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三八章 《阴符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三八章 《阴符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时,我也明白过来了,t恤男先前肯定是被他控制住了,这才失去了神智,进而偷袭成功灰袍老者。

    从方才两人的对话当中,可以听得出来,灰袍老者与撒旦之父在很早以前是一对师兄弟,好似还有一个名为白雕的师姐或者师妹,这三人之间颇有一番恩怨情仇。

    撒旦之父看了一眼那个步履蹒跚奋力向前的小女孩,微微摇了摇头道:“有件事情,我倒是一直都没想明白,我是哪里不如你?”

    “论相貌,论才学,论本事,我哪点不比你强?为什么白雕偏偏会看上你,整天围着你这个大笨蛋打转转,却对我的甜言蜜语置若罔闻。”

    “就连老不死的也一直宠着你!《阴符经》传给你,乌木杖也传给你,可我才是大弟子!还是他亲儿子。”

    “凭什么,这都凭什么?”撒旦之父大声叫喊着,仿佛仍对当年之事耿耿于怀!

    “师傅早就看出你心术不正了,要是真把《阴符经》传到你手里,还不知要害死多少人。若不是念有骨肉之情,他早就清理门户了!”

    “如今看来,师傅一点都没看错。”

    “今天,就让我替他老人家了了这桩心愿吧!”说完,灰袍老者缓缓的举起了乌木杖。

    一道道浓黑色的雾气从杖中飘忽而出,围绕在他身前左右,慢慢的凝成了一个大黑球。

    “好!”撒旦之父也咬了咬牙道:“这一天我也等了好久了!算上这具如来骨,我还差一味材料,正好就拿你凑数。”

    说着,他拍了拍手中的银白色小箱子。

    叮!叮!

    自箱子里传出两阵极为清脆的铃声来。

    这铃声我再也熟悉不过了——几次响起,都会引动骇然巨变!

    凤大师就是死在他手里;在白骨石室中,我和t恤男又差点被他操纵的白骨军团所杀,就连尾玉也身受重伤。

    “张九麟,你不是要谢我吗?”灰袍老者身在黑球当中大声叫道:“我现在就给你个机会!替我照顾好灵儿!快点带她出去。”

    经他一喊,我立刻醒悟了过来。

    他和撒旦之父的实力都属于无上神级,若是他们死斗起来,一定是神仙打架波及甚远。无论是我,还是昏迷当中的t恤男,以及受重伤的小女孩肯定都承受不住。

    当下,我不敢迟疑,本已疲惫不堪的身体不知从哪儿猛地涌出一股大力,背起t恤男、夹起小女孩,朝着我们进来时的洞口跑了出去。

    “跑?”撒旦之父阴声笑道:“凡是我黑鹰现身之地,从无活口!”

    “爷爷……爷爷……”小女孩一见我夹着她往外跑,立刻奋命挣扎了起来,大声嘶喊着:“放我下来,我要去杀坏人,救爷爷。”

    我哪有时间跟她解释什么,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轰!

    我刚刚迈出洞口,身后就惊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碎石炸裂,兜头盖下。

    我顾不得石块砸在身上的痛楚,尽力的护住他们俩的要害之处亡命狂奔。

    轰!轰!

    连声炸响,轰鸣不断。

    一块块碎裂的巨石,从天而降,接连不断的砸在我身前左右。

    我此时就像一只奔跑在炮兵靶场中的麋鹿一般,一边从轰轰震响中仔细分辨着巨石砸落的方向,一边撒开两腿狂奔。

    一直跑了巨形黑莲的边缘,被高达数米的叶形巨石拦住,这才精疲力尽的停了下来。

    回头看了看,莲心的血红色大厅已被拆出了数十个窟窿,散碎的石块铺落满地,残缺的窟窿之中黑烟滚滚、白气升腾,暂时也看不出谁更占了上风。

    不过,这里暂时倒是安全的。

    t恤男还是没有醒,我把他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小女孩虽然伤情极重,可却仍极不心甘的紧握双拳,奋力的砸着我大叫:“放我回去,放我回去!我要救爷爷!”

    她伤的极重,浑身冰凉,嘴角处淌着一片雪白色的血液,看起来就像是淌了一嘴的奶。

    既可爱,又让人心疼。

    我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安慰着道:“你爷爷正和大坏蛋决战呢,你现在伤的这么重,过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放开我,我就要去帮爷爷!”那小女孩极为固执的大叫着,奋力的往外挣扎。

    “小姑娘,你冷静一点!”我强行把她摁住。

    “我才不是小姑娘呢,我是男子汉!我要去救爷爷!”她脖子一梗,很是生气的说道。

    “好好好,男子汉小姑娘,咱们先……”我正说了一半,突然感觉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掉在了我脑袋上。

    我抬头一看,顿时惊除了一身冷汗!

    正在我头顶那两片莲叶中间,趴着一个血肉模糊的高大身影。

    他身上的血肉多半都已烂掉,露出了一片森森白骨,脑后以及两耳下方,散落着苍苍白发,白发上沾满了鲜血碎肉。

    脸上仅剩了巴掌大的一块好肉,而且还满满的密布着道道红疤,下巴下残存着一根根如同钢针一般的白色短须。

    这是……冬老?

    怎么就变成血尸了!

    我猛地打了一个寒噤,突然想了起来,我们在天五行大门前遭遇的血尸就是这个样子的。

    那些血尸,就是第一波进入恶魔之谷的白人佣兵,都是撒旦之父干的!

    “啊!”已然变成血尸的冬老,瞪着马上就要脱落的眼珠子看了看我,突然仰着脖子,嘶叫了一声,落下一串串红淋淋的血肉,猛的一下向我扑了过来。

    我赶忙抱着那小女孩就地一滚躲了开去。

    嗖!

    这家伙的动作极为迅捷,仿若一头猎豹一般,手脚一点地,又冲了过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