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一零章 撒旦之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一零章 撒旦之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棵草一直生在河边,本应该毫无变化才对,可你们看,现在这样子像什么?”

    “像是经过了一场秋霜,被冻过。”t恤男答道。

    “不错!“我点了点头:“就是被冻过的!而且我敢肯定,一定是那个灰袍老头或者小女孩干的!早在你们来之前,我和韩老六见过两次他们俩的足迹。”

    “那老头的足迹很重,远比常人的足印深上好几倍,甚至比巨大化的丑皇踩的还深;而那小女孩却恰恰相反,只在雪面上留下浅浅的一层,几乎比鸟还轻。”

    “她曾经打过丑皇一雪球,小雪球在她手里好像突然之间就变得坚硬无比,丑皇那么大的个子都险些被她砸下山谷。所以,我暗想,她一定有什么操控冰雪的能力。”

    “正巧这里又有河水,想必他们俩根本就没坐船,而是在水面上结冰而行!这棵草离的近些,这才被冰冻的变了形。”

    “结冰而行?”凤大师愣了一下:“这样的话,小白龙也可以做到,不过他可是天山冷家的人,而且还要仗着手里的一对阴物寒冰球,可那小女孩儿又是如何办到的?”

    t恤男挥了一下手道:“先不要急着走了。既然已经进了门,应该与他们也离着不远,说不定随时都会遇上,我们先研究一下眼前的形势。”

    “走在我们前边一共有五个人,分成了两拨。一拨是极为神秘的灰袍老者,带着一个貌似能操控冰雪的小女孩。”

    “另一拨是龙泉山庄的人,擅长幻术和毒术的冬老;能短时间巨大化,皮糙肉厚力大无穷的丑皇;还有一个名叫鬼骨的年轻人……“t恤男说着停了下来,望向了凤大师:“他是什么底细,你好像知道他是谁了?”

    凤大师的脸色变了变:“他叫卡德西蒙,这名字你们可能不熟悉,不过他的另一个名字,你们一定听说过:撒旦之父。“

    撒旦谁都听说过,那是西方世界里凶名昭著的大魔王。也是上帝的对头。

    不过撒旦之父这个名字,却只在我们阴物圈子里略有流传。

    据说,这家伙原本是一个极为虔诚的牧师,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了条件极为优越的东欧大教堂,千里迢迢赶往非洲。

    几年之后,他完全放弃甚至背离了自己对上帝的信仰,开始筹备起一项在外人听来极度疯狂而又可笑的事业——复活撒旦!

    他对外言称,他会赋予撒旦第二次生命,让撒旦彻底重生,毁灭这个世界!消除一切的痛苦和纷争,还说只有死亡才是真正的永恒。

    起初没人在意,更是没人相信他会做出什么来,可是不久之后,他的一连番举动却让大家吃惊了!

    他先是从一个小国手里卖下了一座极为荒僻的小岛,撒出大把大把的金钱,购买各种各样的尸体,每天开往岛上的运尸船都有数十艘。

    据专业估算,他至少已经收购了上万具死尸!

    埃及金字塔中木乃伊法老的脑袋少了一颗,据说是他干的。

    美国一个专门收集各种不祥之物的老爷子被人砍掉头颅,死在了家里,警察盘点过后什么也没少,唯独一件从玛雅旧址中挖出来的半片头盖骨不见了。

    而就在前几天下午,他刚刚接待过撒旦之父。

    之后中国的龙骨,印度的佛尸,欧洲的圣体,都有丢损,据说都与这家伙有关。

    撒旦之父极为偏执,疯狂的收集着各种尸体和骨头。

    绝大多数人都说他是精神出了问题,但是一些经验丰富的圈子中人,却隐隐的有了些担忧,说这家伙真可能掌握了一门什么特殊的法术……

    就在众说纷纭的时候,这家伙又接连在几个世界闻名的凶险之地出现过,每次他出现过后,那里总会伴随着无数人的离奇失踪。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又来到了这里,而且还和龙泉山庄混在了一起。

    “我见过他一面。”凤大师面色凝重的说道:“我曾受一位朋友的所托,去过一次埋骨圣地,在那里见过撒旦之父。亲眼见他在短短几分钟之内,把所有人都变成了僵尸,随后从尸身上收集了一些什么东西,装进了那口银白色的小箱子里。”

    凤大师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仿佛想起了当时的场景,两眼之中闪过一丝惊惧,轻轻晃了晃脑袋,极为忌惮的总结道:“这家伙简直就是个魔鬼!”

    连凤大师都是如此反应,可想而知这家伙到底多么恐惧!

    “这家伙虽然很厉害,不过好在那个神秘的灰袍老头看样子也很不好惹,既然他们都千里迢迢的赶往这里,必然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们。说不定他们自己就先斗起来了,我们的目的只是黄昏之剑而已。到时候,完全可以伺机而动。”t恤男简要的分析道。

    ”最好是这样。”凤大师点了点头:“他们拿他们的东西,我们取我们的黄昏之剑,能够互不牵扯这是最好。万一发生了无法避免的冲突,也绝不要和这几个家伙动手。”

    我想了想道:“到时候我们就先拿丑皇下手好了,毕竟现在看来,这几个人当中他是最弱的。”

    “丑皇虽然没什么智商,不过他的实力也不容小觑。”t恤男提醒我道:“不要忘了,他当初可是看守龙泉山庄祭坛的人,能一直活到现在,绝不是仅靠着皮糙肉厚这么简单,连你爷爷当年都差点在他手里吃了亏。”

    一听t恤男提起爷爷,我的好奇又被勾引了起来,扭头问道:“初一,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爷爷究竟是怎么死的?你们为什么要拼死保护我?还有,刚才开门的时候,为什么用我的头发就能破解天五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