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暗涌的感情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暗涌的感情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风吹过来,宁冷之觉得有些冷,抱着手臂坐在船上,抬起头看着他:“都这么晚了,我们还要去哪里?”

    季陌尘也没有目标,投来迷惑的目光,静静道:“去过南澳岛?”

    “没有。”宁冷之摇头,转头看见碧水青山,心情舒爽了许多,刚才的不快全都散尽:“你打算带我去那里?”

    季陌尘没有回答,却用表情告诉她目的地确实是那里。

    一路上鲜少鸟鸣,偶尔一条鱼从水里踊跃而起,撺掇出一圈浪花,宁冷之看得失了神,听见季陌尘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在耳边响起。

    转头看他,却也只能看到他的薄唇一张一合,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季陌尘终于看出宁冷之的异样,蹙起剑眉冷冷道:“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过来!”

    “啊?”宁冷之走过去:“你是在跟我说话?”

    “这里除了你还有其他的人?”季陌尘哭笑不得,装出一副冷漠面,抬起头看向不远处:“就是那里了我们过去!”

    在船上短短二十分钟,宁冷之好是过了半个世纪那么长,从船上跳下去的时候,季陌尘恹恹的模样立刻消失,惊喜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烟火璀璨,穿着各种各样精致礼服的男女四处走动,这里只是蓝澳岛的外围,里面更是奢华不堪!

    有几个女子认识季陌尘,走过来打量宁冷之一番,露出惋惜的目光,对季陌尘说道:“季总,你的口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奇怪了?”

    “是啊,你以前从来没有女性朋友,一来女性朋友,就是长得相是未成年似的,走到大街上,也不拍有人说你拐卖儿童啊?”

    这两个女人和季家是世交,从小和季陌尘一起长大,只是后来季陌尘出国读书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这一次看到他,是多年之后的第一次想见。

    女子相比从来说,漂亮了不少,只是脸上动过导致的痕迹,格外的明显。

    “这不是我的朋友,是我公司的职员。”季陌尘解释。

    女子自然不会相信季陌尘回当初带公司的职员出来。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说实话时候,不会有人信,一旦说了假话,大多数的人都深信不疑。

    “季总,不要开玩笑了。”女子笑着招来侍应生,转头点头问:“你还不把酒水给季总拿去?”

    季陌尘只是带宁冷之过来散心的,并不打算和这些人畅聊,冷漠拒绝:“不用。”

    女子只是惊讶,也为说什么,撩了撩头发,问季陌尘:“季总,你的私人电话给我,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

    对于女子的主动,季陌尘从来都是主动,这一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宁冷之看见季陌尘只是一个字拒绝,就拉住她的手腕,越过这些人,往里面走去。

    “不。”他说。

    这个字在宁冷之脑海中久久回荡着,小半天才慢慢消化,奇怪的问道:“季总,你们不是朋友?怎么连私人电话都没有?”

    季陌尘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转头恶狠狠的看了她一样,语气尤其不好:“我和她不熟,只是小时候在一起玩过。”

    宁冷之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倒沉默了下来。

    越过人群,走过一段不长的阶梯,刚才那庸俗的华贵顿时消失,呈现在眼前的是签单的自然美景。

    有风吹过来,宁冷之扶了扶额头的碎发,别在耳后。

    她转头看他,他的目光也一瞬间移动过来,目光短接,气愤瞬间暧昧起来。

    “哦!”季陌尘一下子松开宁冷之的手,不料她没有站稳,身子猛地往后倒去:“抱歉!”

    “啊——”宁冷之咬住下唇,尽量不发出害怕的声音。

    季陌尘眼疾手快,在她还没有倒在地上的时候,搂住她的腰,上前一步。

    到底是女孩子,体重不重,轻轻一晃便被抱在怀中。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顿隔十秒钟,宁冷之才睁开眼睛她,见已经不是岌岌可危的动作,松了口气。

    又发现现在和季陌尘的姿势太过暧昧,急忙道:“季总,你可以放开我了,我没事……”

    季陌尘听闻,没有丝毫犹豫,一下子松手,她往后走了几步,低下头,以掩盖脸上的一团红晕,

    面对季陌尘能够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人恐怕没有。

    “你想不想去对面?”季陌尘站在平面之上,扫过不远处的一座孤岛。

    “那也是南澳岛的一部分?”顺着季陌尘的目光看过去,一个只有掐一千平米的孤岛,远远看过去,除了几棵灌木和沙滩,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不是。”季陌尘出声,声音低沉,和他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给人的感觉是阳光的,帅气的,声音却带着那么一点蛊惑的味道。

    宁冷之抿唇,不知道说什么,这种地方她还是第一次来,没有游走任何经验。

    他也沉默起来,凝视着慢慢站起来的水平面,眼神晦暗,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等了许久,宁冷之也没有听见季陌尘再次说话,她不禁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问:“季总,我们还过去吗?”

    刚才在前面狂欢的人更加闹腾了,也有不少的男男女女杀到了后面来,不过一会就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听闻,宁冷之觉得尴尬极了。

    季陌尘早就会想到有这样的情况,好不动容,转头对宁冷之不冷不热道:“羞涩什么,你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她和江泰和在一起三年,这三年里分多聚少,确实没有做过这样出格的事情!

