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五一章 假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五一章 假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大川将信将疑的看着我,慢慢的放下了手。

    我走到墙角,指了指地板道:“看见了吗?这有一处焦黑色的痕迹,窗台,天花板上也都有。这些焦痕呈现出八角状,把保险柜围在当中。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张天师锁阴阵。还有,你看这……”

    说着,我又指了指柜门上的破口边缘:“这里还有几道残存的符咒,而且破口处齐整如切,留有纸灰。”

    “你家里其他的地方都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这人是直接冲着保险柜而来,显然,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这块玉石。你看他撬门的手法和破坏保险柜的技术,简直天差地别。由此可见,这可不是一般的小偷,而是一个熟习道法的窃贼。”

    “你的玉石如此离奇,窃贼又是运用道术破坏的保险箱,即便警方介入,也未必能查的到。”

    “这……”吴大川愣了下,有些无奈的说道:“这石头虽然很邪门,可我也是花了两百多万买到手的,虽然想过扔掉,可一直都没舍得。现在被他偷去了……倒也好,我这也算是破财免灾了。”

    “没用。”我摇了摇头:“阴物已经认定你了,无论被他拿到哪儿去,你家里仍会有蜈蚣出现,可你却根本解决不了源头,反而更麻烦了。”

    “那……那怎么办?”吴大川一听,顿时就蒙住了。

    “这样,我给你列个物品清单,等天亮的时候,你把东西备好,我帮你去找。”

    吴大川连连点头称谢。

    第二天一早,吴大川早早的跑了出去,按照我列出的清单,把所有东西都买了回来。

    我让他把糯米,姜蒜,咸盐,朱砂全都搅拌成糊状,又掏出一道中等灵符烧成纸灰,连同几只碾碎的蜈蚣放了进去。随后又强行灌进了一只大公鸡的嘴巴里。

    一切就绪之后,那大公鸡咯咯咯的打了一阵响鸣,随即挺胸抬头的走进里屋,围着保险柜转了两圈,随而转头向外。

    “你去开车,我们跟着它走!”我大声命令。

    大公鸡下了楼,顺着小区出了门,我和吴大川坐在车上远远的跟着。

    走着走着,大公鸡突然快步狂奔起来,顺着人行道健步如飞,竟然一路超过了许多晨跑锻炼的人,引起路人好一阵惊奇。

    大公鸡越跑越快,好似根本就不知道疲累似得,接连穿过好几条街,钻进了一条小胡同里。

    我们俩赶紧下了车,一路追了过去。

    走着走着,吴大川有些愕然的道:“张大师,这地方我来过。”

    “你来过?”我有些奇怪的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请的那个道士就是住在这里的,当时我就是来这地方接的他。”

    “什么?”我眉头微皱:“这么说,极有可能就是他搞得鬼,当时你亲眼看见他死了吗?”

    “对啊!”吴大川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当时他就死在家门口,是晚归的邻居报的警。警方从他的手机里查到最后一个电话是我打来的,还把我叫到现场询问过,我亲眼见过他死的样子,全身上下都是蜈蚣,浑身青紫一片。我害怕和我扯上什么关系,就说请过他镇邪安宅,没敢说石头的事。”

    “那你是怎么认识这道士的?”我很是疑惑的问道。

    “就是小卡片啊。”吴大川解释:“我那时正被突生蜈蚣的事烦的不行,杀虫公司清理了好几遍,仍是不见效果,突然发现车前玻璃上别着一张小卡片,上边写的驱邪镇宅,安家家园,就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就让我到这儿来接他。”

    “他穿着一身中山装,背着一个大黑包,看起来和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我把他领回家转了一圈,没等我说什么,他就看了出来,说是引起蜈蚣闹宅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一块石头,那是阴蜈石,必须要设坛做法。”

    “随即,他就从大包里掏出道服换上,手持桃木剑,腰上挂着一串小铃铛,看起来很有本事的样子。我按照他的吩咐,拿出石头摆在客厅,他念念有词的围着石头转了好几圈儿,最后咬破食指滴了一滴鲜血上去,告诉我灾害已除,从此以后就平安无事了。谁知道……”

    “他进过你放保险柜那间屋子吗?”我突然叫道。

    “进过。”吴大川点了点头:“他不但进了屋子,还在里边贴了几张符,说是驱赶邪妄之气。还让我留下一扇窗,好让邪气发散而出。”

    “这就对了。”我点点头道:“窃贼很有可能就是他!”

    “是他?”吴大川猛地打了一个哆嗦:“可是他早就死了啊。”

    “死?”我冷哼一声道:“但凡会些阴阳术的人,想要装出一副死相掩人耳目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何况死的那人也未必就是他!”

    经我这一说,吴大川也仔细回想了下,随即有些惊吓的道:“是有点不对劲!那人的脸都被蜈蚣咬的破烂不堪,根本就认不出本来面目了。可我清楚记得他是咬破了指尖的,那天尸体往警车上抬的时候,左手垂落下来,正好从我面前经过,那手指可是好端端的。”

    “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他发出小卡片,引你上钩,就是为了盗取玉石做准备,他滴上的鲜血,还有贴的符咒,并不是为了什么驱邪除灾,而是在给那块玉石引路。”

    “给玉石引路?”吴大川更有些听不明白了。

    “你家的木门上不是破了一个大洞吗?那就是石头撞破的,连同保险柜上的洞口也是如此。也就是说,这一次他根本就没去你家,而是引动那石头自己飞出来的!”我答道。

    “自己飞出来?”吴大川更是极不相信的张大了嘴巴。

    “对!”我点了点头:“你回想一下,保险柜上的破口,木门上大洞是不是正好能穿过那块石头?他让你留下一扇窗,是怕穿破玻璃的时候发出声响,引起别人注意。他这一通假装施法,就是在给石头引路——那一滴血,就是启动之源。看来,这家伙早就盯上你了。”

    “张大师,那,那可怎么办……”吴大川听我这么一说,两腿发颤,更为惊怕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