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六二章 你儿死忌到(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六二章 你儿死忌到(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其实也用不着以后。”我直言道:“我现在就能帮到你。”

    “哦?”赵胖子一愣,随即满脸横肉一颤,露出一个很是怪异的笑容:“那可就烦请张先生了,不知道我有什么事需请张先生帮忙的?”

    “我看见赵总不是一个人来的。”我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张先生可真是好眼力。”赵胖子大嘴一咧,更加灿烂的哈哈大笑:“我当然不是一人来的,司机在门外,助理和秘书在分厅,哪像张先生这么轻松随意,说走就走,毫无拖累。”

    这家伙仍在不住显摆,却不知道我所说的是另外一层意思。

    就在刚才,我突然发现他的脸色有点不对劲,印堂之中有一道黑色的断纹,好像是阴气缠身的征兆。当下就打开了天宫位,暗暗开眼,结果就发现,他身后站着五个人。

    更确切一点的说,是五个小孩子。

    那五个小孩子分别穿着红,黄,白,绿,黑五种颜色的衣服,脸色的皮肤也跟衣服是同一颜色,就一直围在他前后左右,极为欢快,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而且两脚全都是悬空半尺,足不沾地。

    别说酒会上这么多人,就连他自己都丝毫没有察觉,他刚刚低头喝酒的时候,其中一个小孩子很是调皮的往酒杯里吐了一口黑烟……

    当然,我这一发现并不能当众说出来,否则就太危言耸听了。

    我想了想,然后往前走了两步道:“能让我看看你的手相吗?”

    “呦,张先生还会这一手啊,那可真是荣幸了。”赵胖子很是不以为意的伸出手来,故意把手腕伸的很长,露出一块金灿灿的名表:“烦请张先生给看看,我什么时候能登上福布斯排行榜。”

    他挺胸叠肚说的极为自信,仿佛那只是时间问题,根本不是什么可能不可能。

    我全然没理会他的吹嘘,摊开他的手掌看了看,随即放开道:“赵总,您母亲是不是去年去世的?”

    “是啊。”赵胖子一愣,随即半露惊讶的道:“这你也能看的出来?张先生可是好本事啊。不过……我母亲去世时,曾在全市办了一场最为隆重的葬礼,上海市民全知道,张先生不会没有耳闻吧?”

    他这话声一落,旁边几人立刻笑了出来,恐怕都在暗道我是猪鼻子插大蒜,在这里充大神。

    我根本没理会赵胖子和旁人的嬉笑,继续问道:“你妻子是不是得了绝症,只有三个月的期限了。”

    赵胖子闻言,顿然一愣,手中的香槟晃了晃,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还有,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身体越来越差,每夜都会流出一身冷汗,经常会感到头晕目眩,眼前发黑?连房事也办不了,小腹中经常有肿胀感?”

    “这……这都是没有的事!”赵胖子的脸色很是难看,连声否认:“参加酒会的可都是文明人,你怎么说出这种话来……”

    “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再晚一会儿可能都见不到你儿子最后一面了。”我叹息道。

    “你!”赵胖子立时涨红了那一张肥脸,怒声指着我的鼻子:“姓张的,你也太恶毒了吧?这是上流圈子,可不是你信口雌黄的地方。若不是看在尹小姐的面子上,我马上叫人把你轰出去!”说完,怒气冲冲的转头就走。

    周围众人一听我说出这样的话,也都蹬了我一眼纷纷走开了。

    “这人真是神经病!”

    “就是,没人家生意做得大,面子上觉得挂不住,就出口伤人,算什么本事。”

    “不但没气量,还没素质!”

    “尹小姐怎么嫁了这么一个家伙,真是瞎了眼。”

    ……

    众人转身而去,纷纷笑声议论着。

    “哈,姐夫,干的漂亮!”小雅却笑嘻嘻的说道:“还是你这一手绝啊,这几句话下去,看那赵胖子还臭美不,这十几万的荷兰香槟肯定也喝着不是味了。”

    她不知道我的身份,尹新月却极为清楚的,偷瞧了我一眼悄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福祸随心,我既然都已经点到了,他还不愿意承认,那也只能随他去了。”

    宴会继续进行。

    落座不久,主持人相继邀请各界名人提酒发言。

    商界的代表就是赵胖子。

    他端着酒杯走上台前,脸色仍是一片漆黑,与刚才初见时的意气风发简直判若两人。

    一见他这么一副神情,不少人都不由得向我望来,可能是在怪我口出恶语,害的赵总心情很不爽。

    赵胖子端着酒杯,努力的压了压很是沮丧的心情,这才勉强笑着读起了贺词。

    刚说了一半,他的电话猛然响了起来。

    他本没有在意,可电话却一直响个不停,无奈之下,他对台下说了声不好意思,掏出了手机。

    “什么?”结果他刚把电话放在耳边,就惊声大喊了起来。随即很是畏惧的朝我看了一眼,紧接着也不跟众人打招呼,直腾腾的跑了出去。甚至挂掉了话筒,把站在一旁的主持人撞翻在地,连一声对不起也来不及说,就咚的一声推门而出。

    满厅众人极为惊讶,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尹新月扭头看了看。

    我摇摇头道:“可是已经晚了……”

    宴会回来的第二天晚上,尹新月去参加一个小姐妹的生日party。走时告诉我可能要疯玩一晚,让我自己找点事儿做,不要太想她。

    我苦笑了一声,依旧整理着古董店的阴物,她不在的日子,我都是这么度过的。

    这与赚钱、敬业都没有关系,半夜开店,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

    我刚把店门打开,然而茶水还没等泡热,赵胖子一头就扎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张大师!我有眼无珠!求求您救救我吧!”

    他前后反差如此巨大,能够做出如此举动我一点都不奇怪,当天宴会上,我接连说出他家人不幸以及他身体上的征兆,他就已经有些动摇,只是碍于当时的场合拉不下脸面。

    直到他儿子的事也被我说中了之后,终于感觉到了危机,这才多方打听找上门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