    只是,季陌尘也是男人,她总不能对男人说这样的解释……

    脸更红了。

    季陌尘也不理会宁冷之的羞赧,上前一步准备离开,宁冷之追了上去,问:“季总,我们现在去哪里?”

    “你不想走?想留这里看活春宫?”季陌尘语气轻佻,可能是刚才触及到了敏感话题,看见了宁冷之的反应,觉得气愤。

    只是是为何气愤,他却也不知道。

    “不是……”

    宁冷之跟在他身后,只觉得莫名奇妙,不知道他怎么就忽然生气了,慢慢走着,他回过头来,没好气道:“走快点,那些人估计还会蔓延到这里,你如果不想被扯入其中的话,就快点!”

    虽然是在劝导,季陌尘劝导的方式也太……让宁冷之受不了了。

    她抿唇紧跟在他身后,小声说道:“不会,这种场景这么让人恶心!”

    季陌尘听闻,转头扫过她的脸:“对面的小岛风景不错,要去那里,就必须经过这个地方。”

    原来是这样,一直困在宁冷之心头的疑惑被揭开了。

    走到海边,与季陌尘主动打招呼的那两个女孩子,此时此刻正趴在一名壮年男子身上,任由男子上下其手。

    看见这样的场景,宁冷之只觉得恶心,迅速回避,望向别处。

    终于坐上船,她才松口气,听见有脚步声走过来,立刻抬起头:“季总。”

    季陌尘坐下,拿出一罐饮料:“是果汁,酒多伤身。”

    这次有人开船,季陌尘得了空,才走过来和宁冷之说话。

    “谢谢。”宁冷之笑着接过十罐子,拉开拉环喝了一口,算酸的甜甜的,拿起瓶子仔细地看了看:“这不是纯果汁,还加了番茄的。”

    季陌尘挑眉,不以为然。

    宁冷之才发现她的言行笨拙,尴尬的笑了笑,一口气喝了小半罐,松了口气:“季总,你和卡瑟琳怎么回事啊?”

    她只是想找个话题,这么沉重的气氛,怕还没有到小岛就闷死了。

    在酒店外面,卡瑟琳说的那些话,不像是骗人的。

    可季陌尘到底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况且季陌尘的小迷妹,从来都是有增无减。

    宁冷之想不明白。

    季陌尘转头看宁冷之,这次一起坐船,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他聪明的没有直接回答,默认半晌之后,反问她。

    “什么?”宁冷之愣了愣,在工作上,她的反映迅猛,可是在生活上,却经常慢半拍。

    季陌尘耐心重复刚才的问题:“宁经理,我是问你,何以见得问我这个问题?难道是我的演技不够好?”

    “演技?”他说的话让宁冷之摸不到头脑:“也就是说,你和卡瑟琳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她也真的有未婚夫?”

    听见最后一句话,季陌尘也只是惊讶了一瞬间,开怀的笑了笑,点头:“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卡瑟琳有未婚夫的?”

    没想到这都是真的,宁冷之惊讶得长大了嘴巴,揉了揉手腕,沉沉说:“在酒店外面,我不小心听到卡瑟琳和她男友之间的对话。”

    原来是这样,季陌尘的眼眸淡了淡,他还以为宁冷之多聪明,原来都是误会。

    “宁冷之,你要是不喜欢,康秋林和江泰和随时可以离开。”季陌尘向来认为蛀虫会把公司钻空,特别是那种没事找事的蛀虫。

    但毕竟康秋林受人照顾,他不得不防着康秋林的同时,也同时让她好好过着。

    至于江泰和,更是一个有所有,有所无的人。

    “季总,如果康秋林可以离开,第一次离开公司的时候,就不会再回来了。”宁冷之能够请一把公司的局势看清楚,也能够清晰的知道每个人的存活方式。

    季陌尘点头:“虽然你说的对,可是康秋林也并不是一定能够留在这里。”

    岛上一直在起风,下船的时候季陌尘还把外套给了宁冷之。

    这里仅仅住着少数人家,季陌尘也很少过来,只是听说这里的风景不错,只是一次都没有来过。

    这还是第一次来。

    “听说这里的日出很美。”季陌尘看着远处已经黑下来的地平线,让船只先回去,明天一早过来接他。

    离日出还有很久,宁冷之提议找个地方休息,恰好,季陌尘也有这个想,他们一拍即合。

    走过一段不长的小路,季陌尘的看见有一条蛇朝着宁冷之爬过去,急忙上前抓那蛇的七寸,不料猛地倒在了地上。

    宁冷之转头,也看见了那条蛇,没有任何想法,猛地上前抓住蛇的七寸,往远处扔去。

    好一会才过去,季陌尘一看到宁冷之急忙把她的手拿起来,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见没有伤口才放心。

    “季总?”季陌尘这一段时间都很怪异,宁冷之尴尬的缩回手:“你能站起来吗?”

    刚才到下去的时候崴到了脚,应该是没有大碍的。

    缓慢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脚疼的不行:“不行了,停下!”

    宁冷之应声而停,转头道:“这里没有人,走过这里,可能就有酒店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