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扭曲的家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扭曲的家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冷之拉住季陌尘的手臂,扫过一眼船员,才说道:“季总,让他早点开船回去,你也能够早点休息。”

    船员也急忙解释:“是啊,季总,你也很累了,让我开船送你回去吧。”

    既然宁冷之都帮着船员说话,那他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为不可兼得点头,上了旁边的船。

    清晨的风带着海水的咸味,迎面袭来,宁冷之抿了抿嘴唇,盯着不远被封锁了的海线,终于明白到这个小岛来看日出,为何要穿越另一座岛了。

    即便后来,她再也没有来过那座岛,也记得她在一个美丽的岛屿上看过一场日出,和相爱的那个人。

    旁边有一只白色海豚的鱼鳍冒出了海面,宁冷之低下头去的时候刚好看见。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海豚,兴奋的拉了拉季陌尘的衣服:“季总,海豚!”

    “一看你这样就是没有见过世面!”季陌尘本性暴露,毒舌一句:“海豚有什么可以看的?”

    宁冷之回头,冷冷怼上一句:“我就是没有见过大世面!”

    就说了一句,还生气了啊?

    看见季陌尘的脸上隐隐可见生气,没好气的坐直身子,一本正经问道:“季总,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季陌尘否认,虽然他心中确有些不快。

    宁冷之心中已经明了,没有继续回答,转头继续看水中的海豚,不自觉旁边多了个人头出来。

    正巧,海豚也抬头了,乌黑的眼珠转了转,发出清脆的声音,猛然扎入海中。

    它游走了。

    “季总,你有没有听说过,海豚是天上的天使。”宁冷之勉强笑着说:“是我妈妈告诉我的。”

    季陌尘看过宁冷之的资料,资料上没有她母亲的消息。

    安慰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可看着她那么用力地逞能,便咽了下去,点头附和道:“海豚是天使。”

    不知何时,他已经变了,起码在宁冷之面前,变成了另一个他。

    一到岸上,宁冷之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始觉得脑袋有些昏昏沉沉。

    “你怎么了?”季陌尘看出她的异样,上前问道:“身体不舒服?”

    宁冷之摇头,轻轻推开季陌尘,稍拉开了些距离:“季总,我有件事想要麻烦你。”

    他们现在都共患难了,还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什么事?”语气稍有冷意。

    宁冷之垂眸,似是在思考,在季陌尘不耐烦之际,终于开口:“昨天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可以吗?”

    她还没有强大到,成为全公司嫉妒的对象。

    况且公司里还有一个江泰和,若是又传出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又会有什么谣言出来。

    后果,她不敢想。

    见宁冷之的态度恳切,季陌尘只犹豫了三秒钟,立刻点头:“这种事情,说出来我也丢脸!”

    这算是什么话?

    宁冷之不在意季陌尘的说辞,轻声道出谢谢,婉拒了他要是送她回去的好意,走到公交站等公交车。

    宁冷之性子要强,季陌尘知道强迫只会事得其反,也就由了她去:“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喊你一天假。”

    “当然!”季陌尘见宁冷之一张嘴,就知道她要问什么,立刻道:“工资不会扣!”

    听此,宁冷之心满意足,点头:“谢谢季总。”

    季陌尘还有要紧事情要处理,不便耽搁,便开车匆匆离开。

    他离开不久,她也上了公交车,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头靠在旁边的窗户玻璃上,睡着了。

    醒来时候错过好几站,车刚停稳立刻挤开人群跳下车。

    还没有站稳,就看见不远处为了一大片人。

    她对围观没有兴趣,拉了拉手提包,转身就走。

    一个熟悉的声音应入耳中——“救命,救命啊!”

    这个声音不是安沁媚,还能是谁!

    虽然她们的关系几乎已经破裂,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安沁媚被打。

    抛开人群挤进去,只看见三四中年妇女把安沁媚围得死死的,为首的女人一只手拉住安沁媚手腕,另一只手拿起鞋子,不停的往安沁媚脸上打。

    力道之大,看着就觉得疼。

    宁冷之跑到女人面前,使劲推开她:“你们干什么?知不知道打人是犯法的?”

    “打人犯法,偷人就不犯法了?你给我滚开!这种小三你也护着?”女子口气不小,身形足足敌得过两个宁冷之,气势完全压倒她。

    “没有证据不要乱说,我可以告你诽谤!还有,你女人欺负女人算什么?有本事去打你丈夫啊!”宁冷之气不过,只想护着回安沁媚,都语无伦次了:“一巴掌拍不响!”

    女子不停宁冷之的话,转头对旁边的人说道:“我打小三,你们负责把那个疯女人给我拦着!”

    “好,小梦,你尽管打!打死贱人!”

    宁冷之没有办法,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没电了,她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转身求助群众。

    “先生,你可以把你手机借给我一下吗?我报警!”

    得到手机,宁冷之立刻按下110,那些女人看宁冷之是动真格的,害怕的互相观望一番,交涉几秒钟。

    “你有种,下次不要让我再逮到你和我男人在一起!”

