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四零八章 五行相克(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四零八章 五行相克(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第三道门?”

    我们三个很是奇异的对视了一眼,靠近一看,发现每一个洞口上方都刻着一个很是古老的花纹。

    那花纹既不像符咒,又不像文字,弯弯绕绕,极难辨别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也是一道五行门!”凤大师仔细研究了一下说道:“不过,这可不是一般的五行门,而是天五行!”

    “天五行?”这个名词我可从来都没听过,更不知道什么意思。

    凤大师向我解释:“从解法上来说,天五行和寻常的五行锁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还是那三种:相生,相克,或者相同。但是,破解之物可就不好找了。寻常的五行锁,需要水的话,你随便弄点什么江河湖水,或者酒啊,饮料啊,实在不行吐一口唾沫都管用。可天五行却必须要天生水性的有灵之物,其他的东西都没用,也就是所谓的天物破天锁。”

    “初一,你还记得骨里木大巫师吗?”说着说着,凤大师突然眼睛一亮。

    “记得啊,怎么了?”t恤男凑了过去。

    “你觉得这些纹路是不是和他法器上的铭文有些相似?”

    t恤男靠近过去,又仔细的看了看道:“的确有些像,可即便一模一样又有什么用。他那些铭文都是几千年前欧洲那些土著大巫师留下的咒语,现在,世上恐怕没一个人能认全了……”

    “虽然这五个咒文肯定就是金木水火土的意思,可我们也根本辨别不出来,要是放错可就麻烦了!”

    一听到这里,我不禁更加疑惑了起来。

    这魔冢里到底关着谁,又是什么人建造的?竟然运用了这么多的奇门诡阵,而且还中西合璧,仅仅这第一道门就这么难。

    可是早在我们之前,龙泉山庄那几个家伙,连同极为神秘的灰袍老头小女孩可都进去了,要么就是他们破解阵法的本事极为高明,要么就是对这里早就有所了解。

    黄昏之剑开启魔冢,魔冢之中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咦,这是什么?”我正胡思乱想间,突然发现其中一个洞口里,露出一丝白边。

    我掏出手机,调亮了光线,朝里边照了进去。这才发现,那是一张纸。

    只不过,纸的大半都被挤压在了缝隙里,只在外边露出一道半厘米长短的小角,而且还是折叠在一起的。

    这是……纸鹤!

    整个纸鹤都被收拢的石锁紧紧的压住,只在外边露出半截翅膀。

    “这是韩老六的纸鹤。”他的纸鹤我认识,在第一次遇见金蛇叟之后,我们俩就是乘坐纸鹤逃走的,那翅膀的下方刻着几道属于韩老六的特殊符文。

    此时虽然缩小了无数倍,我仍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登上雪峰之后,韩老六借用纸鹤探路,随后被那个奇怪的小女孩夺去玩,此时却出现在这里。

    想必是老头开启阵法的时候,小女孩也伸进去了一只手,无意间把纸鹤压在了里边。

    “我看看!”凤大师凑了过来,朝洞口里望了望,突然极为欣喜的叫道:“的确是老六的纸鹤!我有办法了。”

    说着,他朝洞口的方向轻轻的晃动了一下纸扇。

    火光一闪,随即,露在外侧的小纸片就飞了出来。

    他抓在手里看了看,极为肯定的说道:“这道天五行锁采用的是相克之法,里边是木,放金就对了。”

    t恤男也接过小纸片看了看:“不错!老六是青木之体,他的纸鹤在洞得到了滋养,甚至都生出了叶纹,应该就是木穴。克木者金,投金应该是没错了。”

    “既然这法阵机关已然不会变化,他们怎么破解的,咱们怎么破解就是了!”说完,他唰的一声抽出八面汉剑,直挺挺的插进了石洞中。

    他这一柄长剑虽然蕴含着雷电,可毕竟也是一件上古神兵,刀剑的属性自然是金。

    随着八面汉剑的插入,石洞发出一阵嘎嘎乱响,随而就听啪嗒一声脆响,好似解开了一道机簧。

    既然解开了第一道,那剩下的几个自然就顺理成章了。

    凤大师本性属火,大喝一声破,把手中的纸扇化成一团大火球,扔进了金洞中。

    第二道机簧也打了开来。

    “现在该合土了。”t恤男说着,和凤大师各自从身上掏出一只金色的纸鹤来。

    这时,我终于明白,昨天晚上,听到那声怪响之后,韩老六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放出三只金色的纸鹤了,原来是去分头寻找t恤男,凤大师和小白龙来帮忙!

    他们三个之所以能来的这么及时,而且还找的这么准确,应该都是由纸鹤相助!

    他们俩把两只纸鹤合在一处,又从怀里掏出两片下血洞时从青藤上摘取的叶片,随即四掌相对,指缝之间隐隐冒出一股青烟来。

    再一展开时,纸鹤和叶片都已不见,只剩下两片细丝。

    t恤男小心翼翼的捏起细丝,放进了洞口处。

    嘎嘎声响之下,第三道洞口也被解开。

    “凤凰,别舍不得了!赶紧拿出来吧!”t恤男冲凤大师说道。

    凤大师极不情愿的从怀里摸出一个七彩斑斓的小葫芦,在火字洞口,缓缓地倒进去一滴,最后深恐被别人抢去似的,马上收进怀中。

    洞口也响起一阵嘎嘎声响,这一道门也打开了。

    最后所需要的木性天宝来克土,却也难住了两人。

    凤大师捏着胡子,紧皱着眉头,t恤男急的原地转圈。

    “算了!”突然之间,t恤男一甩手朝我走了过来:“反正这事也该告诉你了,先救命要紧吧!”

    说着,他从我脑袋上猛地拽下一根头发,扔进了洞里。

    就在同一时刻,最后一道门也打开了!

    轰隆!轰隆隆!

    随着一阵阵沉重异常的巨响传来,巨大的石门缓缓的向上升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