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八四章 恶魔之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八四章 恶魔之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俄罗斯?”我有些奇怪的问道:“黄昏之剑和魔盒不都是出自欧洲吗?到俄罗斯能找到什么线索?”

    t恤男这次回复的很快:“我刚才替你查过了,盖伦家族饱受排挤,早在数百年前就被迫搬离了欧洲繁华的城市,来到了俄国。可是依然不能站稳脚跟,就移居到了西伯利亚腹地的大雪原中。”

    “那里有一片叫做博坎司托尔的大峡谷,当地语的意思是恶魔之谷!他们的家族与世隔绝,独自在那生活了数百年,你到那里应该有所发现,我在东北那边有个朋友,你先过去,我让他帮你带路。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脱不开身,我尽快解决之后就动身去帮你。”

    “普勒斯魔盒号称欧洲第一阴物,千万大意不得,若是再晚一些就更难对付了!光靠喂养鲜血根本就不能满足它的杀戮之心。你马上动身吧,那边的事情我替你安排。”

    我只回了一个‘好’字就放下了手机,对正四处查找消息的李麻子说道:“我要去一趟俄罗斯。”

    李麻子愣了下,也没问为什么。

    我们合作了这么久,历经生死,彼此之间的信任完全超脱了兄弟间的情谊,只要是我决定的事,他也从来都不问为什么,有的只是完全无条件的全力支持。

    “什么时候走?我去准备一下。”李麻子痛快的答道。

    “其他的倒不用了,我带着魔盒过去,你多从医院的渠道买些血浆吧!”我说道:“万一这东西再发起狂来,我也能保住你的命。你就不用跟着我去了,那边的情况我现在也摸不清,说不定非常危险。”

    李麻子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什么。

    我知道他有些不放心,担心我会出什么意外,可他跟着我也实在帮不上什么忙,说不定还会成为累赘……

    尹新月正好跟着剧组去了外地,我怕她担心也没告诉她实情,只说要去趟俄罗斯办点小事。

    几天之后,李麻子运用各种关系,买到了满满两大背包的血浆,帮我运送到了靠近俄罗斯的东北边境。

    因为这次的行动比较危险,而且还说不定会牵扯到什么复杂的势力,所以我没有办理护照,也没走官方渠道,而是直接联系了t恤男介绍的那个朋友。

    武汉虽是深秋,可北国黑龙江已是银装素裹,满地冰霜。

    我刚一下飞机,就有两个带着墨镜的彪形大汉迎上前来,极为恭敬的说道:“张大师,这边请。”

    我早就知道,t恤男这朋友在当地很混的开,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哥,这两人应该是他的手下。

    当下我也没客气,直接任由他们帮我提着行李走出了机场。

    机场外边停着八辆黑色的悍马车。

    八辆车都是连号的车牌,车前笔直的站着三十多个彪形大汉,最前方是一个身披白色貂皮大衣的中年人。

    这人大约四十五六岁,个头不高,但是却长得极为结实,黝黑的脸膛上,斜着掠过一道极深的火红色伤疤,活像趴着一条大蜈蚣,看起来既阴冷又凶悍十足。

    “韩松。”那人见我走来,跨前两步伸出手来。

    “张九麟。”我握着对方的手,也出了姓名。

    t恤男说这人在当地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就算有人知道也不敢叫,都叫他韩六爷。他不但对我报了名字,而且还摆出这样的排场亲自迎接,足见他对t恤男极为敬重,连带着对我也客气十足。

    他的手很很硬,力道十足,无名指和小指都是齐根而断的,看来背景经历极不简单。

    “上车说吧。”这人话不多,语气很阴沉,隐约中透着一股肃杀的味道。

    他的话音刚落,吱嘎一声,从远处冲来一辆加长林肯,速度极快,却又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我们面前。

    快步走上来两个黑衣保镖,一左一右帮我们打开了车门。

    我和韩松上了车,林肯立刻飞驰而出,八辆悍马也同时启动。车辆行进间,三十几个大汉飞速上车,前后各四辆把我们所乘坐的林肯车紧紧的护在当中。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车前座上还坐着三个人。

    两个黑衣保镖中间夹着一个身穿灰褐色羽绒服的大个子,大个子的双手被绑着,脑袋上戴着头套,嘴巴也塞着黑布,堵得严严实实。

    我有些弄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扭头看了看韩松。

    韩松从车载冰箱里掏出两瓶白酒,递给我一瓶,自己掀开瓶盖,一仰脖灌了大半瓶,随即一挥手。

    其中一个黑衣保镖把大个子的头套摘了下来,拽下了堵在对方嘴里的布。

    这是一个长着一头金色头发,蓝眼睛的老外。

    他左右脸上各有三道一指多长的刀口,新肉向外翻着,血迹还未风干,脸上写满了惊慌失措。一被解开,立刻唧唧哇哇的说了一大通。

    不过,他说的都是俄语,我也听不懂。

    韩松指着他道:“他是蛇头,罗椰夫就是通过他进入中国的,他说他只知道罗椰夫曾经去过恶魔之谷,其他的就不清楚了。你还有什么要问他的吗?”

    听了他话后,我倒是很奇怪,没想到t恤男竟然和他说了这么多,更没有想到,这家伙的手段这么凌厉,在我来之前都已经找到蛇头了。

    “你知道恶魔之谷在哪吗?”我问道。

    前座的黑衣保镖翻译了之后,那人连连摇头说了一大堆。

    一名黑衣保镖向我解释道:“他说他只知道要从坎诺山往里走,具体的路径不知道。不但他不知道,绝大多数住在西伯利亚的居民也都不清楚。那里常年风雪,经常还有大雪暴,就算认路也要走一个多月,而且还有野兽,几乎没有人从恶魔之谷活着走出来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