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九十一章 季总出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一章 季总出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被康秋林缠得烦了,她的脾气自然也上来了,扫过江泰和的脸:“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若是放在明面上,不知道是谁吃亏!”

    这句话是故意说给康秋林听的。

    康秋林抓住江泰和的手臂,眼中满是怒意:“泰和,你就看着她这么欺负我吗?”

    江泰和忍下不快,轻轻拍着康秋林的肩膀,语气温柔:“秋林,你知道宁冷之家里穷,还这么计较钱干什么?”

    康秋林家庭偏上等,这些钱她从来不放在眼中。

    只是,她在乎的从来都不是钱财,而是宁冷之的脸面。

    江泰和的话,像巴掌一样狠狠打在宁冷之的脸上,她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句话也反驳不了。

    家中的情况,并没有如此糟糕,只是……

    “泰和,你就偏向宁冷之,你是不是和她还有什么关系?啊?”康秋林生气的推开江泰和:“你也给我滚,你们这对奸夫*,都给我滚!”

    宁冷之没时间听康秋林这么胡闹,冷着脸走了出去,一出门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

    现在已经不早了,现在去警局,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她收拾好情绪,匆匆往外赶,随手打了一辆车就往警局去。

    可是警局的人似乎并不认同似宁冷之,就连把她给两百块都扔在了地上,凶神恶煞的让她滚开。

    她咬牙捡起钱,转身走到角落给勿迷着打电话,可是他的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警局进不去,季陌尘的情况不知道,她现在除了焦急,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她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白色的宾利,季陌尘被一个中年男子护着往车中走,期间他问中年男人:“你怎么过来了?”

    “还嫌这件事闹的不够大?你还想在这种地方继续呆下去?”

    一两个问题,都把季陌尘问得哑口无言,到底是父亲,他也不敢太过反驳,特别是在这种时候。

    “你妈在家里,自己回去解释!”父亲严肃重复一句:“我先回公司了。”

    季陌尘点头:“这件事我会处理,您不用管!”

    “你以为我愿意管!?现在你这样说,我就看着你怎么自生自灭!”父亲越说越生气,盯着季陌尘的眼神,仿佛是陌生人。

    季陌尘上了车,宁冷之忽然有种直觉,猛地回头看去,除了那辆豪车和旁边的警员,其他的都看不到。

    她不知道,她担心的人,已经没事了。

    季陌尘被待会季家,不想盛海蓝也在,她看见季陌尘身上的衣服有些污垢,急忙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一身西装来:“陌尘,这是我给你买的,换下来吧!”

    “不用。”季陌尘直接拒绝,看也没有看盛海蓝,走到母亲身边坐下:“妈,我已经没事了,不用为我担心。”

    她倒是不想担心,可是看见她这个憔悴样子,心都碎了。

    “你没事就好!”莫依霜拉起盛海蓝的手,轻轻拍了拍:“这两天里,一直是海蓝陪着我,你应该好好和海蓝说说。”

    季陌尘完全不想理会盛海蓝,却又不得不应付莫依霜,连着答应了两个好字,又道:“公司的事情还没有忙完,我就过来看看您,我先走了!”

    “陌尘!”盛海蓝激动的站起来,放在身前的手不知如何摆放,轻轻的交叠在一起,才轻轻说道:“伯母……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这么就走了,伯母会伤心的。”

    季陌尘知道因为工作的事情,忽略了家人,可是没有办法,他太想证明自己的能力了:“有的是机会吃饭,等公司的事情过了,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您!”

    莫依霜的唇角耷拉下去:“海蓝是客,你就这么走了,不配陪客人,说得过去吗?”

    听闻此言,盛海蓝羞涩低下头,耳朵却放尖了,听着季陌尘回答:“您还在这里,就不用我招呼了。”

    “陌尘,我在美国学过经融,或许我可以帮你!”盛海蓝听见季陌尘一定要离开,一下子急了,这些话冲口而出。

    她因为兴趣,在美国修了经融的学士学位,但是要真的进入公司,分析局面,恐怕还欠缺不少火候。

    幸好,季陌尘并没有要盛海蓝帮忙,他冷冷扫过盛海蓝的隆装:“不用,我能处理好。”

    “你这孩子!”莫依霜瞧见盛海蓝尴尬,立刻起身没好气的对季陌尘说:“这孩子,海蓝说要帮你也是好心好意,你就这么拒绝人家?”

    “妈妈,对不起,公司的事情要紧,我先走了。”季陌尘一心要摆脱盛海蓝:“我先离开了!”

