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对门邻居不正经 > 第159章 番外① 杭睿的烦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59章 番外① 杭睿的烦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杭睿自从醒来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很不对劲。

    主要表现在, 不管多晚他都不觉得困, 明明没有喝咖啡, 却到了凌晨一点都完全没有困意, 第一次跟应宸说了这个情况之后, 立刻就被拖到了床上,从黑夜做到了白天。

    然后就出现了第二个问题。

    即便经历了那样近乎虚脱的折腾之后,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杭睿觉得不仅是腰不酸腿不疼,而且还不困不饿!如果不是心灵深处还保留着那极致的快感, 杭睿会以为昨晚那一切不过是他的一场梦。

    鉴于惨烈的前车之鉴, 杭睿没敢立刻问,改成应宸来喂他吃早饭的时候,旁敲侧击小心翼翼地说明了一下自己的感觉, 质疑应宸是不是做了什么,这次应宸的反应还算合理,只是笑了笑,安慰他不要多想,逼着完全不觉得饿的杭睿, 吃下了一整碗鲜虾粥。

    有问题!

    非常有问题!

    杭睿心里有些忐忑,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点不对劲,在空闲时间里,杭睿不停地在思考这个问题,偏偏他还找不到人可以问, 因为应宸最近盯他盯得特别紧,根本不放他一个人出门,杭睿也理解之前发生了太多事,让应宸没什么安全感,也没对这种近距离拘禁提出异议。

    然而在某天晚上杭睿做了个噩梦之后,彻底忍不了了。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杭睿一直担心自己的身体,结果做梦的时候居然梦见自己怀了个蛋,生出来一个长着龙角的小龙人!

    活生生就把杭睿吓醒了,大半夜坐在床上摸着自己平坦的肚子,反复确认自己不具备”怀孕”这个潜能。

    应宸几乎是杭睿醒来的同时就跟着醒了,杭睿这段时间的反常他都看在眼里,一开始是真觉得没什么,毕竟应宸本身就是个不睡觉也无所谓的人,哦不,龙。以前他可能一年才会稍微休息一下,毕竟对一条活了成千上万年的龙来说,一天24小时实在是太短暂了。

    现在的作息规律,完全是跟着杭睿的节奏,杭睿休息他就休息,杭睿要忙什么,他就在旁边陪着,顺便处理点自己的事情。

    眼下杭睿大半夜忽然惊醒,这种事情以前从来没发生过,以前的情况他不知道,但在一起之后,每天杭睿在自己怀里都睡得很安稳。

    发生这样的情况,应宸并没有立刻开口询问,而是静静看着杭睿的动作,在看见杭睿不停摸自己肚子的时候,应宸想的是,难道是晚上烧烤吃多了?胃里难受?

    但是杭睿的表情看起来又不像,那种纠结与害羞和窘迫的情绪交织,让应宸也猜不到杭睿究竟是怎么了。

    好在杭睿也没有纠结很久,叹了口气,又看了看瞬间闭上眼睛装睡的应宸,躺下来,在应宸怀里找了个地方,又接着睡了。

    应宸伸手将杭睿搂进怀里,心想,可能是被梦魇住了,明天就上去找人处理一下,想办法让杭睿以后再也不做噩梦了。

    到达人间问题事件集中处理中心,杭睿表示想要到处走走,应宸想了想,至少在这里,还是比较能放心让杭睿一个人单独行动的,就点头同意了,当然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窫窳和雪饼恢复成一般大小,陪在杭睿左右。

    杭睿让雪饼带路,找到了夫诸的住所。

    夫诸的住所外面,种着一大片仙药仙草,不同于凡间的药草,这些仙草形状千奇百怪,颜色五光十色分外讨喜。

    杭睿心想,这么多药草,一定有一个能治好自己的病!

    夫诸看见杭睿单独一个人找上门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问:“你……有事?”

    杭睿点头如捣蒜,左右看了看,小声说:“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什么?”夫诸顿时大惊失色,忙把杭睿拉进了屋子里,开玩笑,杭睿要是身体有个什么万一,别说攸关天下,就算不是直接影响这天下,应宸也能闹得天下不安!

    想到这里,夫诸拿出了自己一百万分的实力,仔仔细细的给杭睿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然后他整个人又懵了。

    “你身体没问题啊!”

    这若是换了别人来找夫诸开这种玩笑,他早就把人给轰出去了,但杭睿不同,这个人轰不得……

    “没问题?”杭睿也是一脸懵逼,“不可能啊!”

