脏了,她拿出来用清水洗了洗,插在一旁的花瓶里。

    季陌尘的秘书走进来,把文件放在她的桌上:“宁总,这是这三天要看的文件,季总吩咐我,全部拿来给你。”

    “三天?”宁冷之迷惑不解,看了小山似的文件,犹豫一下,又问:“季总这几天出差?”

    “季总去美国了。”秘书说完,立刻离开。

    办公室就剩下她一个人了,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失魂落魄的翻开文件,却怎么都看不进去,满脑子都是季陌尘的身影。

    想不到他已经深入到她的内心世界里了。

    三天后。

    季陌尘推开她的办公室门,看见她正喝着咖啡,修改文件,脸上尽是沧桑。

    一看就知道,这几天她一定没有好好睡觉。

    “冷之。”季陌尘叫她:“我从美国回来,给你带了礼物。”

    宁冷之抬起头,脸上除了疲惫,还有满满的惊讶。

    “不是说下午回来?”她还打算下下午去接他的,这么早回来,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季陌尘扬眉,眼角微微带笑:“本来是打算今天下午回来的,可是昨天临时熬夜开完了会议,便改了票。”

    有一个男人,在她如花一样的年纪,为了给她惊喜,熬夜工作提前回来。

    后来想起,满满的都是感动。

    “嗯……”一时间,宁冷之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接过他的礼物。

    那天吵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本来第二天就打算道歉的,可是没有想到,第二天他便去了美国,处理生意上的事情。

    自此几天,便都没有见过、

    “手链上有专属于你的文字,戴上我看看。”季陌尘说话十分温柔:“上面是你的名字。”

    宁冷之。

    看他现在的样子,似是一点都没有把那天吵架的事情,放在心上。

    想着,竟然有些生气、

    “不用了。”宁冷之小心翼翼的收好,眯起眼睛笑着说:“谢谢你的礼物,不过我们在工作,不方便戴。”

    这些都是托词,季陌尘自然也能够听得出来。

    他没有生气,只是轻轻点头,语气淡然:“那等方便的时候再戴。”

    “好啊!那就方便的事情再戴嘛!什么时候方便了,什么时候戴!”听见季陌尘的话,就来气。

    把手链防在一旁,装模作样的说的:“我要工作了,季总请问吧,您在这里会影响我工作的。”

    “好,我先走了。”季陌尘全程没过多的言行,无论宁冷之说什么,他都毫不在意:“少喝点咖啡,对女人身体不好。”

    都要走了,还这么多废话!

    宁冷之想发脾气,可是当着季陌尘的面,什么都不能说,不能做,隐忍着,没发出来。

    “我知道了,季总,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宁冷之咬牙启齿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