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六肆章 鬼勾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六肆章 鬼勾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罗莉非常健谈,对中国的历史了解的只怕比我还要多。大概是长途旅行胃口不好,她只挑素淡的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我虽然出生在国外,但其实身边都是中国人,因为大家都是旅居海外,所以对祖国的感情很深!我自小就听他们说中国的历史,觉得我们的国家非常伟大。”

    李麻子点点头:“那是当然,你这次回来别忙着走,叔叔带你四处转转,让你看看中国的古建筑,那才叫震撼呢。”

    罗莉爽快地点了点头。

    李麻子又说道:“一会儿叔叔先送你去酒店,五星级的酒店你随便选,叔叔不差钱。”

    罗莉摇了摇头:“uncle李,我这次回来之前,爸比特意嘱咐我不要太麻烦您,所以我在做准备的时候通过互联网定了一间民宅,因为我要在这里住一个月左右,一直住酒店既不实惠也很麻烦。一会儿我告诉你地址,辛苦您和司机小哥哥把我送过去就好。”

    省了一笔住宿费这对李麻子来说简直就是意外之喜,但他面上还要装作一脸为难:“你爸也是,他和我是什么关系,还这么见外,我是这里的东道主,哪能不让我招待呢?不过你既然已经租好了房子,那我就不管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一定要告诉我,不然叔叔要生气的。”

    罗莉笑着答应下来:“谢谢uncle李。”

    饭后李麻子前去结账,回来的时候脸色惨白,看也知道这顿饭吃了他多少钱,我心里一阵暗笑,开着车子按照罗莉给我的地址将她送到了租房。

    房子坐落在老城区,并不十分起眼,但外观看上去却还不错。

    李麻子为了彰显自己的高贵,免不了要吐槽一下,什么卫生环境不好,治安条件未知云云……罗莉起先还要安慰他几句,后来疲于应付,干脆闭上了嘴。因为提前有预约,中介公司的人员已经等在了单元门口。

    她一边巧舌如簧的向我们介绍着房子有多好多好,一边将我们送上了电梯。一般来说,我从不相信这些人的嘴,总觉得他们为了一单生意可以将没有的说成有的,天花乱坠无所不用其极。不过等她打开门,将我们请进房子后,我反而觉得她完全没有说出房子的好处来。

    这间房子虽然只有一室一厅格局很小,但装修的风格非常简洁大方,细节更是处处透着前任主人的小心思,细腻之中又满是温情,尤其适合女生住。

    罗莉对房子并不十分在意,她十分痛快的和中介签了合同,又付了钱。工作人员把钥匙交给她后离开了。

    罗莉横跨整个太平洋,飞行时间太长,肯定累坏了,我和李麻子也不多做打扰,交代她把门锁好之类的安全提示,也爽快地告辞了。

    回家的路上,李麻子一直在跟我炫耀:“怎么样?小哥,我刚才演的好吧?是不是特像那么回事儿。”

    我在路边把车停稳,然后打开车门将他丢下来:“作为最佳男配角,我就陪你演到这儿,剩下的路就靠你自己了。”

    说完,我再次开车疾驰而去,留下李麻子傻傻的站在路边发呆。

    演戏本来就很累人,何况还是陪李麻子演,我累得腰酸背疼,无比怀念我温暖的床。回程的路上小雨又下了起来,雨滴拍打在车窗上,配合着车内播放的音乐,让我想起了很多从前的事情。把车子停好,我忽然看到自家店门口徘徊着一个中年女人的身影。

    她并没有打伞,虽然雨并不算大,但因为等待已久,所以她浑身湿漉漉的,仿佛一个水鬼刚刚从河底爬上来。

    我看着她微微一愣,脚步也情不自禁地停了下来。

    似乎是听到了些许声音,中年女人抬起头,一双格外无神的眼睛在湿哒哒的发丝间向我望来,带着几分让人不舒服的期待。

    她见到我,快步奔了过来,想都没想就噗通一声跪在我的脚边,紧紧抓着我的裤腿道:“您是张九麟张大师吗?求求您救救我女儿吧……”

    她一边说一边压抑着哭了起来。

    我一脸懵逼,不解地问道:“大姐,您女儿出了什么事儿?你不把话说明白,突然就这么跪倒我面前,我很难帮到您的。”

    中年女人忙抹了抹眼泪,抽泣着说道:“我女儿陷入了昏迷,医院都去遍了,可是什么都没查出来,医生说她的身体特征十分明显,不像是生病的状态,从医学的角度上检查不出任何的毛病。我后来托人请了个看事的先生,他只瞧了一眼,就说我女儿的魂魄被鬼给勾走了,要想救女儿,必须得把魂先找回来。”

    我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件事儿有些特别,就请她进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进来。”

    将她领到书房后,我找了条干毛巾给她,又特意泡了一壶热茶。中年女人喝了两口水后,继续向我讲述起来:“我一心一意想要救女儿,当然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这位先生却告诉我他本事有限,如果想要救女儿,非得找个高人不可!他向我推荐了你,我就急忙拿着地址过来了。”

    这些年我在阴物界名声大噪,常有慕名而来甚至是以前的事主相互介绍熟人的情况,所以我也没有多想,点头说道:“你女儿是从什么时候陷入昏迷的?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中年女人一脸自责地说道:“是这样的,我叫马月,是一家二手车行的经理,和前夫离婚后,我就一个人带着女儿过日子,为了给她最好的生活,我要比别人更拼付出更多才行,所以加班加点也是经常的事儿。上周五,我女儿幼儿园放学之后就来了车行,因为之前有一辆卖出去的车子出了些事故,我一边要和买主沟通一边要和车行的修理员工商量解决办法,一直忙到深夜,等我终于能松口气的时候,忽然发现女儿不见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