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一百二十章你是想勾引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章你是想勾引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冷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难道要对季陌尘撒谎,说她在家吗?

    可是听宁冷之的语气不善,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她一咬牙说道:“我现在休息了,季总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反正她有没有做对不起季陌尘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他,她现在的情况!

    虽是这样想,可是说完还是有些心虚。

    “是吗?你在家?”季陌尘反唇相讥:“那我怎么看到你家的灯是关着的?你应该没有睡觉吧?”

    宁冷之一是语塞,想不通季陌尘怎么说出这些事来是,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叹了口气:“季总,我要睡觉了,你打电话过来就说这些事情的话,我先挂了。”

    她还没有想明白,季陌尘怎么忽然之间跑到了她家楼下,还打电话过来问她问题。

    总觉得那里隐隐不对。

    刚走一步,脑袋里闪过一丝光亮,脚步猛地停下。

    她家根本就没有人,怎么会开灯!季陌尘在撒谎!

    越想越觉得混乱,出去的时候还差点滑到,刚才对杜海说的话,杜海都听进去了,他现在看杜海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过来。”杜海声音冷了下来,不带任何的情绪:“宁小姐,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我还想知道后续。”

    有个不怕死的家伙听见这话,还以为宁冷之给杜海讲了什么有趣的故事,兴冲冲地问道:“宁小姐讲故事了?那就说来听听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对吧?”

    在这句话之后,所有的人的眼光,都聚集到说话那人脸上。

    瞧见众人目光,他才意识到说错了话,急忙朝着杜海跪下,抬手扇脸:“杜总,我错了,我不该多嘴的……我错了……”

    宁冷之从没有想过杜海身边还有这样蠢的人:“杜总,那我们就说后文。”

    她了解的事情不少,说出来的事情却也只是推断,大部分都是靠猜测,不想说的话大部分都和毒害的情况十分吻合。

    杜海有一个前妻,五年之前死了,是煤气中毒死亡,应该是他杀。

    “宁小姐,有些事情警察都没有证据,你说出来不怕落人口实?”杜海究竟是生意人,眼见着宁冷之就要抓住他的狼尾巴了,立刻反咬一口:“当时应该有录音的吧?”

    “杜总,如果你让立忆的产品上架,这件事我们都当作没有发生过!”

    安沁媚看见杜海脸上的狠毒,握紧拳头,想:宁冷之,你就去死吧!没有你,我进立忆就轻松多了!

    杜海始终没有发脾气,他不敢贸然行事。

    宁冷之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却依然得不到放松,忽然感觉有目光一直追随着她,她环视了周围的环境,蹙起眉头,听见杜海的声音:“好,明天,明天立忆的商品就会上架,你满意了?”

    “谢谢杜总。”宁冷之笑嘻嘻的,拿过手提包走到安沁媚面前:“这位小姐,我不知道出去的路怎么走,你带路。”

    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有作妖了,指着宁冷之垂涎欲滴不愿放过,转头问杜海:“杜总,你就这么放过这个女人了?这不太好吧?”

    “好了。”杜海收声,看向男人:“让宁小姐走!”

    安沁媚咬住下唇,尤其不甘,杜海怎么可以这么轻易放过宁冷之!

    她还想看到宁冷之被这几个男人侮辱!

    “小姐,请你带我出去!”宁冷之不停的对安沁媚眨眼睛,看见她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还反问宁冷之:“这里有其他的人,你找其他的人带你出去不行?”

    宁冷之只想带安沁媚离开这里,她并不是真的不认识路。

    把安沁媚一个人留在这里,怎么都不安心。

    “放心,我不会说你的坏话。”安沁媚笑了笑,用嘴型告诉宁冷之。

    既然如此,宁冷之收回手,道出路上小心便离开了。

    出了房间,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迅速走出去到门口拦了辆车,才放下心来:“师傅,我要去……”

    气氛不对,她再一看,这不是出租车,是私人的车。

    而且这辆车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看够了吗?”季陌尘冷冷的声音响起来,一看到宁冷之那张脸,季陌尘想起在监控你看到的画面,看到杜海和宁冷之之间的亲密。

    心里一股怒气乱闯。

    宁冷之惊恐抬起头,循声望去,看见季陌尘坐在驾驶座上,一脸冷漠,支支吾吾的问:“季总,你、你怎么过、来了?”

