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五六章 复仇进行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五六章 复仇进行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霞光猛地一下冲出小村,钻进了丛林,这不正是李麻子所说的鹿台夜光吗?

    原来是来自这里!

    不远处,壮汉又连砸了七八拳,老太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干瘦的身下流满了鲜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四下弥漫开来。

    村民极为暴躁的情绪仿若一下子被血腥味点燃了,同时又有好几处爆发了极为激烈的争吵和扭斗。

    村巷里立刻乱成一团,到处都是打斗的人群,满耳都充斥着叫骂和争吵声。

    我有心想阻止,可都不知道去拉谁好,劝谁好——所有人都参入了战团之中,只有保嫂抱着双肩满脸带笑。

    她好像很享受这种无尽的杀戮。

    “不行!我必须得阻止她!”

    我趁着保嫂不备,借着村民打斗时的嘈杂之声做掩护,从草丛里偷偷的溜了出去,绕了一大圈直奔那间小石屋。

    小石屋前一片肃静,毫无声息。

    我左右看了看,确定保嫂没发觉,这才抽出斩鬼神双刀,咔咔几下砍断了那几把沾染铁锈的大锁。随即嘎吱一声,推开了门。

    一股霉烂的恶味扑鼻而出,熏得我不由倒退了好几步。随即,我掏出手机调亮光芒,硬着头皮迈了进去。

    屋子很小,只有四五个平米,正对靠墙摆着一张小木桌。

    桌上并排放着几个小灵位,前边还放着几个果盘和一具香炉。

    果盘里应该是摆放着什么祭品,只不过时间太久,早就烂掉了。

    我走上前去,朝着灵位照了照。

    上边都刻着人名:欢欢,小蕊,轩轩……

    咦?这些名字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保嫂屋里那些装着照相机的小皮兜上,也刻着这些名字,和灵位上的一模一样!

    只是这灵位只有四个,而皮兜却有五个。

    我仔细回想了下皮兜上的名字,再与当前对照了一下,立刻就得出,那空出的名字叫:赵玉兰。

    显然,供奉在这里的人早都死去了,而余下的赵玉兰很可能就是保嫂的原名!

    “你倒是很聪明!”正当我思考之际,自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我扭头一看,正是保嫂!

    她堵在门前,身后站着满村的民众。只不过,那些人中大部分身上都满是淤青、流着鲜血、神情极为木讷、仿若毫无神智,唯一不变的是,两眼依旧通红,正紧紧的盯着我。

    小屋不大,只有这么一扇门,现在被众人堵住,我已是无处可逃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用再假装什么了,很是气愤的大声骂道:“你这恶婆娘,怎么就长了一颗如此阴毒的心?看看这些无辜的村民,都被你害成什么样了?!”

    “我害他们?”保嫂一听,很是激动的大叫:“你光看到了现在,可你知道原本的真相吗?”

    “你知道我被他们害的有多惨吗?”

    “灵牌上的名字都是我的好姐妹,她们受到了怎样的侮辱,又死的有多惨,你知道吗?”

    “这座村里就没一个好人!”

    “他们全都该死!不得好死!”

    保嫂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满脸扭曲着,紧紧的咬着牙。

    “真相?我看到的真相,就是你利用邪术残害村民,无论你有什么样的苦衷,都是天理不容!”我叫道。

    “天理不容,呵呵……”保嫂冷笑一声:“真有天理的话,整个村子早就死绝了!你不是一直四处探查,想要寻找真相吗?那好,我就告诉你。”

    “我也足足隐忍八年了!大功告成之前,能有人听我说完,也是痛快!”

    “我也让你死个瞑目,看看这些人到底该不该死!”

    说着,保嫂就向我讲起了一桩发生在八年前的故事。

    八年前,保嫂,也就是赵玉兰还是一个青春浪漫,对未来充满着无限遐想的小文艺青年。

    她非常喜好摄影,并且考上了摄影系。

    这一天她和几个同学到鹿台山游玩,被满山的美景所迷恋,一路走一路拍。后来迷了路,就和我一样来到了这个小村里。

    这个村子非常的偏僻,穷困,成年男子都娶不上媳妇,面对着五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满村的光棍们眼睛都看直了,罪恶的念头已在心里萌生。

    可五个小姑娘却一无所知,面对村人的挽留毫不犹豫的住了下来。

    当天晚上,她们就经历了从未想过的最为悲惨遭遇。

    五人被全村的光棍们轮-奸了无数遍,随即又被关在屋子里,像狗一样拴上绳子,成了他们的性-奴隶!

    三天之后,一个姑娘受不住摧残,死了。

    剩下的四个姑娘趁着村人不备,互相咬断了绳索,从土屋里跑了出来。

    可她们并不熟悉地形,体力也很孱弱,跑不多远又被抓了回来、狠狠的暴揍了一场。

    又一个姑娘经不住暴打,丧命了。

    村人怕她们再跑,就一起建了个石屋,也就是这间全村唯一的石造建筑,外加几把大铁锁,把她们牢牢的锁在了里边。

    这地方很偏远,搜救的警察找过来时,被全村看似淳朴的谎言蒙蔽了过去,以致剩下的三个姑娘也彻底断绝了被解救的希望!

    悲恨之下,又一个人选择了自杀!

    另一个姑娘身体很孱弱,在被蹂躏两个月后,也含泪惨死。

    最后剩下的只有赵玉兰。

    她也想过死,但是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同姐妹一样悲惨离世,她想要报仇,想要为姐妹们申冤昭雪!

    可首先,得活下来!

    于是,她一反常态,做出一副认命的样子,而且还对村民李大保极为热情的百般献殷勤。

    李大保是村长的儿子,不但在村里极有威望,而且长的五大三粗很是强壮。

    赵玉兰哄骗他说,不想被其他人欺负了,只想跟他好好过日子,做他一个人的媳妇。不过,她有个条件,就是要给那些姐妹们立个灵位,那间石屋就留作她们的祠堂。

    李大保自然高兴,满口答应,随即赵玉兰就成了保嫂。

    保嫂忍辱负重,假装安守,却一直在寻找复仇的机会。

    渐渐的,大家看她没有外逃的意思,也就放松了对她的警惕,放任她在村里随意走动了。只是仍小心的留意着,不让她出村。

    其实,保嫂也没想过出去。

    即便是报了警,她知道警察也不会处理全村的百姓。

    她恨满村上下的所有人,想要让他们全都去死!

    她本打算找一个机会,给全村人下毒,杀了所有人,为她的姐妹们报仇。可是这一天,她突然在村里发现了一块神秘的石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