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季总,请自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一章 季总,请自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只是一眼,屏幕上闪烁着的名字刺痛了她的眼,手机在手中几乎要捏碎了。

    季陌尘以为宁冷之中场离开,只是因为看见江泰和康秋林的狂求恩爱,心里浮起一丝嘲讽,喝了一杯茶缓缓起身。

    许峻抬头看向季陌尘,奇怪的问:“季总,你去哪里?”

    “这里有些闷,我去外面透透风。”季陌尘谎言信手拈来,不带红眼的:“你们慢慢吃。”

    推门出去,看见她环抱着身体,蹲在墙角。

    头发散乱着,和平日里无论何时都保持着小了两个的她,完全不一样。

    没来由的,季陌尘竟然觉得有那么一点异常的情愫飘扬在心尖,怎么都挥不去。

    刚才的电话灭有接听,不够想也知道,她父亲给她打电弧,除了要钱,还是要钱。

    这个电话,实在没有必要接听。

    手机不停的在手中震动,似乎把她的心快要震碎了,在霓虹灯下,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孤独。

    季陌尘终于看到这个女人的另一面,让人心疼的另一面。

    她终于深呼出一口气,是是下定了决定,滑动屏幕:“爸爸,我刚刚没有看手机,不知道你打电话过来。”

    谁知电话那端的人一点都不满意这个解释,冷嘲热讽之后才说需求:“季陌尘,我现在遇到麻烦事,不小心撞了人,给找人托关系把我弄出去!”

    这都是些什么事?

    “你撞了人,赔钱就可以出去,不用我找关系的。”季陌尘心灰意冷:“我弟弟呢?这个时候他还不管吗?”

    “你弟弟可是我和你阿姨的宝贝,怎么可能让他管这种事!”季陌尘父亲说话的语气理所当然,言语刻薄,丝毫没有为季陌尘打算之意:“快点,这个地方我呆够了!”

    “爸爸,我哪里有办法找人啊,我在这个城市也只是一个打工的,又不认识高官。”着急是一回事,可是力所能及又是另一回事。

    她虽然事业小有成就,可是毕竟只是一个打工的,虽然有些人脉,不过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若是去求了,还不会被吃干抹净?

    单单就这一点而言,宁冷知识不愿意这么做的。

    “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我养你养到这么大容易吗?发生事情就不管我了是吗?我要你……”

    她父亲的话还没说话,她便急急打断。

    “你哪次出事我没有帮你?你公司有问题,我给钱,你要买东西,我给钱,就算你花天酒地,我还是给钱,爸爸,同样是孩子,为何我和弟弟的差分就那么大?”

    “哼,我才不管你这里花言巧语,我告诉你,我要出去,你快点给我找人!”话落,她父亲气哼哼的挂断电话。

    电话里忙音把她最后一根神经掐断,她是把头迈进膝盖里面,拨凉的泪水透过脸颊打湿了衣袖也不自知。

    兴许是哭的有些累了,她抬起头,木然的看向窗外,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她不敢这么做。

    许峻看见已经空缺座位,心里隐隐觉得不对,摇摇晃晃站起来,准备往外走,秦勤忽然跑过来,堵着他:“许助理,季总不在,你替他喝酒!”

    宁冷之的心情已经恢复了不少,搓了搓发冷的手臂,拿起手机寻找可以帮助的人。

    毕竟是父亲,她总不能看着父亲在牢中受苦!

    电话薄里面有几个人脉不错的人,他们可能会对这件事有所帮组,只这些人的人品,口碑十分不好。

    她还是清白女子,为了父亲,失去清白……

    她捏住手机,低头要咬住下唇,不知是害怕还是发怒,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这一切都被季陌尘看在眼中,这个女子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坚强,他要不明白,她为何会逞强。

    “爸爸……”宁冷之低语,已经拨通了其中一人的电话,却又猛然掐断。

    不行,不能这么做!

    她要把最好的东西给最爱的人,不能让人白白糟蹋了!

    只是……

    “你在这里躲酒?”季陌尘已然走过去,大概是站得久了,膝盖有些僵直,走路的时候还有些不自然。

    宁冷之心情不好,并不像理会他,别过头,捂着小腹。

    季陌尘不会委屈主动找人说话,他走过去站在宁冷之旁边,就没有再开过口。

    天上的星星异常美丽,每一颗都晶莹剔透,闪烁着光芒。

    “季总,你出来就是为了看星星?”宁冷之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微微叹气:“今天的星星很美。”

    她只是感觉压抑,单纯的没话找话,打破这寂静。

    季陌尘从她话中听出了她的失落和焦虑,又想起她刚才接的电话,挑眉问:“你出来干什么了?”

