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四三章 一代宗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四三章 一代宗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灰袍老者接过小白球,那一双苍老无比的手,猛然颤抖了一下,既而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世人皆说我灰鸽子半黑半白,亦正亦邪,可我却从不这样认为。”

    他轻轻的晃了晃头,继续说道:“我虽然出自阴符门,学习的也都是鬼术,可我却问心无愧,从未做过半件伤天害理之事。只是……有些对不起这孩子。”

    “阴符一门传承千年,历来都被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们当做邪教,见则杀之,所以历来门庭寡落。传到师傅这一代,门下只有三个弟子:我,黑鹰,还有白雕小师妹。”

    “黑鹰你们也见过了,他一直心术不正,所经之处,从不留活口。师傅训教多次,仍是不知悔改,随后竟又在小师妹的茶水里放入了梦春丹,欲行不轨。被我发觉痛打了一顿后,就一直耿耿于怀。”

    “后来,他暗中偷袭我,却被师妹挡住,激斗之中被我废去了修为。”

    “师妹替我挡得那一下是炎龙毒,周身内外炙热奇痛,满天之下全无解药。可我不忍放弃,就带着她四处寻医……”

    灰袍老者说着,那张惨烈无比的脸上显出了几分笑容,可能是想起了那一段他一生之中最幸福的时光。

    “可是……依然无果。”他长叹一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等我们再次……”

    “再次归来之时,师傅大限将至,他竟然不顾法传长徒的祖训,把《阴符经》和乌木杖都传给了我,却没给亲儿子黑鹰留下半件东西。黑鹰气恨不平,于是就放出地狱之火,烧死了师傅,并且砍掉了自己的一半身体,假装也死在其中。”

    “师妹却说我是为夺经杖,不惜欺师灭祖,随即含恨离开。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

    “我找遍了大江南北没找到后,才想明白,她是不想因为炎龙毒拖累我,进而借着由头避开了我。”

    “于是,我就开始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炎龙毒的解药!”

    “就这样,一直过了几十年,终于让我得知,治愈炎龙毒唯一的解药就是玄冰-毒。”

    “可玄冰-毒更为奇特,需要一个天生玉体之人,身养阴冰奇毒千日之久,再用诸多阴邪之物,把毒物渐渐逼出体外,才能制成。我遍访天下,苦寻亿万人,终于找到了一个目标:就是这孩子,她当时只有三岁。”

    “我思来想去犹豫良久,终于……”

    “唉!”灰袍老者很是愧疚的叹了口气道:“我在她身上中下了冰源,他父母带着她跑遍了大江南北,遍寻名医,都是无可奈何,都说这孩子最多活不上三个月。这时我找上门去,说是让我把她带走,三年之后就可痊愈,她父母也只好同意了。”

    “如今,玄冰-毒已成,可是……可是已经没用了!”老头握着小白球的手颤颤发抖。

    一听到这儿,我不由得甚为唏嘘,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张九麟,我灰鸽子这一生纵横天下,从不求人。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前辈请讲。”我正色回道。

    没有这老者相助的话,就算那场爆炸我能躲的过去,刚才那佛音第五声我也必死无疑了!

    再说,他此时已中了地狱之火,眼看着就要不久于人世,即便是素味相逢之人提出临终遗愿来,我也会尽力帮他完成的。

    “好!”老者点了点头:“这孩子身上的阴冰之毒虽已排出,但是阴邪之气还未除尽,需要找一个道家名观或者佛宗大庙,聆听道言佛声一百天,方可消解,并把这三年之中所见到的一切鬼怪一并忘掉。”

    “这三年来,她虽然吞食了无数种凶物,可我也一直在用阴鬼之术为她辽养,再加上她本身就是天生玉体,若日后修行,可比常人轻松百倍;若不修,也可终生无病,百毒不侵,活到我这个年岁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你一定要帮我把这孩子送到他父母身边,并且好好的照顾她。她本名叫叶素灵,家在云南大理,他爸爸是那一代最有名的玉匠师傅,外号叶一锤。你记住了吗?”

    这老者身为一代宗师,实力超群,奄奄一息之际,念念不忘无法释怀的竟然是这唯一的愧事。

    我点了点头,极为郑重的说道:“前辈放心,我一定把她当成亲妹妹一样!”

    “好!”灰袍老者极为满意的连连点头:“张耀阳为人光明磊落,孙子生的也不错,正好你又是天灵圣体,呵呵,看来这一切都就是天命啊!”

    说着,他伸手一招,那一柄插在他面前的乌木杖微微晃动了几下,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一边飞着,一边散出道道黑光。

    等落在他手里时已经散为灰烬,只剩下核桃大小了。

    “这是我阴符门历代传承之物,虽然鬼气散尽,可这乌木核仍是奇世珍宝。”老者说着,又从怀里摸出一个巴掌大的小铁片来:“这就是《阴符经》,既然你也紧随耀阳走上了这一条路,这东西定然对你大有用处。”

    他说着把这两样东西合放掌心,向我递了过来。

    “前辈,这……”一时间,我有些惊住了。

    《阴符经》,乌木核,我虽然此前连听都没听说过,可这老者的一身本事都是从此而来,足以可见,该是何等珍奇。

    “你也不用推辞了,我……已经用不着了,若是日后被类似黑鹰之人得去,怕世间要惊起一场浩劫,交到你手里我还安心些。”

    一听老者这么说,我也就不再推诿,走前两步,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他与我爷爷是敌友之交,从年岁上来讲是长辈。

    我受了他师传之物,按道门来算,也是接了他的衣钵,这个谢师礼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他还数次救了我的性命。

    “好,现在就差最后一件事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