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三六章 无上神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三六章 无上神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们两个胆子倒不小,竟敢闯到这里来,知道这是谁吗?”老者指了指斜对面的骷髅骨问道。

    眼见左右没有退路,我索性也就不那么害怕了,大声回道:“知道,这是阴佛派开山祖师大梦鬼如来。”

    “还算有点见识。”那老者冷哼了一声,随即把手指转向脚下:“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自然就是他的墓穴了。”我答道。

    “墓穴,你见过这样造墓穴的吗?这叫佛音化鬼阵。”老者不屑的说道。

    “佛音化鬼阵?”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名字,很是困惑。

    “其实整个地下都是一座大阵,从你们踏入天五行大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身在其中了。”

    “看到门外那一片白骨了吧?他们都是鬼如来的信徒,在建完这座大阵之后,全都自愿的献出了鲜血,也就是莲台外的血池,这些血一直都连通着他的心脏。”老者指了指那根插在骷髅身上的玉石管,接着说道:“也可以说,他一直就没死,就静静的坐在阵中,等着你们这群不知所谓的闯入者。”

    “想必你们一定感受到那几声怪响的威力了吧?我告诉你们,那就是他的心跳声。”

    “一声惊心,二声摄魂,三声入骨,四声亡魄,五声断念,六声游离,七声化鬼。凡是听过心跳七声之人,定将变成他的鬼门信徒。”

    “事实上,他的心跳,每一声都足以致命。只是根据各人修为不同,所能经受的程度各有不同。而且,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只要还没修成无上神级,就绝对挺不过五声。你对此一无所知,就敢愣生生的闯进来,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大惊失色。

    之前和韩老六进入山谷的时候,听到声响的确就像是从心底发出来的,极为震撼。

    在石像鬼山顶上听到声响之后,更是产生了幻觉。若不是韩老六及时的拉了我一把,并且给我喝下了绿液,恐怕早在那时我就迷失心智了。

    雪峰之颠那一声更是苦痛非常,如同百针扎心一般。

    镜像迷宫里,我已经躺在了生死边缘,沉迷与茫茫黑暗之中,若不是t恤男一声声呼唤把我喊回来的话必死无疑。

    “本来我不想管你们。不过,这人一老,总是不免有些念旧,我从你的血味里闻出了张耀阳的气息,猛一下想起了当年在禹王墓里的事情。”

    “那小子虽然与我为敌,却只是迫与形势所逼。而且,最终与我并肩携手逃了出来,也算是缘份一场!”老者好似想起了极为久远的往事,半眯着眼睛,絮絮叨叨的说着。

    “这一晃就是几十年,没想到他竟还走到了我的前头。这次意外在这里遇见他的后人,心肠一软,就留了一道门……”经他这一说,我也想了起来。

    佛陀回廊尽头的那一扇黑莲大门,的确是被他打开了禁制,并且没有彻底关闭。

    若非如此,我和t恤男-根本就来不及破解,就算不被追袭而来的冬老和丑皇打死,也一定会被石油爆炸的火光轰成粉末。

    如此说来,他还是我们俩的救命恩人呢。

    再说,若不是他让那小女孩传过话来,直到现在我可能还都无法救醒t恤男。

    “多谢前辈!”我走前一步,向着那老者极为诚恳的鞠了一躬。

    “不用谢我,要谢就好好谢你的爷爷去吧!这一段往事,我也算就此了了愿。”

    “不过,你们还能不能活着出去,又能活多久,那就看你们的造化了,我也懒得再管。”说完,那老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这意思很明显,既不会杀我们,也不会帮我们。

    t恤男神情一变,朝着老者一抱拳:“恕我冒昧,前辈可是灰鸽子?”

    “哦?”那老者一听,猛然睁开了眼睛,很是惊奇的扭过头,重新打量了一眼t恤男道:“别说现在,即便是当年,知道我这个名号的人恐怕也不多,你又是从哪里听来的?”

    t恤男极为恭敬的说道:“回前辈,我路经楼兰古国的时候,曾有幸结实了一位老奶奶,她当时已经糊涂了,一直不停的说着当年往事,她说她叫白雕……”

    “她现在怎么样了?”老者大袖一挥,猛地一下打断了t恤男,急声叫道。

    “她……已经仙逝了,临终之前那几天一直不停的念叨着灰鸽儿,灰鸽儿……”

    咔的一声!

    老者紧抓着黑树根的手臂很是无力的落了下去。树根砸在地上,竟在红莲高台上砸出一道三指多宽的裂纹。

    “她说,你曾从珠穆朗玛峰上给她采回了一朵最美丽的雪阳花;她说,你曾从禹王墓里给她带回一根最璀璨的凤头簪……”t恤男一边说着,一边踩着红莲台阶步步向前。

    “你背着她穿过万里沙海,你抱着她横渡茫茫雪原,一直用自己的鲜血延续着她的生命……”

    t恤男一边说着,一边跨上了莲台,离那老者越来越近。

    那老者好似是想起了什么极为伤心的往事,浑身上下不住颤抖着,微微闭着眼睛,好像是在极为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

    猛然间,t恤男一掌挥出,啪的一下砸在了老者的天灵盖上。

    “啊!”老者大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反手一杖猛地砸在了t恤男的胸口上。

    t恤男远远的飞了出去,砸在对面的石壁上,随即又摔落在地一动不动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被这一番突变况惊呆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