    宁冷之终于卸下心理负担,明朗的说:“你刚才不都说了?我是出来躲酒的。”

    她说话间转过头去,对上了季陌尘深邃的眼眸,她眼中的光一闪一闪,让季陌尘愣怔片刻。

    “我看不像是躲酒。”季陌尘站直了身子,扫过她脸上还未被风干的泪痕,丝毫不懂留有余地,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把脸擦干净,你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你哭过吧?”

    “你看到了?”宁冷之说完,才想到这句话是多此一问,他既然都这么说了,还能是没有看到?窘迫接过他递过来纸巾,心中的想法慢慢清晰。

    季陌尘在a市这么有名,会不会在警察局有人脉,可以把她爸爸从监狱里带出来?

    况且,虽然季陌尘脾气不好,又神经质,可是人品应该是过关的。

    “季总。”宁冷之绞着手指,垂下眉目,在话即将要说出口的时候,收住了,她笑了笑:“没事,我就叫叫你,看看你有没有喝多。”

    这种事难免羞于启口,而且要说的人还是她的上司,更加难于启口。

    季陌尘似是没有发现她话中的一样,只是微微拧眉,纠结她没说出口的后半句话。

    “那你现在有没有看出来,我喝多了?”

    她只是随口一说,哪里看得出来,既然话一出口,她也不能收回,又道:“你身上没有酒味。”

    这句话之后,他们同时沉默了,在这寂寥的夜中,盯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呆滞着。

    如果有选择的话,她不想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不想成长。

    沉默好长一段时间,宁冷之冷静严肃的转头看他,道:“季总,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你的东西,真不是我拿的,是于磊捡到以为是我的……”

    “够了。”季陌尘不想想起这件事,他内心也非常抗拒是宁冷之拿了他的东西,由心而论,他到底是相信这个女子的,可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又不愿意相信。

    她只是想告诉季陌尘这个实情,至于季陌尘相不相信,那是他的事情,不在宁冷之的思考范围之内。

    “季总,这是我最后一次说,您放心。”她抿了抿唇,收敛了眸光:“这里有些凉了,您还是早点回房间去吧。”

    她和季陌尘呆在一起,还是觉得有些别扭,说完转头看过去,只见他如虎一样眸子紧紧拽着她不放。

    咽了咽唾液,转头。

    “宁冷之,是谁给你了勇气,这样和我说话?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引起我的注意力了?”季陌尘曲解了宁冷之的意思,语气也强硬起来。

    她已经觉得疲倦,更没有力气与季陌尘争论,只是轻描淡写解释一句:“季总,我只是站在下属的角度,担心你的身体而已,您想多了。”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勾引季陌尘,即使在生命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

    “没有最好!记住我说过的话,你这样的女人是配不上我的。”说话的时候,季陌尘慢慢靠近她,把她逼在了墙角:“还有,江泰和也配不上你。”

    江泰和那种人,季陌尘只需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不过是酒囊饭袋而已。

    居高临下看她的时候,她的每一个眼神都受尽眼底,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轻微的呼吸。

    不自觉地竟有了悸动。

    “季总,让人看见不好,您还是放开我。”宁冷之小声提醒:“不要又被某些人说,是我主动勾引!”

    后半句话,完全是说给季陌尘听的。

    许峻摇摇晃晃走出去,走了几步,恰好可以对走廊的情形一览无余。

    看见重叠的人影摇摇晃晃的,他用力揉了揉双眼,看清了不远处的两人。

    “怎么会……”许峻怎么都想不到季陌尘竟然会和宁冷之搅浑在一起,他忽然间想起了康秋林说的话,还有在上海发生的事,心下又冷又热。

    原来是这样的,他一直都是傻子,纠缠在他们中间!

    经不住诱惑,季陌尘的头慢慢往宁冷之脸前移动,在嘴唇碰上的一瞬间,宁冷之才清醒过来,她一把推开季陌尘,慌乱的说:“季总,我不想被人误会,重新走进人人议论的局面!”

    这不是她想要的!

    “宁冷之!”季陌尘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太会演戏了,刚才若不是她主动勾引,他怎么会亲吻她!

    “季总,请自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