    宁冷之还了手机,立刻蹲下,仔细检查了安沁媚,看着她现在这帮落魄,叹了口气:“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你假好心!”安沁媚推开宁冷之,咬牙从地上站起来,捂着右下腹,脸色苍白。

    周围的群众议论纷纷,都说安沁媚不识好人心,活该被打。

    安沁媚凄然一笑,看宁冷之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宁冷之,你听到了吗,这里所有人都在说你的好!你演戏真厉害!”

    她没有演戏,对安沁媚的关心,从头到尾都是真的。

    “小媚,你不要说了,我带你去医院!”说着,宁冷之伸手扶着安沁媚深怕她摔倒。

    昨天没有睡好,体力不支,又被安沁媚这么一推,顿时坐在地上,差点歪到脚。

    “不要你假好心!”安沁媚吼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

    宁冷之看见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受,从地上站起来,把她抱住:“安沁媚,你给我听着,现在立刻去医院!”

    安沁媚挣扎不开,很快放弃了挣扎,颓然点头:“好,可以放开我了吗?我觉得恶心。”

    没有什么话比这一句户更加伤人了她,宁冷之愣了愣,手上忽然无力,看着安沁媚忽然觉得很陌生。

    她不明白,她们的感情怎么说变就变,比……任何东西都不值。

    即使难过,还是送她去了医院,坐在位置上,安沁媚再一次重复:“冷之,你看我现在生不如死的样子了,帮我一次好不好?”

    “我……”宁冷之明白安沁媚话中的帮是什么意思,心下冷了冷,竟觉得有一丝不甘愿。

    见宁冷之犹豫不决,她立刻抓紧宁冷知的手:“冷之,你要我跪在你面前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忍心看我被人欺负吗?啊?”

    听安沁媚的话,宁冷之不知道该怎么办。

    季陌尘不是物品,是宁冷之说能给就能给的!

    “小媚,只要你放弃你的工作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不明白吗?”宁冷之做了挣扎,希望安沁媚能够自己想通:“季总是人,不是物品,不是我能给就给得起的!”

    “冷之,我知道!”安沁媚苦笑一下:“我都知道,可是只要你找机会,让我和季陌尘接触,我一定会让他成为我的最后归宿的,我发誓!”

    宁冷之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边是好友,一边是对她还算不错的上司。

    无论选哪一个都是对另一个的不忠。

    “宁冷之,你是不是喜欢上季陌尘了?所以迟迟不想帮我,一直在拖延!”安沁媚的语气强硬起来,看见宁冷之的眼神变得恶毒:“果然是这样吗?我就知道!”

    宁冷之慌乱中拉住安沁媚的手,用力的握住:“小媚,我没有喜欢季总!”

    “那不就行了,我就不明白了,你一直在犹豫什么?让我找到好的归宿,不好吗?”

    朋友的话越说越过分,宁冷之忽然觉得脑袋一片空白,用心对待的感情变了质,可能是最悲哀的事情了。

    她叹了口气:“小媚,我只能说我给你们制造见面的机会,后面的事情如何发展,靠你自己了。”

    压下心中的难受,宁冷之深呼出一口气,捏紧拳头。

    最后不知道是怎么分开的,她只记得回到家的时候,手脚一片冰凉。

    在楼下遇到房东,她忽然问起:“冷之,你昨天去男朋友家过夜了?什么时候帮到男朋友那里去啊?”

    “快了。”宁冷之胡乱回答一句,搪塞过去,房东还想说什么,宁冷之没有给机会,连招呼都没有打,直接上了楼。

    躺在床上,宁冷之思绪混乱,强迫睡了一会,又被手机铃声吵醒。

    想也不用想是谁的电话。

    接通,宁志诚只开口道:“女儿,这个月打给我的钱,是不是少了?我才用几天就没了。”

    她给了家里大部分工资,剩下的钱只够日常开销,不知道爸爸还想怎样!

    顿了顿,压制即将爆发出来的火气,问:“爸爸,你是不是又去赌钱了?就算我把我所有的工资给你,你也不够花的!你就不能省着点用吗?”

    这不是让宁冷之最生气的,生气的是宁志诚又在说他那不成器的儿子。

    “你弟弟最近也没钱了,你这个做姐姐不给零花钱,好意思吗?”

    “你们给过我零花钱吗?还有,我弟弟都二十多了,你们还妄想他能够吃我一辈子?”宁冷之觉得委屈,心里闷的难受,憋住哽咽:“你们到底想要我怎样?要我死好不好?”

    这样的家人,宁冷之受够了,整天除了要钱还是要钱!

    宁志诚还不知道错在哪里,听见宁冷之不愿意给钱,语气骤然强硬,直呼其名:“宁冷之,这是你应尽的义务!我从小养你,你不该给我钱?养你的时候,你弟弟的吃得什么?”

    “用的什么?”

    这些都要算在她头上?是不是过分了!

    “那我呢?你儿子是亲生的,我就不是亲生的是不是,他从小没有吃好没有穿好,我就好了?”宁冷之咬住下唇,指甲抠进了肉中,不让泪水落下来。

    父亲从小就偏心,她就想成为最好的,让父亲以此为荣,待她好一些。

    可是,都是她想错了,即使她大富大贵,逢人就说的也只会是他不成器的儿子!

    “你不要太偏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