    “怎么,我不能到这来了?”季陌尘转头,森冷的眼神落在她潮红的脸上:“穿的这么暴露,是想去勾引人?宁冷之,你不要忘记,你是立忆的员工,不要丢立忆的脸!”

    她即童年穿成这个样子出来,还不是为了立忆的产品能够上架。

    不想竟然被季陌尘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我丢的是立忆的脸,有没有丢你的脸,你干嘛那么生气!”宁冷之咬牙,拢了拢衣服,遮住呼之欲出的性感,开旁边的门,却发现门被锁住了,她愤怒转头,问他:“你把门锁了?”

    “我锁门,也是为了让你不要出去!”季陌尘怒气未消,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咬牙:“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神色场合,宁冷之又不是中学生,当然知道。

    “我知道!”宁冷之不知道季陌尘问出这个问题的意思何在,撇撇嘴:“季总,请问可以放我下车了吗?刚才是我没看清就上车了,我向你道歉,可以吗?”

    季陌尘看见宁冷之不知道悔改的模样,怒意即将爆发,冷淡道:“我说过我不会让你丢我的!”

    这算是哪门子的丢脸?

    聪明人的脑回路和普通人的脑回路不一样?

    宁冷之沉了沉心,捏紧拳头:“季总,我要回家!”

    “你不是在家吗?”季陌尘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刚才不是情急之下撒了谎,这都要被拿出来说!

    “你都看到我在这里了,我还怎么回家?不是,季总,你在生气?”宁冷之终于察觉到季陌尘的情绪,她向前伸出头看去,只看见季陌尘布满血丝的眼眸通红。

    难道是一夜没有睡觉,熬夜了?

    又或者是,被她气的?

    不管是怎么回事,都和她宁冷之没有关系!

    “我没有生气!”季陌尘矢口否认,为这种小事生气,从来都不是季陌尘的作风,他抑制的情绪好了很多,眨了眨眼睛:“这身衣服,以后都不要穿了!”

    我看着烦!

    “这套衣服我买成三千多!”

    言下之意,这衣服这么贵,我认了你赔钱咋地?

    季陌尘不管那么多,只要是看不顺眼的,全都进了垃圾桶。

    “从你欠我的钱里抵押。”他开了金口,揉了揉手腕:“还有,如果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用我辞退你,请你主动上交辞呈。”

    这还有完没完了?

    前面几天上宁冷之没有太大的意见,就是最后一条,她确实忍不下去。

    “季总,我的是销售部的,应酬客户也是正常的,进入这些地方虽然不是我的主观意愿,但是为了养家糊口,我能抗拒吗?”

    若是就因为进了这些风花雪月的地方,让立忆丢了脸,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说得像是他从没有经过这样的地方似的。

    “还有,我希望季总对我不要带私人情绪进去,我们见面是不愉快,可是有必要记仇记这么久吗?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的,你要是看不惯我,直接把我开除不就行了吗?”

    季陌尘的怒气本来是消下去了的,可一听宁冷之这番言论,立刻暴怒。

    “我开了你?那我的钱岂不是回不来了?宁冷之,你在我面前还有资本,还有资格骄傲吗?”季陌尘的话字字伤人。

    看得宁冷之脸色一变,张了张嘴,竟然没有任何言论可以辩解。

    季陌尘说得对,她现在算是什么?

    什么都不是,哪里还有资格骄傲!

    空间的空气慢慢凝固,季陌尘傲慢,不愿意主动请呈认错,况且,他认为在这件事上,他根本就没有错,那里需要认!

    “季总,打开车门,让我下车吧。”

    沉默良久,宁冷之开口,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人,无奈地笑了笑。

    季陌尘从小生活在蜜罐子,没有经过苦难生活的人,怎么会理解宁冷之,她之所以这么拼命,不过是想过上好日子而已,如果这样也错了的话,那便没有对的了。

    “不开!”季陌尘固执己见,对宁冷之尤其冷漠:“放你下去勾引男人?”

    话落,季陌尘的车已经开车几十米远,错落在路灯下。

    她也累了,和季陌尘争辩无果,还不如省着力气,做有意义的事情,无论季陌尘要带她去哪里,她都无所谓。

    走了一段路,季陌尘回过头去,看见宁冷之靠在座位上,已经睡着了。

    可能是太累了,才会在这样的环境里睡着。

    “算了。”季陌尘把车停在她家楼下,打开车门跳下车,走过去把她从后座上打横抱起来,顺手拎起她的包,往楼上走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