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七三章 鬼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七三章 鬼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t恤男实在太了解我,闻声也没有多说,只问我到底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

    我只好将马月女儿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t恤男沉吟了片刻,淡淡的说道:“这件事如果你上个月问我,只怕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和你一样,都是只擅长杀灵,不擅长度灵,不过几天前我在闽南刚好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总算有点儿心得。”

    我顿时一喜:“太好了,你赶紧告诉我。”

    t恤男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性子,慢条斯理地说道:“首先你要知道,灵魂这东西是虚无缥缈的,你抓不住,拿不着,它一旦离开人的身体,就不受本体的控制。我们从前遇到过无数的恶鬼阴灵,你我都知道,它们实际上是不能伤害人的,都是靠制造幻觉,或是寄居在一件东西上才能达到某种目的。刚才听你了马月母女的事情,我想那辆车现在就变成了一件阴物,车主的冤魂附在了车上,而马晓欢和郑义坐过车子之后,灵魂就被留在了车里不肯放出来,所以马晓欢和郑义才会灵魂离体,陷入昏迷。”

    “嗯嗯嗯!”我有些心急的催促他:“你赶紧说怎么解决。”

    “急什么?这件事非同儿戏,必须要千万小心才行,重点是一旦出现半点儿纰漏,受害者也会跟着死亡。”

    我当下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好,你继续说。”

    t恤男嗯了一声道:“灵魂是一种虚无的存在,你不可能用手触碰到它,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自己附在一件物品上,而这件物品最好是它从前用过的,它既认得又有感情,就会很好办。”

    我一拍桌子:“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

    “我起先也不知道,是在闽南办事的时候遇到一个瞎眼的阴物商人,他教我的。”t恤男解释道:“不过你也要明白,灵魂一旦离体,很容易遭受到外界的污染,何况和阴灵在一个车厢内共处这么多天,难免会沾染一些怨气。所以灵魂一旦附在物体上之后,千万不要急着拿回到本体身边,要供奉到寺庙之中,做场法事享受香火,才能回归本体。”

    t恤男说完,我对他的佩服又上升了一个档次:“你整天东跑西颠,原来也不全是为了做生意。”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t恤男淡淡地说道:“每一次阴物生意,都是提升自身实力的机会。”

    我似有所悟的道了声再见就挂断电话,心里犹豫着过段时间要不要也出去走一走,历练一番?

    不过眼下还是要抓紧把马月的事情处理完才行。我也没多余的时间休息,先开车去了马月家,向她要了马晓欢的贴身物件,马月正紧盯着长明灯,对我的话言听计从,想都没想地将马晓欢脖子上的一串项链解了下来。

    项链原本普通,可下面的坠子却是两枚纯金的戒指!

    马月看着戒指眼圈一红:“这是我和晓欢爸爸的结婚戒指,孩子一直没办法接受我们离婚的事实,所以这两枚一直由她收着。”

    我接过项链,只见项链仿佛蒙上了灰尘,透着一股诡异的黑色,不过我也没时间细细观察,急急忙忙地赶去了医院。郑义仍旧昏迷不醒,郑义的家人还在联系北京的医院,想要尽早将他送到北京接受治疗。只不过北京医院虽多,但名声在外的毕竟只有那么几家,只怕一床难求,万一到了那边郑义得不到及时的救治而延误了病情,岂不是害死了儿子?

    因此郑义的父母急得满嘴火泡,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没有了主意。

    我找到他们之后,也没有兜圈子,直接道明了来意。虽然郑义的母亲和他的姐姐都对我的身份表示出了极大的怀疑,郑义的父亲却立刻下了决定:“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姑且死马当成活马医吧!”他说着,把郑义平时佩戴的手表和宝马车的车钥匙交给了我。

    那块手表在郑义昏迷后就停了下来,表面灰蒙蒙的,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

    我这就下楼,来到停车场,一眼就看到了满是灰尘的银灰色宝马。

    我快步走上前,打开车门后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将马晓欢的项链和郑义的手表拿出来,小声说道:“马晓欢,郑义,你们的家人正在焦急的等着你们,听到我的话后赶紧附到东西上来……”

    结果我一句话没有说完,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极大的阴寒之力紧紧地禁锢住了我的脖子。

    这一下来的非常突然,我毫无防备,等觉察到时已经受制于人,很难挣脱!更何况那股力量又大又狠,根本不给我反抗的机会,我觉得呼吸越来越不顺畅,眼前也变得朦胧起来。

    在一片黑暗之中,我忽然看到了两个身影,正是马晓欢和郑义。

    他们俩可怜兮兮,容貌憔悴的被绑在后排的座椅上,两人都被堵住了嘴,瞪着眼睛望着我,眼神里满是焦急的求助。

    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让你多管闲事,让你看热闹……”

    看热闹?我看了什么热闹……

    我来不及反应,眼前忽然闪过一片耀眼的白光。紧接着,我觉察到禁锢在脖子上的力量忽然消失了,我急忙从车厢中爬了出来,扑倒在地张大了嘴巴呼吸着。

    砰地一声,我身后的车门重重地关上了。

    我平复了好一会儿,感觉到手指上的永灵戒微微发烫,看来刚才在危难之中,是它感受到了我的无助,所以及时发射一团刺眼的白光击退阴灵,让我成功的逃了出来。

    我凑到一旁车子的倒视镜里看了看,只见我的脖子上有一条青紫色的勒痕,看样子像是安全带所为。

    果然如t恤男所说,车主不甘的冤魂已经和车子融为一体。车子就是他,他就是车,车上的一切都为他所用,受他控制。难怪马晓欢和郑义坐了一次后就被他控制住了……他一定是趁人不备,用刚才对付我的办法,强行将他们的灵魂扣住了。

    只是我不明白,他要这两个人的灵魂干什么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