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九龙玄帝 > 第756章 叶蓿凝的计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56章 叶蓿凝的计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似能够看出叶弘文的浓浓自责,淮堽忍不住言语道:“其实,我军还有为数颇多,六万左右的伤兵,这其中有五万伤兵是还有可战之力的。”

    “若是加上,我军亦还有十五万左右的战力。”

    他这一语,本是想劝叶弘文的,可是听在叶弘文的耳畔,以及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令得叶弘文自责。

    旋即,叶弘文忍不住苦笑:“近三十万带甲将士,北凉男儿,如今,却亡去一半,我”

    他一拳打在那草地之上,打得那负伤的玄拳,伤口再裂,眼中清泪落于地间,自责而语:“愧对他们,愧对北凉啊”

    要知道,这里面可不止是普通将士,其中还有对北凉比较重要的玄君、元君境的强者。

    这等战力之重,都战陨,他如何能不心生自责?

    “将军。”

    那淮堽等人看得叶弘文那悲伤的模样,忍不住齐齐踏前一步,欲行劝语。

    与此同时,那叶蓿凝一把抹去面颊之上的血汗,对着叶弘文,道:“二叔,沙场之战,本就计谋百出,生死难料,胜败难断。”

    “此次输了,非你之过,实乃南云王府之众太过狡诈奸险,才会如此,更何况”

    话锋微转,她清眸里透出几缕光芒,激励吐语:“我相信,凉弟他一定会带人来救我等的。”

    “对,少将军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那些将士纷纷点首附和。

    “唉”

    叶弘文摇头叹语:“如今慈燕山外有怀湘王大军所阻,而贯穿慈燕山的那一条长长的山道,更有无数将士拦截,困难重重,凉儿他们想来此地救援,谈何容易。”

    ‘嘭’

    就在叶蓿凝等人闻言欲劝语时,祁天峥猛地将手中已然通体染血的炼天神针震刺于土中,任凭那碎土的溅射、尘埃的震起,对叶弘文骂语道:“当初”

    “不听我哥传来的消息,一意孤行要进兵的是你,如今,稍受挫折,便唉声叹气,丧尽士气的,也是你。”

    他指着叶弘文,双目微瞪,气怒而语:“你这等模样,又有何资格,做我大哥的二叔,又有何资格,统领三军!?”

    “天峥。”

    叶蓿凝柳眉一蹙,对其喝语道:“不可胡言。”

    “他说的对。”叶弘文苦涩吐语:“是我无用,是我废材,害了大家,我愧对北凉,愧对死去将士。”

    说着,他猛地起身,拔剑出鞘,对着那脖颈抹去:“我该为他们偿命。”

    “将军。”

    淮堽等人看得他欲拔剑自刎,不由面色一变,纷纷欲上前拦阻。

    嘭

    不过,他们还未动手,那一旁的叶蓿凝,便是眼明手快的打落了叶弘文手中剑,而后,她那娇容之上,难得浮现出清凝之意,对着叶弘文呵斥道:“如今,大军被困,危在旦夕。”

    “你身为全军统帅,不求破敌之策,不想统军共应敌,却想着刎颈自杀,你如此行径,才更叫人心寒,更对不起北凉,对不起那些追随你的将士”

    她娇叱训语:“你知道吗?二叔!”

    “我”

    叶弘文听得叶蓿凝的训斥之语,再环顾一下那在场,伤痕满身,疲态尽显,却依旧无半点怪语,一心追随于他,凝望着他的那些将士,眼眶不由一红。

    有些说不出话来。

    看得这一幕,那叶蓿凝清凝之意渐散,重新软语以劝,道:“二叔,天峥之言虽然重了些,可是,他并无恶意,他只是想让你振作起来。”

    “做回当初那稳步而战,一次次带我北凉将士退敌护疆土,百战不殆的将军。”

    说着,她颇为聪明的对着那气怒不减的祁天峥,投去眼色。

    入眼于此,那祁天峥虽是有几分心中气闷,但还是顺着叶蓿凝之语,对着叶弘文,道:“你如果能够振作起来,今天就算是陪你战死于此,老子亦认了。”

    “不错,我等只求与将军,浴血沙场,共抗敌寇,纵死不悔!”淮堽恭敬道。

    “我等愿与将军,共战沙场,纵死不悔!”

