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二八章 狡猾的撒旦之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二八章 狡猾的撒旦之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俩脚踏着垒垒白骨,极为艰难的向前爬去,骨结碎裂的咔咔炸响,穿来了一道道回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那几个家伙应该都死了吧?”我有些受不了这死一般的空寂,更忍不住满心的好奇,扭头问t恤男。

    一想起刚才的那场惊天大爆炸,我仍有些心悸未消——满地四处喷涌而出的原油,瞬间爆开,那是何等的威力?若不是我们俩正靠着大门,怕是此时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了。那几个家伙本事再大,终究也是人,应该没法活下来吧?

    “不。”t恤男轻轻摇了摇头。

    “冬老可是龙泉山庄的太上长老,一身阴鬼之术深不可测!”

    “那条悲音蛇虽然凶猛,若是被旁人得去也可以称霸一方,可对他来说,只是个随手的小玩具而已。我们灭了悲音蛇,还绝对算不上打败了冬老。”

    “很多很多年前,他在阿富汗恐怖组织的秘密基地里,不慎被一颗美国的炮弹炸伤,我们几人得知消息后,马上赶了过去。可他竟在我们八人满员的情况下逃了出去。可想而知,他的实力何等恐怖。”

    “不过,那一次他也伤的不轻,一脸的红色伤疤就是这么留下的。”

    “此后,他虽然实力大减,不如当年,可也应该能逃过刚才的爆炸……”

    “老六的青木之体是借用青木古剑后天修成的,可还得了个‘天难杀’的绰号,而冬老却是天生的阴毒之身,绝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不过,经这么一炸,他必然也身受重伤,至少闭关三四年才能恢复过来。”

    “至于丑皇,肯定就活不成了。”t恤男顿了下道:“他在吞食了貔貅珠之后,虽然变得皮糙肉厚,可却也继承了貔貅的弱点,格外怕火,这一下凭他再怎么身强体壮,也肯定被炸得灰飞烟灭了。”

    “也正是早就知道他怕火,所以单凭我和凤凰就敢追进来。只要凤凰放出个小火球,丑皇就彻底没用了。冬老虽然实力强劲,可我们带有青藤叶,不怕剧毒。冬老又不太擅长机关术禁术,在这古墓里搏斗,他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唯一的漏算是那个撒旦之父,之前以为他只是个鬼派跟班,没想到竟是个这位大人物。”t恤男说道。

    刚才如果那家伙也在场的话,就算我和t恤男再怎么万幸,怕是也难逃脱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又上哪去了呢?

    t恤男好似看出了我的疑惑,继续说道:“撒旦之父擅长控尸术,可同样也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在道教三清圣像,佛教菩萨像,基督教天父像下会变得非常虚弱。”

    “那条回廊两边全是石雕大佛,我们虽然感受不到什么,可对他来说,简直就和刀山火海没什么两样。所以,他只能留在镜像迷宫里,不敢前进一步,等有人破坏了门禁,烧毁了大佛再进来。”

    听完t恤男的解释,我顿时一愣。

    “你是说,撒旦之父对这里的状况极为了解,早就知道这回廊会爆炸?那些佛像会被毁掉?”

    “很有可能!“t恤男点了点头:“早在进入墓穴的天五行大门那里,我就曾怀疑过。”

    “他们这三个人里,丑皇的智商就和四五岁的孩子差不多,根本就不可能会破解法阵。冬老虽然实力强劲,可他自出道以来,就一直钻研蛊术,对机关极为陌生。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撒旦之父,可他又偏偏是个外国人,就算能勉强说些汉语,想破法阵却是笑谈。”

    “如此玄奇的法阵,放眼整个阴物界,能在半个钟头之内破解开来的,绝对不会超过五个人!若不是依照他们之前留下的痕迹,咱们也是寸步为艰。”

    “可他们不但轻松的破解了法阵,甚至还能找到一个令我们无法发觉的地方藏了起来,偷偷的躲在我们身后。可见,他们之中肯定有人对这座墓极为了解!”

    “刚开始,我以为这人是冬老,可现在一想,肯定是撒旦之父。”

    “他为了达成复活撒旦那个疯狂至极的梦想,到处搜寻古墓,说不定就从哪里知得了这里的秘密,却又惧怕佛像,这才拉上了同样对魔冢痴迷的冬老。”

    “撒旦之父这家伙向来神秘,能随意改变容貌,又会在施法之时杀光所有人,所以几乎没有人能认出他来。若不是凤凰恰巧见过他施展奇术并且活了下来,恐怕直到如今,我们都还不知道这个辣手至极的敌人到底是谁……”t恤男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肯定是早就盘算好了,在这里解决掉冬老和丑皇,然后再顺手杀死重伤之下的我们俩。”

    “不过,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龙泉山庄肯定把他列为第一大敌,对我们来说倒是好事一桩。”

    “不会!”我猛地周身一冷,想起了一种极为惊人的可能。

    “在你们来之前,我和老六在山顶见过他——规规矩矩的站在冬老身后,简直比丑皇都要听话,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龙泉山庄小新人的样子,而且冰隐子也只是叫他鬼骨而已。由此可见,唯一可能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就是冬老,若是他再趁机解决掉重伤之下的冬老,龙泉山庄只会把这一笔账记在我们身上,完全联想不到是撒旦之父干的。”

    “看来这家伙早就谋算好了一切,我们所有人都被他算计了!”t恤男也被我的猜测震惊到了。

    叮!叮!

    我们俩正说着,突然间,一阵极为清脆的铜铃声远自玉石门外响了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