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三五章 我只吃脑子(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三五章 我只吃脑子(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听这话,我和t恤男顿时一愣。

    这老头儿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他到底是谁?

    难道他也知道爷爷藏在我身上的秘密,又和龙泉山庄的鬼派们一样,想要得到什么?

    “我猜……”小女孩见我们俩都不言语,伸出一只小手指略略思考了一下,点着我道:“就是你。”

    “为什么?”我先前在血池边和她说过话,她手上的纸鹤就是我叠的。相比t恤男而言,我还更为熟络一些,而且,这一离的近了,我还生出了一种亲近感。

    这感觉很奇怪,好像不是由我的脑海里生出来的,而是源自身体的一种本能。

    “因为你的血更香一些。”小女孩晃了晃纸鹤,纸鹤左边的翅膀上,有我不小心蹭在上边的鲜血。

    “更香一些?”这个形容词很奇怪,我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对啊。”那小女孩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你的血这么香,一定很好吃。”

    说着,竟还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

    我一听这话,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往后退了一步。

    “你别怕。”那小女孩见我脸色微变,有些愧疚的晃了晃小手,赶忙解释:“爷爷早就不让我喝血了,我现在只吃脑子。”

    她还不如不解释!

    “呃,不是不是……”她好像也意识到了说的不太对劲,又晃了晃小手,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更清楚,索性摆着手道:“反正就是不吃活人了。”随后,继续朝前走去。

    我和t恤男一脸黑线。

    喝人血,吃脑子,不吃活人了。

    这,这小女孩到底是……

    猛然间,我想起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

    难道她是阴童?

    秦朝前后,是炼丹术最盛行的时期,据说每个炼丹士死后,都要陪葬一对童男童女。

    殉葬的方法极为残忍:把孩子吊起来,从头顶开出一个小洞,然后慢慢灌进烧热的铅水,最后再用水银封住周身孔洞。

    这些孩子都是亲生父母自愿献祭的,而且还要查看生辰八字,百般挑选!据说这样一来,就能跟着炼丹士一起羽化,立地成仙,不但能自己脱胎换骨,更能造福家族亲属。

    阴童之说虽在《丹闻广记》当中有记载,可却从未有人真正发现过。

    大多数人都以为这只是个谣传而已,可事实上,至今为止,也从来没有人发掘出土过任何一个先秦时期的炼丹士墓。

    这小女孩看样子只有五六岁,可实力却这般惊人,而且身上的寒冰之气又这么浓重,不由得让我联想起这一古老传说。

    而小女孩儿要真是阴童,那灰袍老者……

    我猛地打了个冷战,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可是我已被普勒斯魔盒缠上,唯一解救之物就是黄昏之剑,这东西极有可能就在那老者手里。

    再说,我还有肩负着极为重要的使命,不能就这么死了。

    一想到这我立刻不再惊怕,紧跟着小女孩朝前走去。

    t恤男面色阴沉,紧紧的抓着八面汉剑。

    石室里边也是一片鲜红,墙壁上镶嵌着无数道密密麻麻奇形怪状的线条,全是由黄金铸成,金灿灿的一片,很亮眼。

    正中间修有一座两人多高的莲花台,台上台下镶嵌着数百颗各色宝石,发出道道璀璨无比的光芒。

    莲台正当心,坐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具骷髅。

    那骷髅极为高大,即便是坐着,都差不多和常人一般高矮。

    漆黑色的皮囊紧紧的包裹着骨架,两只异乎常人的尖牙远远的探出唇外,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狰狞,仿佛吸血鬼一般。

    骷髅身上的衣物早已风化,只罩着一件镶满金线的红锦袈裟。

    一根拳头粗细的白玉长管深深的扎入他心口之中,另一头埋入莲花台下。

    看来我和t恤男的猜测果然没错,这家伙就是阴佛派的开山宗师:大梦鬼如来。

    在这骷髅的斜对面,盘膝闭目坐着一个灰袍老者,头发胡子一片灰白,膝前横着一根乌黑色的老树根,一柄锈迹斑斑的宽刃大剑斜放在面前。

    这莫非就是黄昏之剑?

    “爷爷,他们来了。”小女孩噔噔蹬地跑上台去,撒娇似的拽着老者的衣袖说道。

    老者张开眼睛,看了看我微微点着头道:“嗯,很像耀阳年轻的时候,只不过少了份狂傲,多了份深沉。”

    “你认识我爷爷?”我半是吃惊半是欣喜的问道。

    他既然认识我爷爷,那很有可能就是朋友了。

    黄昏之剑既然就在他手上,解除缠在我身上的普勒斯魔盒诅咒也是随手之事,进而又会带我们逃出古墓,说不定还会顺手送我两件好东西……

    但老者却瞪了我一眼:“若是几十年后,有人问你认不认识冬老,你会怎么说?”

    我顿时就蒙住了,刚才那一番美好的幻想顿时烟消云散。

    他竟然用我和冬老来比喻他和爷爷的关系?

    也就是说……他当年和爷爷是仇人?

    t恤男闻听,往前迈了一步,挡在了我身前。

    “哼!就凭你还想护住他?差的远呢。”老者冷哼一声,随即轻轻一扬手,t恤男紧握在手的剑就嗖的一下子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深深的扎进了大厅上方的石板里,直没剑柄!

    t恤男的八面汉剑早就与他心脉贯通,竟然会被这老者扬手之间就夺去了?

    我们俩虽然早就知道老者肯定不简单,可从没想过,竟然可怕到了这般地步!这种修为我只在秃尾巴老李身上看到过,那便是无上神级。

    {ps:双倍月票时间到了,现在投一张月票等于两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阴间商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