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五三六章 手组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五三六章 手组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众人正不解的时候,李明翰跑了回来。

    他额头上的包足有鸡蛋大小,左边的眼镜也碎了,鼻孔上还塞着沾染血迹的卫生纸,看来刚才那一下被撞的可不轻。

    他当着大家向威廉汇报:“船员们已经检查过了,除了这一道窟窿之外,船体没有任何损伤,经过红外探测和声呐雷达搜索,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点,水下也没有礁石。刚才的情况十分奇怪,所有的水手都没遇见过。”

    “很多人受了伤,多出来的人也都消失了,刘老爷子说消耗的太厉害,先回去休息了。”说着,李明翰看了我一眼道:“刘老爷子说他刚才受了点暗伤,要请张先生帮他诊治一下。”

    我一听,二话不说赶紧跑了出去。

    刚一敲门,刘老六就来开了门。

    他的脸色的确十分难看,惨白一片,身上披着一件军大衣。

    “六爷,您怎么了?”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刘老六轻轻摇了摇头没说话,反手锁住了门,直接带我来到了客厅。

    受刚才那一撞所致,房间里的沙发茶几倒翻一地,画框装饰也损坏了不少。

    刘老六也没理会,一屁股坐在倒翻的沙发上,劈头问道:“你知道那刚才是怎么回事吗?”

    眼见他行走自如,身体上也没有什么较为明显的伤痕,我便知道,他口中所谓的受伤只是个借口,只是想把我叫来商量事情。

    我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刚才所有人都在会议室里,只有他在外面。显然只有他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他的眼圈通红,那一副极为惨白的脸色也是被活活吓出来的,我立马就觉得这事不简单。

    刘老六是什么人?

    年轻的时候,那可是黑道上的枭雄,杀人无数,令多少悍匪闻风丧胆?后来跟着爷爷又改行做了阴物商人,又历经无数生死。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能把他吓成这样的难道是地府的阎罗王。

    我微微有些诧异,很是惊讶的问道:“六爷,难道这水下真有什么国家没发现的水怪……”

    “不是水下,是船上。”刘老六朝向船尾的方向指了指:“刚才那一下,是有人在船上踩了一脚。”

    “人?”我一听更懵了。

    这艘破冰船重达几百吨,只在船尾踩一脚,就差点把整艘船都踩翻过去,什么人能有这本事?

    刘老六顿了下道:“想都不用想,能有这本事的肯定是无上神级,这家伙极有可能是手。”

    “手?”我不禁揉揉太阳穴:“这又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刘老六继续说道:“手有五根指头,他们也正好有五个人,这五个人各个都快接近无上神级了!他们从不一起出现,却不知道为了个什么共同目的,一直在世界各地搜索着什么东西。”

    “当年,你爷爷探寻禹王墓的时候,我因为实力不济,就留在外边接应。一直等了十几天没什么动静后,我以为遭遇了什么不测,刚要摸下去,你爷爷却跟着个老头互相搀扶着爬了出来。”

    “后来才知道,那老头就是阴符门最后一代掌门人灰鸽子,他们俩在墓地里遇到了手组织当中的小拇指。”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本来是敌对关系的你爷爷和灰鸽子竟然一同联手,斩杀了小拇指。也从此和手组织结下了深仇!”

    “再后来听说,中指要去盗挖秦始皇陵,却被灰鸽子打成了重伤。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踏入华夏国境半步。”

    “现在,他们又出现在了这里,很可能是听到了一些有关于灰鸽子的消息前来试探的。或者说,他的目的和威廉一样,就是这座水下古迹!”

    一经刘老六提起灰鸽子前辈,我的心也变得极为沉重。

    《阴符经》、乌木核都是得自于老前辈的遗赠,我现在也算是他的门人弟子。

    灰鸽子前辈纵横一生,把手组织挡在了国门之外,我也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小麟,这事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不对劲了。”刘老六面色凝重的站了起来:“我是越来越后悔带你带进这趟浑水里,万一你真要出了什么事,我就算是死也无以谢罪,更没有脸面去见你爷爷,你马上收拾东西……”

    “六爷!”我打断了他的话,扶着他坐了下来:“我知道您是为我好,担心我的安危,可您老想过没有?爷爷当初为什么要和灰鸽子老前辈联手?就是不想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被外人带走,更不想被他们拿去干什么坏事。他们明明敌对,却能联手御敌,可我呢?就这么做个缩头乌龟转身就跑吗?那我日后又哪来的脸去见爷爷。”

    “无论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手,又是不是为了这古迹而来,我决不能袖手旁观。我想,就算爷爷在世也一定会支持我的!更何况,威廉此行的目的也不简单。我不能走,不能给爷爷丢脸,更不能给阴物商人,给中国人丢脸!无论他是谁,想要夺走宝藏,都要先问过我张九麟再说。”

    刘老六一听这话,好似不认识我似的,定定的盯着我看了好半天,这才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连说了三个好字!老眼里含着几朵泪花,一直强忍着才没落下。

    我安慰了刘老六几句之后,将那枚戒指破舱而出的事也跟他说了一遍。

    刘老六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其实什么也没干,刚推开浴室的门,就见到多出来的船员化成了一滩水,我以为是有人想用调虎离山之计把咱俩分开,就赶忙往回赶。结果一出舱,便见船尾上落了道人影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消失,整艘船都差点被他踩翻了。”

    “听你这么一说,他好像专门就是为了取走这枚戒指的。现在一想,那些多出来的船员只是被他的气场所凝实出来的水气罢了,如果是这样的话……”

    刘老六皱了皱眉头,突然很是肯定的道:“那我可能就猜到他是谁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