    莫依霜劝阻无果,只好拉住盛海蓝的手,让她坐下,安慰道:“男人有事业心是好事,以后你可少奶奶也不会操这些心,多好。”

    盛海蓝勉强笑了笑,当少奶奶么?季陌尘恐怕不会同意!

    他现在都是这样的态度,怎么可能同意!

    季陌尘连着驱车回了公司,一口气跑到了宁冷之所在的楼层,他就怕宁冷之这个工作狂,为了抱住工作,保住公司加倍的工作。

    一出电梯,除了微弱的路灯,其他的地方全是黑暗。

    原来是他想多了,宁冷之说不定已经找好了下家,怎么可能还会这么努力工作呢?

    况且,他在监狱的这一段时间,也没有看到她来监狱。

    他越想越觉得生气,一口气走到了他的办公室内,看着小山似的文件,心情越加烦躁。

    宁冷之才回到家,心事重重的躺在楼上,心里十分不安,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一整天没有吃饭了,身体毫无力气,她勉强从床上爬起来,打开冰箱,看见里面只有两三袋泡面。

    叹了一口气,把泡面拿出来,再找了一根胡萝卜和青菜,切碎煮在泡面里。

    “咚咚”

    她从厨房探出头,仔细的听了听,听出正是敲门声,才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走去开门。

    安沁媚从门外挤进来,一边走一边抱怨:“你到底在磨蹭什么,叫了那么久都不开门!”

    “我在煮泡面。”宁冷之不在意的笑了笑,把安沁媚脸上的鄙夷忽视了:“你吃饭没有?我可以……”

    “不用了!”安沁媚急忙摆手,泡面她吃的够多了,刚到这里来的时候,全身上下没有一块钱,她去找路人要钱,结果那个路人给她买了一桶泡面。

    听到泡面,安沁媚就觉得厌恶。

    她厌恶的不是泡面,而是过去的那种日子。

    既然安沁媚不吃泡面,宁冷之也不强求,她来不及说话,匆忙跑进厨房,在厨房大声的问安沁媚:“你来找我是不是有重要的事情啊?”

    “倒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只是听说立忆要倒了,是真的吗?”安沁媚心中盘算,立忆要倒了,她应该现在去给季陌尘安慰,说不定他们的事情这么久成了!

    宁冷之端着泡面走出来,看见安沁媚看她,疑惑的问:“你怎么忽然关心我公司的事情了?”

    “我关心你,顺便关心立忆,不可以吗?”安沁媚心虚的看了一眼宁冷之:“那季陌尘现在怎么样了?”

    季陌尘家世好,他家人总不会一直让他呆在监狱里吧?

    “不知道,我下午去监狱的时候,警察不让我进去,季总现在可能还在警察局里面吧。”

    安沁媚听了,立刻起身走向宁冷之,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筷子:“怎么现在还没有出来,都一天了,他家人都不管他的吗?”

    “我怎么知道!”宁冷之笑了笑,又抢了筷子:“你怎么一会关心立忆,一会关心季总?是不是……”

    “我没有!”安沁媚急忙打断宁冷之:“我请假出来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

    “要不我送你?”宁冷之放下筷子,一见到安沁媚,她心里的愁云全都散了:“这里偏僻,你这么漂亮,万一被劫色,我可负担不起这个责任。”

    安沁媚不耐烦的走出去,身体堵在门口:“不用了,我的大小姐,你好好吃你的泡面吧!”

    宁冷之耸耸肩:“好吧,那你路上小心。”

    送走了安沁媚,宁冷之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拿起手机一看,已经自动关系了,她叹了一口气把手机充上电。

    立忆现在出了事,财政肯定受到影响,不知道这个月的工资,会不会不发……

    她吃完收拾好上床,转眼之间就睡着了,可是季陌尘却在公司,忍着饥饿一点一点的看着文件。

    到早晨都没有休息。

    许峻打着哈欠走进办公室,朦朦胧胧中好似看到位置上做了一个人,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发现这并不是幻觉,顿时大声叫一声。

    这一声倒是把季陌尘吓到了,他抬头,挂着一对黑眼圈,看向许峻:“大清早一惊一乍干什么!”

    “季总,真的是你吗?”许峻狐疑的看着季陌尘:“您不声不响的在办公室呆了一夜?”

    看他那副样子,肯定是熬夜工作了。

    “滚出去,给我冲咖啡!”季陌尘没好气道:“还有去楼下给我买三明治!”

    许峻得了命令,笑嘻嘻的走出去,一眼就看见了宁冷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