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六二章 沧海桑田,永伴我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六二章 沧海桑田,永伴我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石头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满是凹坑。

    正面切开了一块拳头大小的口子,露出了那里边绿莹莹的玉质。

    绿玉如水,宛若碧波清潭,玉石深处却盘卧着一只火红色的大蜈蚣!

    蜈蚣惟妙惟肖,须足伸张,仿佛随时都会从玉里爬出来一般。而且在同时,还弥漫着一股极为浓郁的阴气,令人不敢凝视。

    的确是一件妖力十足的阴物!

    卫道士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这块玉石,就是想祭炼此石,修得鬼影术的最高境界。

    可这里边却有一个问题。

    他是在察觉到被人追踪之后,这才临时起意施展分影之术的。

    也就是说,他原本计划好的祭炼之处很可能不在这里,可他为什么要急匆匆的赶往江边呢?

    难道说……这里还有一个能唤醒玉石中阴灵的地方?

    这次的阴物不同以往,只是一块玉石而已。光从外形上来看,根本无法辨别年代属地,更无法得知内中所藏的又是什么阴灵。

    既然卫道士匆忙之间,赶往江边,想必那里会有些线索吧?

    我思考了一会儿站起身来,手捧玉石沿着江边走去。

    长江涛涛而过,把武汉一斩为三,我沿着江边走了半晌,又把玉石浸入水中看了看,仍是没有什么变化,看来和江水无关。

    那又是什么呢?

    我正自奇怪,突然玉石毫无征兆的颤动了一下。

    就在这附近!我试着转动了几次方向,终于确定出让它颤动的愈加剧烈的方位。

    那是一块立在江边的青石碑。

    碑上刻着几行诗句:“江涛滚滚满岸臣,充耳难闻苼瑟琴,永享康平雍乾世,生自极乐何患民。”题下落款是大清巡督周安正。

    应该是这家伙当年巡游到此,借景奉上的一题诗,可和这石头有什么关系?

    难道寄居在玉石中的阴灵和这个毫不知名的巡督有关?

    我正纳闷呢,玉石突然呼的一下从我手中飞了出去,一下子撞在了石碑上。

    咔嚓一声,石碑被撞出一道长长的裂纹来,玉石怦然落地,随即又飞起,疯了一样,一下一下的砸击着石碑,直碰的自身也碎石飞溅,伤痕累累。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它每次撞击的都是同一个地方:头两句诗的第一个字。

    江充!

    在玉石的连连撞击之下,石碑被硬生生的砸出一个大坑来,尤其是‘江充’两字更是模糊的不成样子,玉石也碎成了十数块。散碎的石沫还未落地,就被一股黑火焚烧成灰烬。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玉石俱焚!

    眨眼之间,玉石只剩了拳头大小,那条火红色蜈蚣也仿佛一下子活了过来,张牙舞爪的想要爬出来。

    我刚要上前一脚踩住,只见幽光一闪,自玉石中腾出一道身影来,继续朝着石碑猛然撞去。

    那身影模模糊糊的,看不太真切,不过仍能辨别的出是个女人。

    她穿着一身极为华贵的宽袖长服,头上的簪饰更是金碧辉煌,远不是一般的富贵人家所能佩戴的,更像是秦汉时期后宫皇后才能佩戴的凤头冠。

    秦汉时期的皇后,妖蛊之石,江充,卫道士……

    猛然间,我心头一亮,大概猜到这是谁了!

    卫子夫!

    要说这卫子夫可是历史中最著名的几个女人之一,她是汉武帝刘彻的正宫皇后,大将军卫青的姐姐,霍去病的小姨。

    汉武帝上半生英明神武,驱逐匈奴,扩充疆土,把大汉建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强的国家。却在晚年愈发昏庸,养了一大群江湖术士,相信他们会给自己带来长生不老之术。

    后来汉武帝一病不起,遍寻名医都没有用,最后中间有一个叫江充的,说汉武帝是被巫蛊诅咒,不除掉巫蛊,病自然不会好。汉武帝勃然大怒,命令江充不管怎么样,都要把下蛊的人给找出来!

