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四零章 惊心之战(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四零章 惊心之战(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爷爷!”小女孩大叫了一声,转身就要往坑里跑,我赶忙紧追两步把她拉住。

    坑底正中的烟尘也慢慢的消散开来,露出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大圆球。

    圆球黑白交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同乌云缠白霞,争相夺月一般。

    黑白云动,不断变换,不停旋转着。

    砰!

    突然之间,一道光影自球中飞射而出,啪的一下砸在了黑莲石墙上。

    墙面被硬生生的砸出一个大坑,道道裂纹四下狂伸。

    光影从凹陷的深坑中滑落了下来,竟然是灰袍老者!

    他那一身灰色长袍早已破碎,满头灰发乱蓬蓬的四下飘扬,脸色惨白,嘴角额头上全是鲜血,就连胸前也红鲜鲜的铺了好大一片。

    “爷爷!”小女孩猛地一下从我手中挣脱出去,向着老者跑去。

    “哈哈哈哈……”自深坑中传来一声狂放至极的大笑。

    球体破碎,滚滚烟尘之中站着一个人影。

    浑身上下赤条条的,连一块布头都没有。

    一半是极为精壮的肌肉,另一半却是白惨惨的骨头。就像是把生物课本里,介绍肌肉和骨骼的插图各剪一半,硬生生的拼到了一起,远比方才的血尸更加恐怖!

    难道在这一场巅峰对决之中,撒旦之父胜利了?

    我心头猛然升起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仿佛正有一场毁天灭地的大灾难即将来临。

    “哈哈哈!你修了《阴符经》又能怎么样?你有乌木杖又能如何?还不是一样败在我手里?”半人半骨的怪物,极为得意的纵声大笑。

    “我放出阴火烧了老不死也烧了我自己,砍下一半血肉骗过了你们。我在尸洞里整整藏了三年,啃尸体,吃老鼠。我漂泊各地忍饥受饿,到处受人白眼殴打,在臭水沟垃圾桶里找吃的……我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这一天!”撒旦之父咬牙切齿。

    “早在三年前,我的亡灵大术就已万事俱备,只缺两根奇骨,这一处我势在必得。可我无意中也得到了你的消息——你也只差这颗佛心就能解开小崽子的玄冰剧毒了。”

    “所以,我就费尽苦心设下了这个局。龙泉山庄,张九麟,普勒斯魔盒,黄泉之剑,少了哪一样,恐怕你这个老家伙都不会中计。”

    “现在,我赢了。最后的胜利者是我黑鹰,不是灰鸽子!”

    “现在你们看看到了,到底谁更强,谁更配接掌阴符门?”

    “老不死瞎了眼,所以他该死!白雕瞎了眼,所以她活该遭报应!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该死,都得死!”他恶狠狠的说着,奋力的挥舞着双臂。

    随着他手臂挥起,满地石灰无风自动,他身后的地面微微隆起,仿佛正有一个庞然大物要破土而出!

    “咳咳……”斜靠在黑莲石墙边的灰袍老者轻咳了两声,朗声叫道:“黑鹰,你高兴的太早了,你也不想想,我比你们所有人都先到了这里,却在这等什么?”

    “嗯?”撒旦之父一听,也猛然一愣,愕然道:“你是在等我?”

    “不错!”灰袍老者缓缓的站起身来,一手拄着乌木杖,一手拉着小女孩,缓缓向着坑边走来。

    “确切的说,我等的是撒旦之父。”

    “虽然那时我还不知道就是你,但是我身为阴符门人,绝不允许有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

    灰袍老者转过头来看了看我道:“小子,当初离开禹王墓的时候,你爷爷那句话说的不错,走江湖之路,怀仁善之心,这恐怕就是我辈中人最应该坚守的节操。”

    “而你!”灰袍老者蓦然转头,紧盯着深坑之中的撒旦之父,大声斥道:“历来滥杀无辜,所经之处从无活口!欺师灭祖,偷习禁术,妄想复活撒旦——杀你千百回都不嫌多。”

    “哈哈哈哈……”撒旦之父冷声一哼,随即狂然大笑:“你又能耐我何?不要忘了,所有的真相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你放心,你刚才罗列的这些罪名我会一字不少的都安在你名下,受死吧!”

    说着,他两臂一叉。

    轰!

    他背后那个高高隆起的大土堆又猛地向上一冲,缝隙之中露出了一片白骨。

    这么个庞然大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哼!”灰袍老者冷笑道:“若是你没有这么多执念,早就出手的话,或许你已经胜利了,可现在晚了。”

    “我就让你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吧!”他说着,猛地一下将手中的乌木杖抛了出去。

    乌木杖飞在半空不停的旋转着,如同威力十足的螺旋桨,散发出道道狂风,大坑四周的石屑土灰全被吹散一空。

    地面上露出了道道金光。

    我低头一看,竟是黄金铸成的藏语符咒!

    这些符咒原来就镶嵌在圆形大厅的内壁上,大梦鬼如来的周围。

    此时,竟被灰袍老者在圆坑四周密密麻麻的摆了一大圈,咒符全由黄金铸成,本就金光灿灿,此时更加华光大放。

    一个个符咒纵横交错,牢牢的罩住了整个大坑;一道道金色符文凌空升起,齐齐射向大坑正中的撒旦之父。

    “啊!”撒旦之父惊叫一声,连连后退,挥出一道白烟,想要遮住光芒,却被金光一照而散,射在了他身上。

    无论是人身还是白骨,一被光芒扫到,便自腾起一道白烟,在他身上烧出一个大窟窿。

    刚刚隆起的土堆也猛地一下停住了。

    “啊!啊!”光芒极为猛烈,仿佛能够刺穿灵魂一般,就连撒旦之父都疼的经受不住,惨叫连连。

    {ps:祝忠实读者多多生日快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