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无宠不欢 > 第五十三章 谁缴纳了房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三章 谁缴纳了房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就这么办。”季陌尘一拍桌子站起来,冷漠的声音在会议室内回响了好几圈:“也是时候再次清理立忆了。”

    会议已散,江泰和走到宁冷之旁边,顿了一顿,复又往前行走几步,轻轻道:“冷之,我不会让你伤害秋林的。”

    宁冷之听见这一句话,心脏一突,顿时慢了慢拍。

    她憋住了心里的不舒服,抬起头朝着江泰和的方向,挤出一个明朗的笑容:“若是她再冒犯我,我也不知道我也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江经理。”

    最后三个字,宁冷之故意咬重了不少,这是在警告江泰和。

    “她不会。”江泰和笃肯一句,便转头离开。

    望着江泰和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宁冷之眼中的光暗了下来。

    她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把失落的情绪掩盖起来,正欲起身,手机震动倒先响了起来。

    季陌尘走来,路过她身侧的时候,冷冷提醒一句:“这里是会议室。”

    会议室用来开会的地方,自是不方便接电话的。

    “我知道的。”宁冷之低声回了一句,握着手机尾随季陌尘离开。

    走过拐角,在前面还算是僻静的角落里停下。

    “小媚。”

    现在是上班时间,本不允许接听私人电话,可她在这座偌大的城市,只剩下安沁媚一人可以相互偎依,所以不能这么薄情断她电话。

    “冷之啊。”安沁媚的尾音拖长了不少,思绪在飞速运转着,她在思考如何开口,才能让宁冷之帮她接近季陌尘。

    上次没有成功勾引到季陌尘,已是错失良机,这次不能再放过季陌尘这个钻石青年!

    “怎么了?”宁冷之听出安沁媚话里有话,不仅蹙眉,问:“是不是有难说的事情?”

    “这件事是蛮难开口的。”安沁媚呵呵笑了笑,掩饰佯装出来的尴尬:“我怕你不答应。”

    宁冷之的时间并不充足,她带着歉意,对另一段的人开口道:“小媚,这样吧,我现在还在忙,下班了我们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

    这下安沁媚犯了难,有些事在电话里说不会特别尴尬,若真是要见了面说……

    “小媚?小媚?”宁冷之没有听见回应,语气焦急起来,唯恐安沁媚会生她气一般。

    安沁媚低声说道:“冷之,这样也好,我请你吃饭!”

    宁冷之这才想起,她的钱几乎全给了她爸爸,每日除了泡面就是榨菜,哪里还有多余的闲钱,请安沁媚吃饭!

    她尴尬一笑,应声:“那晚上见了。”

    掐断电话,宁冷之依靠在墙壁上,身心俱疲的闭上眼睛,平复了心绪后,才往办公室的方向走。

    所幸,今日的工作量不大,她得以准时下班。

    季陌尘看着她焦急的身影,从他身前一闪而过,手中的文件紧了紧,顺道扔给了站在他身后的徐助理:“你也下班。”

    许助理顺着季陌尘的眸光,只见宁冷之迅速窜进了电梯,不由得心生疑惑。

    “季总,我把文件放在宁经理桌上?”许助理低声询问季陌尘的意见。

    季陌尘摇头,双手揣进口袋里,一边走一边说:“不用了,有些问题,需要和宁经理当面谈。”

    许助理这才点头,停下步子待季陌尘离开了,才往楼上走去。

    季陌尘一时间好奇心起,并不打算直接去地下停车场。

    他从电梯出来,站在一楼的电梯口,眸光一直追随着那抹纤细的身影。

    她上了车,给计程车师傅报出位置后,才掏出手机给安沁媚打电话。

    “啊?你已经到了啊?”她挂断通话,扒着副驾驶的靠背,身子往前挤了挤:“师傅,能快点吗?我赶时间。”

    她对着饭店的反面镜照了照,平了气息,瞧见不那么狼狈了,才抬起步子往里面走。

    “请问几个人?”迎宾挺直了身子问宁冷之。

    宁冷只从容的微笑,告诉迎宾:“已经定了位置了,定位置的人叫安沁媚。”

    “好的,请跟我来,安小姐在雅间等您。”服务生从迎宾手上接过宁冷之,走在宁冷之前带路。

    服务生在雅间门口停下,轻轻打开门。

    宁冷之走进去,只见安沁媚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迎着她说:“来了啊?”

    “等了很久了吧?”宁冷之抱歉一笑,问安沁媚,

    安沁媚扬起眉头,双手交叠在桌前,语气颇为傲慢:“没多久,坐下吧。”

    宁冷之没有回话,坐下才问:“今天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是不是……”

    “没有。”安沁媚打断宁冷之,说:“这家火锅很好吃,很出名的!”