    他哪知道这江充另有所图?于是江充就乘机栽赃皇后卫子夫连同太子密谋用巫蛊害死汉武帝,并且当着汉武帝的面在后花园的地下挖出了大量的蜈蚣,汉武帝气的暴跳如雷,下令将涉案人员一并处死。

    太子被逼起兵造反,在皇城中混战了三天三夜,导致了数万人的死伤,最后兵败自尽。

    卫子夫一个女流之辈无法辩解,也只能自杀明志,这便是汉朝最大的冤案‘巫蛊之祸’!

    可怜卫子夫,对汉武帝忠贞不二,到头来却被自己的丈夫活活逼死,真是可悲可叹。

    想必是卫子夫死后一腔怨恨难以投胎,所以亡灵附着在了巫蛊之中,那巫蛊因缘巧合在一块玉石里休眠了千年,直到出现在了拍卖会。

    虽然已经休眠了千年,但卫子夫的一腔怨念不但分毫未消,反而越来越盛。对江充咬牙切齿的她,一见到江充这两个字,当即阴灵乍现,宁死也要砸他个稀巴烂。

    原来这就是卫道士的目的。

    幽光渐暗,卫子夫的影像越来越模糊,可撞击石碑的力度却越来越大,连带着整个儿地基都颤动了起来。

    “卫皇后,你冷静一下吧,这只是个巧合而已,和石碑毫无关联。”我跨前两步阻止:“再说,这都已经是千年之前的事了。”

    卫子夫蓦然一愣,缓缓的转过头来,神情有些惊讶的问道:“千年?”

    “对。”我点了点头道:“征和二年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你死后一丝执念进入了这块玉石当中,这才会在今天被释放出来。难道你想为了这么一块不知名的石碑,拼个魂飞魄散吗?你要是有什么心愿未了,我倒是可以帮你完成。”

    卫子夫身形一颤,默默然半响无语,突而问道:“陛下在何处?”

    “葬在茂陵。”我应声答道:“卫青,霍光都在左右。”

    阳光越来越强盛,卫子夫的身影越来越淡。她点了点头,冲我深施一礼,随而化作一缕黑烟又钻回了那块残破不堪的玉石之中。

    虽然她什么也没说,可我已然知晓,她的愿望就是陪在汉武帝刘彻身边,虽然伤她的是汉武帝,杀她的汉武帝,但他最爱的依旧是那个曾经英明神武的丈夫。

    沧海桑田,永伴我王。

    正在这时,徐广盛在吴大川的搀扶下远远的走了过来。

    我从地上捡起那块玉石,迎面走过去递给了吴大川道:“玉石内的阴灵是西汉皇后卫子夫,她想与汉武帝同葬茂陵,只要达成了她的夙愿,卫道士设在你身上的妖蛊自然就破解了。”

    吴大川愣了一下点头应道:“好,我一定找关系将这块石头送入皇陵。”

    徐广盛脸色惨白,嘴角还挂着血迹,冲着我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张大师,算上这次,我已经欠了你两回人情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此时,我已疲累至极,只是冲他摆了摆手,没再多说什么,靠在江边的柳树上坐了下来。

    吴大川和徐广盛这两个顶级大富豪,也狼狈不堪的紧挨着我坐下,眼望着涛涛江水,久久不语……

    三天后,他们俩一起来到我的小店里,给我带来了一份‘大礼’。

    广盛集团和吴大川各自出资两千万,成立了一个助学基金会,专门帮助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们。

    我见到这一份厚礼,甚感欣慰,忽然觉得好像少了个什么人,这才想起是赵助理。

    徐广盛解释道:“不经这次事我还不知道,小赵的家境很困难,就是在捐助下读完的大学,刚来我们集团的时候,被我破格提拔,所以心生感激,这才拼死救我……基金会成立之后,他主动申请要去那工作,想要做些更有意义的事,于是我和吴兄就决定让他做基金会的会长了!他前几天已经带着第一批援助物资开往广西大山,还请我们代转一下对您的谢意。”

    我笑着点了点头:“多行德善,必有其福,就算遇到什么不测,老天也会帮你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