    有了二人的带头,诸将齐齐跪地拱手吐语。

    似被叶蓿凝给打醒,且被他们的言语激出了血性,叶弘文重拾信心的对着众人道:“好,我叶弘文发誓,定与诸君共生死。”

    说着,他捡起那被叶蓿凝打落的剑,重新回鞘后,对着众人震语道:“现在,便让我等想想,接下去的退敌或破敌之策。”

    闻言,那在场众将却又再度陷入了沉默,这倒不是他们不想破敌,实在是陷入死局,没有办法。

    倒是那叶蓿凝柳眉微蹙,大胆吐语:“

    如今,我们四面环敌,其中敌寇最多的是我军来路,亦就是慈燕山那一条通路。”

    “其次便是左右两侧的连绵高山,而最薄弱的便是我军前方的那条大道,我军若真的要突围,前方的那条大道,亦是最有希望的。”

    毕竟来路南云王府布了大军,防他们逃离,两侧又有高山为天然屏障,胜过千军万马,唯独有点希望的,亦只有前方了。

    “可是前方是怀湘王府的腹地,纵使我等能突破围困,一路进军,那我军一样还是会被困死于其中,并无多大区别。”淮堽皱眉道。

    一旁的那些将士听此,亦是纷纷皱眉点首,觉得这样突围,只不过是秋后的蚂蚱,多蹦跶几天而已,没多大的意义,结局还是改不了要死。

    “对全军来说,或许无多大意义,但是对一部分的将士来说,却有意义。”

    叶蓿凝抽出腰间轻剑,指向那地间临时弄起的土堆模具,道:“你等细想,一旦我军从前方突围了,那么,南云王府那些势力,会怎么做?”

    “他们必然会连忙调动四周之兵,对我们进行围追堵截,以求将我等尽皆诛杀。”

    她肃然道:“而一旦他们这么做了,那么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就在众人听了叶蓿凝此语,还是有些困惑不解时,叶弘文望着那叶蓿凝轻剑所指的地间泥土,似陡然想通了什么,皱眉道:“蓿凝,你的意思是”

    “让一批人主动进攻前方,得以攻破前方防线,吸引敌方势力的注意力,然后,趁此时机,留于原处的大军陡然出击,向别处突围?”

    毕竟,一旦前方防线被破,南云王府等势力一定会调兵拦截,到时另外三面的守军实力便会削弱。

    这般突围的希望,亦会大增了。

    “是的。”

    叶蓿凝轻点螓首,道:“只要留于原地之军,能够把握好时机,找出那调兵而走,战力下降的薄弱点,并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突围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此法,倒的确是可行,可是这批将士该如何留下,又如何做,才能诓骗的过南云王府等人?”淮堽忍不住问道。

    要知道,事情大体说说容易,真正实施到细节,可不简单。

    那么多将士忽然留在原地,南云王府不可能不防。

    “首先,这留下的这批将士要装成伤兵,而且是那种几乎战力发挥可忽略的伤兵,以此而造成,这批将士是被遗弃的假象。”

    叶蓿凝肃然道:“若可以,还可以让这批残兵,假装与突围的主将闹矛盾,以心灰意冷下,带着怒意发出归降信,以进一步麻痹南云王府。”

    “其次,这前方突围的人,一定要够分量,让南云王府觉得,我们的确是打算不顾一切的冒险一搏了。”

    她继续道:“如此一来,一群被遗弃,且毫无战力的残兵败将,和一群重要将帅所统领,欲突围做最后挣扎的强兵相比,那”

    “南云王府一定会将重心放于突围的前军,而忽略这批‘残兵’,进而令得这批‘残兵’有了脱逃的机会。”

    “若真的能够演的像的话,那依南云王府的孤傲性子,或许的确会如此,只不过”淮堽眉头深锁:“这样一来,那突围的那批将士,不就必死无疑了?”

    闻言,那诸将士皆是陷入了沉默之中,毕竟,他们不傻,都能看出,此局在眼下看似不错,但却是以牺牲一批人的代价,来为另一批人博得一线生机。

    之前他们不提,是刻意的避开,如今淮堽提了,他们亦是避无可避,只能沉默了。

    “如今之局,除了此法,已别无他法,更何况,若能以己之命,给同袍造就活命的机会,我相信我北凉男儿,都愿意为之。”叶蓿凝语调激荡人心。

    “既是如此,那我等究竟派谁去前方冲阵,以引去南云王府的注意力?”一名面容俊秀的年轻将领问道。

    毕竟,这领头的将领要分量够重,重到让南云王府相信,甚至于,让南云王府觉得抓其一人,可抵过或胜过留于原地的残兵之感。

    才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

    不然,失败的几率依旧不低。

    面对他的问语,叶蓿凝手中轻剑猛然插在地间,而后,她对着叶弘文躬身拱手,肃然吐语:“此战,我愿领兵突围,以助诸将觅得一线生机。”

    的确,她身为叶烈孙女,又是叶凉的姐姐,那对南云王府的吸引力,还是颇深的。

    尤其是对与叶凉有着深仇大恨的穆元海来说,那吸引力更是十足。

    若是由她引军,那或许的确能够达到极好的效果,只不过,她的命基本上亦就断送在这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