    夫诸心想,难道这世间还有自己看不出来的病?这不可能!

    于是夫诸又仔仔细细的给杭睿检查了一下,得出来的结果还是一样,没病没痛,而且好得不得了。

    杭睿沉默了。

    夫诸看着杭睿痛苦的表情,好像真的很困扰,于是冷静下来,决定用一用凡间的法子,走一走望闻问切几个步骤。

    看是看过了,于是夫诸开口问:“你觉得自己是哪里不舒服?”

    “其实我也说不上来……”杭睿想了想刚才夫诸的形容词,觉得非常贴切,“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好得过分了!”

    夫诸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平心静气的说:“好还不行?”

    “是太好了!”杭睿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我完全不觉得困,也不觉得饿,还不觉得累……这难道是正常的?”

    夫诸听完,表情淡然地说:“这对我们神仙来说,很正常啊。”

    “你们是神仙当然正常,”杭睿瞪大了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圆乎乎的,努力在说明自己的问题,“我可是个凡人啊!”

    夫诸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小小的翻了个白眼:“你哪里还算是凡人!你身体里压着太平阵,只要你不出事,天下就能太平,你觉得这样的情况,还能是个凡人?”

    “啊?”杭睿好半天没找回自己的呼吸,“我……不是个凡人了?”

    夫诸觉得诧异,就算杭睿的反射弧长,没道理应宸也不知道啊。

    当初杭睿把太平阵布在自己身体里之后,身体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否则的话,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承受住旱魃的邪气的,单看王素素养了多久才养好十分之一的伤,再看到处活蹦乱跳还嫌自己身体太好的杭睿,这还真是……

    “主上没跟你说这些?”

    杭睿一脸茫然,摇了摇头:“他什么都没跟我说。”

    夫诸沉默了,这不应该啊,按理来说,没有人比应宸更担心杭睿了,杭睿现在的状况也没人比应宸更清楚了,而且杭睿现在与天地同寿,可以说是相当无敌的存在了,对应宸跟杭睿来说,应该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啊!

    应宸为什么不跟杭睿说呢?

    夫诸没想明白,但杭睿明白了。

    应宸瞒着自己不说,归根结底是因为他在担心。

    担心自己不喜欢目前的状况,担心自己适应不了这样不老不死的状态,担心除了他之外,自己没办法依靠其他人。

    患得患失,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从夫诸那里出来之后,杭睿在雪饼的带领下,到处去逛了逛。

    虽然杭睿并不反感应宸24小时盯着自己,因为杭睿知道那是因为应宸在乎自己。而对于杭睿来说,从小到大没感受过家庭温暖的人来说,有人能这么对自己付出感情,杭睿只会珍惜和感动,反感什么的是绝不可能存在的。

    认识应宸到现在,其实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经历的事情却像是一起走完了几辈子。

    有时候想起来,杭睿都觉得不可思议。

    尤其是现在。

    杭睿觉得两个月前准备辞职搬新家的自己,绝对不会想到这个决定,将改变自己的一生。

    说起来,杭睿突然很疑惑,当初应宸为什么会在隔壁买了房子呢?

    “小杭睿。”

    杭睿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一过头,就看见有个人从碧波菡萏中走来,像水中仙一样,缥缈俊雅。

    杭睿不禁感叹,自己果然还是个凡人,看看人家这风姿,这才叫神仙啊!

    “凌先生。”

    杭睿老老实实的站在凌若夷面前,看着雪饼凑到凌若夷身边,像只大猫一样,用脑袋去拱凌若夷的手,要人家摸摸它,窫窳来到家里之后,就成了雪饼的小跟班,跟着有样学样,跑去蹭凌若夷的另一只手。

    凌若夷温柔的抚摸着它们的脑袋,看着杭睿问:“最近过得好吗?”

    “挺好的。”杭睿说完之后,心里忽然想到一件事,虽然过于依赖别人是不对的,但之前的情况都那么凶险了,为什么凌先生没来帮忙呢?难道当时凌先生也遇到了什么事,所以脱不开身来帮忙?

    “有事想问我?”凌若夷从杭睿纠结的表情看出了他的心思,于是笑着说,“想问就问。”

    杭睿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蠢,而且这本来就是应宸的责任,不能因为凌若夷没有来帮忙,就心存疑惑。

    于是杭睿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问什么。”凌若夷说,“怪我没有去帮你们?”

