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四九章 英灵永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四九章 英灵永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这个要求也真是够奇葩的了。

    若不是他此刻正伤情极重的躺在床上,我真可能哈哈大笑出来,片刻后李麻子回来了,这次他再没有抠门,而是带回了整整一百斤大白兔奶糖……

    从这天晚上开始,李麻子也住在了店里,天天拎着蒲扇,撅起屁股烧药炉,落的满脸黑灰。

    也不知道是他仍旧心怀愧疚,一直在偷哭,还是被烟火熏的,那双小眼睛一直红肿着。

    七十八天后,t恤男的伤情终于好了些,能够自行喝药了,甚至还能下床走动一会儿。

    这时,我又发现了他的另一个爱好,非常爱喝茉莉花茶,而且还要沏的特别浓的那种,每天都要喝上四五杯才过瘾。

    眼见着他渐渐的好了起来,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李麻子也慢慢的露出了笑脸。

    又过二十几天,t恤男终于复原如初了,除了打坐修养之外,还会每日练剑。

    看他练剑时的气象,甚至远比以前更加迅猛的多。

    尤其是他的身影,在剑光闪耀之中更是隐隐发光,仿佛隐匿着万道惊雷,蓄有万钧不挡之势!

    他一见已经复原,便提出要走,我又强留他住了几天。

    这一天他收拾停当,跟我说不得不走了,这一次出来这么久,那边还有很多生意要处理。

    我点头道:“也好,不过,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们俩开着车,驶出了武汉,在一座小山前停住。

    满山都是松柏,苍翠惹眼,与四周的茫茫暗黄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t恤男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猜出了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面容变得极为凝重。

    沿着石阶徐徐而上,眼前出现了一片豪华的陵园,一座座青铜铸就的半身雕像矗立在那里,俯瞰着一切。

    我们俩从雕像前缓缓走过,每一个人像都是如此的亲切,如此的熟悉。

    爷爷,白眉禅师,鼠前辈,凤大师,玲珑婆婆,楚楚……

    其实从恶魔之谷回来之后,我就出资一千万请了一支工程队,秘密筹建着这座陵园,确切来说是衣冠冢,因为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连尸骨都没留下。

    这里所埋葬的是,是所有与龙泉山庄的斗争中牺牲的英灵。

    本来陵园还没建完,但这几天我看t恤男有些等不及要走,便先行带他来参观了。

    t恤男微微颤抖着,走的很慢很慢,仔细的凝注着每一座雕像,端详每一张脸,仿佛这些老朋友一个个的都活了过来……

    陵园的一切都是按照我的图纸设计的,可再次踏足,我心情仍是极为沉重,胸口间好像压住了一块千斤大石,沉重无比……

    一直缓缓的走过最后一座雕像,t恤男这才站住了脚,紧闭着双眼,沉默了好久好久。

    一阵西风横掠而过,吹得满天枯叶落下。

    “九麟,你有心了!”t恤男暮然间睁开双眼:“可你也不必太难过,一年有春夏秋冬,人也有生老病死,人这辈子最重要的不是以什么方式活着,而是以什么方式死去,就像这落叶。”

    说完,他指了指满天飞舞的树叶道:“落叶归根,用生命去滋润下一代,这便是他们的使命。它们希望被看到的并不是自己的枯萎和腐烂,而是来年的新芽萌发,一绿满天下!”

    “这就是阴物商人历来不被人所知,却又生生不息的原因,你懂吗?”t恤男叮嘱道。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可是有些名字,有些事终究应该被记住,我真的很希望历史能留下他们存在的痕迹。”

    说完,我打开了一瓶茅台,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口,然后给第一座墓碑倒了一些。

    那座墓碑上的人像穿着中山装,面目肃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只是脸上爬满了皱纹,正是爷爷。

    我拍了拍墓碑道:“爷爷,其实我心里真的很恨您,恨您为什么得罪了龙泉山庄,害的孙子这辈子都颠沛流离!恨您为什么非要我做阴物商人,害的孙子过不了正常人的生活。”

    “但我更感激您,是您教会了什么是正气凛然,什么是阴物商人的操守,哪怕是您的敌人灰鸽子都对您竖起了大拇指,这杯酒我敬您!”

    之后,我来到了鼠前辈的墓碑前,看着那个面目猥琐,尖嘴猴腮的老头儿雕像,我情不自禁的笑了。

    “鼠爷,你可安好?”

    “做人我可不能学您啊,您这一生可真够失败的!被仇家追的东躲西藏,只能跟一只老鼠做伴;抠门抠到了家,斗地主输的马化腾都笑了;唯一教会了一个杰出的徒弟李暮龙,还没能阻止她误入歧途,甚至送走她的时候都不敢说一声:我爱你。”

    “但您死的那一刻,却把您过去所有的场子都找回来了,您懦夫了一生,却以一个英雄最伟大的方式死去,我服您。”

    我重重的倒下了一杯酒,和鼠前辈的一幕幕回忆在大脑中不断徘徊。

    接下来是白眉禅师和玲珑婆婆,白眉禅师一身袈裟,玲珑婆婆年老却不减当年风韵。这次我没有倒酒,而是从兜里掏出一根红线,小心翼翼的将两个人的手栓在了一起。

    “白眉禅师,您普渡众生了一辈子,现在终于可以好好歇歇了,和您的心上人玲珑婆婆在一起,把藏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把为了菩萨丢掉的爱,都找回来!”

    我湿润着眼眶道:“世间已有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在楚楚的雕像前,我微微有些停顿,然后叹了口气道:“楚楚,我多么希望你能跟李麻子走到最后,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麻子的,麻子现在也有了新的生活,小萌他们……都好。”

    “对了,麻子为你种的那片桃花林快开了,我相信一定很美。”

    最后我来到了凤大师的雕像前,蹲下来,将剩下的茅台酒都洒了下去:“凤大师,谢谢您一直以来为我的默默付出,如果不是恶魔之谷,我甚至都不知道身边有这样一位前辈。”

    “我不知道您的真名,更不知道您有什么样的故事,但我知道您用生命照亮了我们撤退的路……”

    末了我猛然将酒瓶砸碎在地,大声吼道:“众位前辈,你们为了保护我,博死而忘生,我张九麟全都铭记在心。”

    “你们的血不会白流,我一定帮你们加倍讨还!”

    “你们的心愿不会落空,我一定会帮你们完成!”

    “我要让龙泉山庄血债血偿,我要拿龙清秋的人头来祭奠你们的英灵!”

    咔嚓!

    随着我最后一个字落地,晴空之上突然响起了一道炸雷,仿佛爷爷,鼠前辈他们听到了我的呼唤。

    我说着,又向墓前重鞠一躬。

    紧紧的攥着双拳,眼里闪着泪光,却一直强忍着没有流出来。

    现在还不是悲伤哭泣的时候,我要不断的强大,让龙泉山庄付出应有的代价,交给所有的前辈一个完美的答卷!

    t恤男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望着那一座座雕像。

    又过好久,我们俩这才满脸肃穆的走了回来。

    这时,我突然发现陵园的门口放着一束白玫瑰。

    我们刚才路过的时候,并没有看见,这是……刚刚有人来过了吗?

    到底是谁,身手居然好到连我和t恤男都发现不了!

    我走近前去,这才发现玫瑰的旁边还放着一枚小小的徽章,徽章上刻着一个怒目而视的金色虎头,正是江北张家所特有的标志。

    徽章下压着一张纸,我拿起一看,上边是一行龙飞凤舞般的用血的字迹。

    “没有人会白死,张家的反击不远了!”后边的落款是张耀武,正是张家的族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