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四八章 风雪夜归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四八章 风雪夜归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萧索西风,北雁归航。

    我倒背着双手站在门前,望着那一排枯叶飘零的梧桐树,心头仿佛压着块千斤巨石,凝重而又无助,久久不能平复。

    恶魔之谷之行九死一生,不过还好,总算是有惊无险。

    回到武汉之后,我整整休养了一个月,这才复原如初。

    这次除了得到阴符经,乌木核这两件神器之外,更大的收获是让我明白了,我将要肩负的是什么。

    八方名动的希翼,阴物商人的黑与白,甚至所有人的生死

    在这之前,我只当自己是个市侩商人,只想赚点钱,喝点小酒,搂着喜欢的女人,甚至还几度萌生了金盆洗手的念头。

    在这之前,被人称作大师,我还有些欣然得意,觉得自己真的成了阴物商人里的扛把子。

    可是

    如今我知道了我所要肩负的使命,知道了八方名动在我背后默默的付出凤大师,白眉禅师,鼠前辈他们不畏生死,初一,韩老六他们前仆后继拼力维护我的周全。

    相比之下,我觉得自己是无比的渺小和可笑,我为自己的过去感到深深的愧疚。

    从这一刻起,我将不再是以前的张九麟。

    我要肩负起属于我的使命,无论这使命何等艰难,何等沉重,我也决不能让他们失望!

    “九麟。”

    正在这时,背后传来一声轻唤,声音无比的熟悉,正是恤男。

    他不是离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武汉。

    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转头一看,的确是他!

    瓜子脸,恤衫,背着一柄的八面汉剑。

    “我打算在你这小住一段时间,怎么不欢迎吗?”恤男见我仍是一脸惊愕,破天荒的开了个玩笑。

    他虽然笑的很温暖,可却满脸苍白。

    恶魔之谷中,他时刻护在我身前,数经生死,伤势极为惨重,这一副看起来若无其事的笑容背后,又掩藏着多少痛楚,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我的心猛然一紧,眼睛有些湿润,却仍笑着回道:“平日请你都请不来,这回倒是能多和你聚聚了!”

    恤男点头笑了笑,默默的走进古董店。

    刚一进门,他就低声说道:“把门关上!”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忙回身关门,门刚一关好,恤男竟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初一!”我惊叫了一声,赶忙扶着他坐在椅子上,却发现他的脸更加苍白了,嘴角处还溢出了一股乌黑的鲜血:“我回来的路上中了埋伏,这一路上都有人跟踪,门外还有个尾巴。”

    我一听就要抽刀出门,恤男摆了摆手道:“这是我故意留下的,若是我直接去香港的话,肯定会被他们发现的,到时候他们再派出高手来,不但我难以抵御,就连你都危险了,所以我只能硬挺着,强装没事。就是让他们知道,我现在在你这儿。”

    “这次龙泉山庄损失惨重,连同冬老在内,供奉级别的高手全军覆没。试探埋伏我的人也被杀光了,所以他们一时间摸不清状况,暂时也不敢轻举妄动。等他们探听明白,我的伤情也就痊愈了”恤男解释道。

    出谷之时,他就伤情极重,没想到为了我的安危,又经了一番拼杀,一路强装无事挺到了武汉。

    此时的恤男极为虚弱,嘴唇发白,满头冷汗滚滚直落。

    “你这伤”我的心猛然一颤,心疼的两手直抖。

    “没事的,我死不了,休养一阵就好了。”恤男极为坚韧的说道,随即指了指门外:“我故意留下的这个尾巴是个生手,不过咱们也要小心着些,不要被他发现什么。我的伤都是阴气所致,去医院也没什么用,我开个方子,你找人抓副药就行了,不过千万留心,别被人察觉。还有”

    恤男皱着眉头咬了咬嘴唇,强忍着疼痛继续说道:“这店里被你爷爷设下了禁制,他们不敢进来,你最近也不要离开这里,其他的一切照旧”

    我两眼含泪水,连连点头。

    李麻子按照我的吩咐,找人买齐了中药,天将晚的时候,带到了店里。

    当他见到昏迷在床的恤男,也不由得吓了一大跳,鼻子一抽就哇哇大哭了起来。

    “这都是我害的,我不是人,我该死!”说完他左右开工,狠狠的抽着自己大嘴巴。

    他知道,若不是他一时贪财,我也不会被魔盒缠上,不会去追寻黄昏之剑,不会进恶魔之谷,也就没有这么多惨剧发生。

    我一把拦住他道:“麻子,这也不能怪你。龙泉山庄铁定不会放过我的,就算没有这个魔盒,他们也一定会弄出其他的东西来害我。你不用过意不去了,现在让初一早点好起来才是正经事。”

    李麻子一听强忍住了哭声,二话不说,抓起药包就走了。

    想来恤男那一番拼死之战定然极为惊险,他伤的很重,手脚无力,一动不能动。我只能将熬好的中药一勺一勺的喂着他喝。

    他每喝一口,都使劲的拧着眉头,五官都扭曲的仿佛错了位,很是艰难。

    李麻子咧着嘴不停的搓着手,想必心里也极不好过。

    “有大白兔奶糖吗?”喝完了药,我刚要扶他躺下,恤男突然问道。

    “啥?”我以为是听错了,很是奇怪。

    “那个大白兔奶糖,有没有?”恤男很是不好意思的重复了一遍。

    “有!有!我这就去买!”李麻子转身跑了出去。

    我看了看手里的药碗,又看了看恤男,很是疑惑的问道:“这药还得配合大白兔奶糖才有效吗?”

    直到现在,我都以为是听错了。

    “这个。”恤男犹豫了一下道:“我最怕吃中药了,实在是太苦!小时候每次吃药,师傅都会哄我,说吃完了给两颗大白兔奶糖,然后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