    “没有怪您!”杭睿立刻慌了,摇着脑袋立刻解释,“我只是有点疑惑……”

    “我们一直在看着。”凌若夷笑着说,“事情如果真的到了你们控制不住的情况,我们会来帮忙的,但你们一直处理得很好。”

    杭睿忽然觉得凌若夷像是应宸的严父,把他放在一个困境中,让他自己成长,这或许比手把手的教导,更适合应宸。

    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困扰顿时迎刃而解,杭睿忽然觉得浑身都轻松了。

    “这次的事情其实有些超乎我们预料,让你跟应宸,还有其他人都受委屈了。”凌若夷说,“所以上头几位特别准许了应宸提出的两个要求。”

    “什么要求?”

    “一个是给妭儿求情,念在她当年拯救凡间有功,让她以后养好了伤,可以留在中心生活。”

    杭睿听了点点头,觉得这个要求是合理的,毕竟妭儿也是受害者,给予她以后的照顾也是应该的。

    “那另一个呢?”

    凌若夷看着杭睿,笑得别有深意:“是你。”

    杭睿瞪大了圆乎乎的眼睛,指着自己:“我?”

    应宸刚刚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就看见杭睿从门外走来,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开心,立刻起身迎了上去,习惯性地把杭睿搂进怀里,应宸很贪恋跟杭睿这种亲昵的靠近。

    “怎么了?”应宸用手把杭睿的脸抬起来,“谁惹你生气了?告诉我,我去帮你讨回公道!”

    杭睿没有讲话,直接扑进了应宸的怀里,把脸靠在应宸的肩上,手紧紧搂住应宸的腰。

    应宸心里慌了一下,把杭睿搂得更紧了,忙问:“发生什么了?”

    然而应宸等了半天都没等到杭睿的回答,把杭睿的脸抬起来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杭睿红了眼眶。

    应宸不明就里,不自觉地就放缓了声音,轻轻揉了揉杭睿的脸,替他抹去眼角的泪痕:“好好的,怎么说哭就哭了。”

    “你……”杭睿开口才发现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哽咽得都觉得疼,“你怎么能为了我,不治你的伤呢。”

    应宸瞬间就明白了原因,想来想去,应该也只有一个人知道内情又这么大嘴巴了。

    当初事情完结后上去复命,本来只应允了他提一个要求,硬是被他以职位要挟,强加了一个对杭睿的庇佑条件,因为应宸担心,虽然杭睿的身体非凡,但太平阵要降住世间邪祟,威力太过霸道,以前从未有人试过这种将阵法布在体内的方法,风险如何有多大无人能知,长此以往下去,应宸无法保证会不会对杭睿有损伤,所以他必须要让上面庇佑杭睿,哪怕是沧海化桑田,也要让杭睿毫发无伤。

    所以应宸放弃了治疗自己的伤,手上的伤虽然看起来康复了,也确实行动自如,但实际上伤到了筋脉,无法使用灵力,没有个百八十年很难养好,若平日里无事就还好,怕就怕再遇上旱魃级别的劲敌,应宸无法招架,恐怕会伤及性命。

    然而即便如此,应宸也觉得不过百年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跟杭睿的安危比起来,实在算不得什么。

    平日里没事应宸都会逗着杭睿玩,偏偏是这件事,他绝口不提,不仅是不想以此邀功,更重要的是不想让杭睿知道后担心自责。

    然而不想发生的,现在却都发生了。

    应宸在心里给凌若夷记上了一笔,然后才笑着对杭睿说:“我当是什么事呢,傻瓜,我的伤很快就会好的。”

    “你才傻呢!”杭睿用袖子抹掉眼泪,然后抓着应宸手上的右手,翻来覆去看了又看,抬起头问应宸,“还疼不疼啊。”

    应宸差点脱口而出说不疼的,但看着杭睿担心的眼神,忽然就改变了心意,面不改色的撒了个谎:“恩……有时候会觉得疼。”

    “严重吗?”杭睿瞬间着急,“我去找夫诸来!”

    “诶!”应宸拉住转身就要跑的杭睿,揽住他的腰,笑得不怀好意地说,“你才是我的灵丹妙药。”说完也不等杭睿反应过来,低头就吻住了他的唇。

    等杭睿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受骗想要挣扎,却被应宸擒住了手无法反抗,只得随着**随波逐流的时候,杭睿觉得,自己最大的困扰大概是永远无法拒绝这条龙吧。

    既然如此,那就随他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来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