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两百四十九章 朕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四十九章 朕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以为皇上不会回答,谁知他竟看着那大殿之外,语气柔和,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朕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苏三大喜,脸上笑意更深。这么久以来难得见到皇上动心,更何况皇上盯着的方向就是凤大人离去的方向,这不明摆着的是在说凤大人吗。

    “皇上若是喜欢,把她娶了便是。”苏三索性放下了碗,十分欢快地说,此言此举仿若有些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意味。

    炎虞挑了他一眼,就知道他会说这种没脑子的话。若是真如他说的这么简单,自己早就照做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那个女人一出现,几乎就会把自己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

    她与别人大不相同,更是十分痛恨嫁给自己这件事,所以这样是绝不可行的。炎虞可不想娶到她,却面对的事充满恨意的她。

    见皇上久久没有答话,苏三便问:“莫非皇上不想娶她?”

    之前让凤大人住在皇上寝宫一月,也没有提半个字封妃一事,难道皇上从来都不想给她名分,只是这样下去?可接下来炎虞的回答,却足足能让苏三大跌三月的眼镜了。

    “她不想嫁给朕。”炎虞微微叹了一口气,在她还不知自己的真实身份时,就当着自己的面说过此事,更是对自己有着重重不满。而近来更是找各种借口不见自己,炎虞便是更加纠结不已。

    苏三大吃一惊,嫁给皇上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他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不愿意的。若是换作自己,一定巴不得立刻成亲了:“什么……难道凤大人不喜欢皇上?”

    想到凤华离看自己的目光,炎虞无奈地摇了摇头,恐怕不仅不喜欢,还有一丝讨厌吧。

    苏三倒吸了一口气,皇上还真是个古怪性子,这么多年也没见对谁如此上心过,刚刚看着外面像是失了魂一样。可偏偏凤大人却对皇上没感觉,这不是找罪受吗?

    倒是俗话说感情都是慢慢培养出来的,苏三却想到了一个法子。当初苏三把凤华离调查了个底朝天,什么信息都知道了:“凤大人的生辰就在冬至,眼见着就没几天了,若是皇上送些什么给凤大人,说不定凤大人会回心转意呢?”

    “生辰?”炎虞问,“那你说送什么?”

    苏三也不知该送什么好,可在炎虞的逼问以及眼神压制之下,最后才挤出这么一个字:“花。”

    炎虞瞪了他一眼,怎么就送区区一朵花,这个苏三真是乱出主意。而后苏三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到了一个好法子,他低声把这个法子讲给了皇上听。

    “当真有用?”炎虞怀疑地看着他,这法子听起来也普通的很,没什么特别的。

    苏三用力地点了点头,十分肯定地说:“皇上放心吧,一定有用的。”

    炎虞这才勉强答应了下来,让他着手去准备这件事。同时还不忘抬起匕首,一把插在了苏三手边的木板之上,警告地说:“若是没用,朕要了你的命。”

    而此时的凤华离则不知道,皇上竟给自己准备了一份大礼,更加忘了冬至便是自己的生辰。她就这么随意地过着日子,每日里不是想着该如何诊治苏念云,便是在屿卫军和皇上那周而复始。

    只是这儿的雪下得勤,几乎每过几日便要下下场大雪。原本对雪充满憧憬的凤华离也逐渐失去了感觉,这日子越来越冷了,一旦得出空闲来。凤华离便将自己在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的,旁边燃着火炉,不愿出宫。

    可这日一日都有空,亦下了大雪,凤华离便打算在床上躺上一日。谁知皇上那边却派人来通报,说是让她去芙月宫参加宴会。凤华离一问月笛才知晓,今日便是冬至了。

    古时候冬至可是个大节日,亦是个家家户户穿新衣的日子。凤华离对这些节日不甚感兴趣,这么一看才发现月笛和南宫嫣儿都换上了新衣裳,外面也挂了许多挂饰,节日的气息便十分明显了。

    凤华离无奈地问:“可以不去吗?”

