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七六章 何家老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七六章 何家老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些都是罪魂。”

    “罪魂?”何家父子同时一愣,很是不解的向我望来。

    我指了指摆在岸边的尸骨道:“这些人早已惨死千年,可魂魄却不得安生,无法投胎转世,就是因为他们都是罪魂,被人困在了这汪黑水潭中。”

    “唯一能够让它们投胎转世的办法,就是用你们何家人的精血。”

    就在此时,那些高捧着何家衣服的泥人全都萎顿了下去,身形逐渐消瘦,最终全化成了满地枯骨,一动不动了。

    “张大师,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呀?”何安很是疑惑的问道。

    我解释道:“黑水潭寸草不生,寒气逼人,其实并非自然形成的,而是有人故意在这里设置了一道禁地,困住了这群鬼魂。你们何家的鲜血就是破解之法,所以,他们才会浮上岸来,争相磕头。”

    “何家的鲜血?”何安低头看了看手指,若有所思的道:“那你是说,这禁地是我们何家先祖弄得喽。”

    “那倒未必!不过却一定与你们何家有着莫大的关联。小菊的身上虽然没有何家血脉,却在你们的收养之下,也沾染着何家的气息。一靠近这水潭,立马就被这群罪魂发现了……”

    “他们无法加害何家人,却能对小菊暗施毒手,所以才用阴毒之法,想要害她丧命。”

    “可此时,那个一直守护着你们何家的神灵也察觉了,出手相救,小菊这才转危为安,捡回一条命来。只是……她为什么会来到黑水潭?”我略微有些疑惑。

    “是忌日。”何老爸说道:“她爸爸就是这一天死的,起初我们一直瞒着她,想让她忘却这一段惨痛的历史,可这孩子却非常有心,探听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后,每到这一天就会带些烟酒,来水潭边祭奠。这已经是第三年了,可是,头两年也没发生过啥事啊。”

    正在这时,浓黑的淤泥猛地向外一翻,又从中爬出一道人影来。

    这身影的动作很矫健,爬行的速度极快,从那身形隐隐约约看得出来,应该是个女人,穿着一身现代装束。

    “是秦三媳妇!”村民中有人认了出来,大声惊叫着。

    “她怎么会在水塘里,是那天跳塘了?”

    “这是人是鬼啊!”

    众人大声呼喊着,连连后退。

    “这秦三媳妇是小菊的母亲?”我转头问向何老爸。

    “对,这就是小菊的生母。”何老爸很是惊怕的答道,也在同时退后了好几步。

    “这就对了!”我点了点头:“看来我的猜测一点都没错!她当初羞耻之下跳进了水潭里,而且还变成了蛊尸。”

    “小菊的心地如此善良,说不定也早就原谅了母亲,连她也一同拜祭过了。这里是罪魂禁地,到处都是毒蛇毒虫,她是新死之鬼,一旦受到香火供奉,立马变成了蛊尸,村里孩子们的怪病也都是她所布下的!都离远一些。”

    我这话音刚落,那尸体就已冲到岸边,机械一般爬了上来。

    围在四周的村民看到这一幕,立马吓的惊声尖叫,四散而逃。

    “起!”

    我赶忙掏出灵符,厉叫一声。

    喔喔喔!拴在岸边的大公鸡同时昂起脖子鸣叫,狗群也狂吠不止。

    我飞快的在一个稻草人上抹了一把朱砂,迎头扔了过去。

    咔!那稻草人刚一落地,仿佛脚下生根一般,刚好挡在了尸体面前。

    尸体吓的一哆嗦,连退几步,扭头向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她的两只眼睛通红一片,汩汩鲜血顺着眼窝奔流而下。

    之后她猛地张开嘴,大叫了一声,臭气熏天的污泥掺杂着鲜红的血水,从大嘴里奔流而出,尖尖獠牙上闪着道道寒光,模样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她疯狂的嘶吼着,猛一发力向我疾冲而来。

    “定!”我飞快的一甩手,灵符飞出,正好贴中了她的额头,还不等她做出什么反应,再次祭出无形针抛了出去。

    数道针影接连从她头颅中穿了过去,就在同时,灵符也轰然爆炸。

    啪!

    尸体立刻被炸成百十块,血气冲天,恶臭扑鼻,顷刻间就化成了一地的碎尸!

    身后正在惊慌逃窜的村民们见到这一幕,全都不由的一愣,犹豫不决的看着我。

    “别愣着了,家里有孩子得怪病的,都去捡一块血肉,烧成灰埋在门口就没事了。”我冲着众人吩咐道。

    听我这么一说,村民立马惊醒过来,再也顾不得害怕,疯抢上去捡拾。

    “把这些尸骨也全都一起烧了吧!”我转身吩咐村长道:“记得将土坑挖深一点,上边撒上生石灰,四周再种上柳树。从此以后,这汪水潭就没事了。”

    “哦,好好。”村长连连点头答应,当下指挥着村民们飞快的行动了起来。

    “走吧!”我拍了拍何安的肩膀:“现在咱们就去看看,护佑着你们何家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用一张中等灵符折成一只纸鹤,凭空一甩,说起来这纸鹤还是t恤男教我折的。

    纸鹤在空中转了一圈,随即像是突然有了生命一般,扑扇着翅膀,引领着我们朝着何家飞去,一直飞进了院子,径直奔向东面的小屋,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那屋子很小,也很破旧,门上密密麻麻栓了六七把锈迹斑斑的锁,就连由石头堆砌而成的墙壁也都爬满了青苔,留下一道道岁月的痕迹。

    “这是什么地方?”我站在门前一阵疑惑,扭头问道。

    “这是我们家的老宅。”何老爸解释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的,我小的时候就已经不住人了。不过我爷爷临终前嘱咐过,这间屋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