    “啊?”宁冷之完全不懂安沁媚话间的意思,她疑惑的盯着安沁媚,拿起的筷子又放下:“你就给我说是什么事吧,你这不说,我觉得很不安稳。”

    安沁媚吃了一口凉菜,也往宁冷之碗中夹了一些,才不紧不慢说道:“是这样的,上次你拜托我的那件事,我不是搞砸了吗!”

    “这次我想重新找季陌尘!”

    重点在最后一句,可宁冷之丝毫没有注意到。

    她的疑惑一瞬间全解开了,放开的笑了笑,轻松道:“不用了。”

    安沁媚背脊一僵,脸上的笑容有瞬间的凝固,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

    “怎么不用了啊?公司里的流言流语多了,对你不好。”安沁媚关心给宁冷之加佐料:“我比你大些,有社会经验!”

    宁冷之不想安沁媚会忽然提出这个,拿过安沁媚递过来的碗:“真不用了,流言流语,智者见智。”

    安沁媚的心忽地冷了下来,丝毫不顾及宁冷之在场,一摔筷子站了起来:“你以为我想管你这些破事啊!我还不是为了你好!”

    宁冷之从来没有见过安沁媚大发脾气,她拉住安沁媚的手,轻笑着说:“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关心这些事啊!真的不用找季总了。”

    不过几秒钟,安沁媚就察觉到她失常了,悻悻然坐了下去,握住宁冷之的手:“我这还不是关心你吗?你和我情同姐妹,我见不得你受委屈!”

    这顿饭吃得有些憋,不论是宁冷之还是安沁媚。

    临分开的时候,宁冷之体贴的帮安沁媚打好车,见她安然离去,她才往相反的方向步行离开。

    她身上的钱不多,若是再用在打车上,不要说是泡面,就是白粥都吃不起了!

    拖着沉重的步子,缓慢移动到楼上,房东阿姨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盯见了宁冷之。

    两人对视不过几秒,宁冷之反应过来,立刻往楼下奔跑,一不小心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

    房东阿姨对宁冷之扬手,嗔怪着说:“冷之,你看着我跑什么啊!”

    “阿姨……能不能再宽限我几天?”

    她是真的没钱了啊!

    如果不能宽限几天,就拿命作交换把!看着那张逼近的脸,宁冷之心里几经绝望。

    “我又不是狼虎,看见我跑什么?”房东阿姨拍了拍宁冷之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难道我是真有那么可怕,叫你看着我就跑?”

    “阿姨……我,我……”宁冷之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整完的话来。

    “是不是病了啊?”房东阿姨瞧见宁冷之脸颊通红,伸手摸了摸,“哎呀”一声,缩回了手,不确定道:“发烧了?”

    她的脑海里全是钱这一个字,其他的话都听不进去。

    “阿姨,真的,马上就发工资了,您就宽限我几天好不好?”宁冷之死气白赖拿起房东阿姨的粗手臂,重重的摇晃了几下,信誓旦旦道。

    房东阿姨着急的抽回手,看傻子一样看着宁冷之,小声的说:“你现在要缴纳下下个季度的房租?”

    宁冷之掏了掏耳朵,难以置信的望着房东,脸上一片欣喜,就差抱着房东阿姨转几个圈了。

    “您真的要免了我下个季度的房租吗?”宁冷之喜极而泣,又微微失落:“不用免的,我发了工资,就会全部交齐!”

    房东阿姨笑了笑:“你不会听见不用缴纳房租,高兴的傻了吧?”她举起胖胖的手,拍了拍宁冷之的胳膊:“这么瘦,省下来的钱,多买点肉吃!”

    她只觉得喉咙间紧得难受,低下头去,郑重的道了一声谢,又十分铿锵有力的保证,她绝对会把欠下的房租交齐。

    “你交给我干什么?”房东阿姨今天对她……温柔了不少:“你不欠我的钱。”

    “房租不是……”宁冷之的话说到一半,忽然止住,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一字一顿的问:“房租是别人替我交了?”

    也就是说,她不欠房租,但是欠某个替她缴纳房租的人钱?

    她揉了揉太阳穴,等着房东的回答:“是啊,有人替你交钱了,所以你只要按时缴纳下下个季度的房租,就可以一直住着。”

    宁冷之尴尬的笑了一下,细问:“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是谁给我缴纳的房租?”

    是江泰和?不可能!

    是安沁媚?似乎也不大可能!

    难道是……

    不可能吧!

    “什么时候交钱的?”她问房东阿姨:“是……”

    “哎呀。有人在叫我了。”房东往楼上望了一眼:“我先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