    这么冷的日子,就该窝在被子里才对,参加什么宴会的做什么。可月笛却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这可是皇上的命令,若是不去那可就是抗旨不遵。

    凤华离只好不情不愿地坐了起来,月笛连忙从旁边拿来了几件十分厚的衣裳:“小姐今年忘了置办新衣裳了,这是皇上命人送来的呢。”

    “不必了,又不是没有衣裳穿。”凤华离一把推开来,随后穿上了自己的衣裳,而后发觉十分的冷,这还没有出门,若是出门还不得冻到不行。

    凤华离便问自己的那件绒毛的裘衣去了哪,可月笛却说拿去洗了还没干。再仔细追问一番才知道,凡是厚实的衣裳竟全都拿去洗了,剩下的都是夏日的薄纱衣,实在是凉得很。

    “小姐,就穿这衣裳吧,”月笛将那皇上送来的衣裳又重新递到了她跟前,“这衣裳不仅好看,而且还十分的好看呢,不信的话小姐看看就是了。”

    凤华离咬了咬唇,既然如此,穿穿也无妨。她伸手在那衣裳上摸了摸,不仅十分得厚,上面的绒毛也是既充足又柔软,实在是好料子。

    将这衣裳展开,衣裳是淡粉色的,华而不俗,还显得十分低调。凤华离眼神立刻移不开了,这衣裳恰符合她的目光,着实是让人喜欢。

    见她眼睛都快移不开了,月笛笑道:“小姐果然喜欢呢。”

    凤华离瞪了她一眼,但还是将那衣裳给穿上了。虽然不喜欢那高高在上的皇上,但不等于就要委屈自己啊,毕竟自己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凤华离一路到了芙月宫,在吃东西之前要先祭祖,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只要在旁边看着就好。谁知走在前头的炎虞却朝自己挥了挥手:“过来。”

    要自己过去干什么,这儿祭的祖又没有自己的祖先。可这儿这么多人,凤华离还是跟着走了过去。凤华离一走过去,便给这寂静的场面荡起了一层波澜。

    “她怎么过去了?”

    “就是,她可是御膳女官,有什么资格站在皇上身边祭祖去?”

    “难不成那些传言都是真的,皇上真的如此宠她?”

    “我看就是这样了,你看她那副样子,还有那衣裳,哪里是来祭祖的,分明就是来勾引皇上的,真是个狐媚精子。”

    就这么被不清不白地被称为了狐媚精,难不成长得好看是错,穿得好看也是错了?凤华离怎么知道自己也要上前来祭祖,于是连带着面对炎虞也没了好脸色。

    炎虞回过头,看了一眼方才在议论的那群人,她们感受到皇上的目光后纷纷惶恐地闭上了嘴。炎虞把手中的香交到了凤华离手中,把身子朝她靠近了些,轻声说:“朕有些累了,帮朕拿着。”

    接过那香,凤华离顿时无语的很,心想这皇上该不会是刻意整自己吧。这两三恨香拿在手中,和没拿东西有什么区别,反而凤华离白白受了那么多人记恨,真是不值当。

    在这前头还有念经文,以及太后太妃祭祀等等,光是等这些就等了许久。好不容易到了皇上这儿,凤华离才得以和皇上一起上前。

    炎虞鞠完了躬,拿过香点燃插了上去。正当炎虞要离开之时,本凤华离要跟在他身后一同离开,好让身后的人来插香的。可后面不知是什么人在捣乱,人群忽然攒动起来,后腰忽然被一张手给猛地一推,凤华离就这么往前扑了过去。

    凤华离张开了手,只见眼下就是那香炉,若是这么摔了下去,脸摔到那烫得不行的炉子上还不得毁容。就算幸运没碰着脸,也会碰倒香炉,这可是皇家祭祀的香炉,若是打翻了岂不是死罪。

    “小心。”炎虞低呼一声,一把拽住凤华离的手,把她扶正了过来。凤华离站稳之后慌乱地看了一眼他,心中不由松了口气,还好没有碰到那个什么香炉,否则今日恐怕都回不去东芙宫了。

    眼见他抓着自己手,凤华离连忙就要缩回手来,可对方力气却极大,用力地抓着自己,凤华离怎么甩他都不放手。凤华离错愕地看向炎虞,他却看着自己的身后:“方才是谁推的?”

    凤华离回过头,只见自己身后站着徐瑞雪,她满脸阴霾,看样子心情十分不好。炎虞这个问题一抛出,这一行人寂静无比,一点声响都不敢发出,生怕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徐瑞雪就站在凤华离身后,又用一种傲慢的眼神看着凤华离,故给其增加了不少嫌疑。炎虞便格外多看了她一眼,说:“若是还有谁做这种小把戏,就别怪朕不客气。”

    凤华离终于甩开炎虞的手,猛地回过头,却见徐瑞雪喘着气咬着牙,恶狠狠地盯着自己,仿佛恨不得用眼神把自己给扒了一层皮一般。

    想必是被皇上怀疑,现在怪罪到自己头上了。可是现在凤华离看来,这家伙确实很有嫌疑,否则她为什么要这么看向自己,那眼神宛若有许多年的仇恨一般。

    凤华离不由地往后退了半步,现在徐瑞雪的表现确实有些可怕了,看来以后还是得防着她,省的被她给害了才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