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五二章 这个村子不正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五二章 这个村子不正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爹,你真是在天有灵,三儿真被你念回来了!”那妇女对着棺材说道,随即一转头,冲着李麻子喊道:“还不快给爹磕头?”

    李麻子还想声辩什么,却被众人七手八脚的摁在了地上,无奈之下,只好就势磕了几个头。

    妇女一边在棺前烧着纸,一边哭哭啼啼的说着。

    从她的话语中,我听出了个大概。

    死者是她的公公,丈夫在两年前就死了,家里唯独剩下个小叔子。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小叔子已经整整八年没回家了——也就是被村民误认成李麻子的那个人。

    直到妇女哭完,众人才渐渐的放了手。

    李麻子拍了拍尘土,站起身来道:“死者为大,我磕两个头也不算啥,可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是第一次来你们村,也不认识这老人家!”

    众人一听,全是一愣,重新打量了下李麻子。

    “看看,不是吧?”李麻子摊了摊手面向四周道:“虽然我也姓李,这老人家也和我很像,可你们真的认错人了。”

    妇女走上前来,仔细的看了看他,突然脸色一变,很是愧疚的说道:“真是对不住了,的确是认错人了,不过你长得和我们家三儿真的很像,一听说你回村,我就急昏了头。”

    “没事,没事,节哀顺变吧。”李麻子很是宽容,可两只小眼睛却不住的在她敞开的雪白胸脯扫视着。

    “真是不好意思了。”女人脸色一沉,冷声道:“既然不是村里人,那就请你们马上离开吧,村里正在在丧事,不便留外人。”

    “不妥吧?”我突然接话:“我这位兄弟,刚以子孙大礼祭拜过老人家,怎么说都不该马上就把我们轰出去吧?还有,既然这老人家和他同姓同宗,又难得如此相像,也算是缘分,就让他在灵前祭守三天,以代孝心吧。”

    李麻子立时急了,大声叫道:“小哥儿,你这是……”

    我冲他瞪了下眼,摆了摆手道:“这是你的福报。”

    随即,我转头冲那妇女道:“这位大嫂如此贤孝,想必也不会拒绝我们这一番好意吧?”

    妇女很是惊异的看了我一眼。

    “老人家念子心重,魂魄一时间还没消散,若让我这兄弟代为守灵,可令他安心的去投胎。大嫂,我们只是图个安心顺意而已,不拿你一份酬劳。”我解释道。

    妇女脸色一转,微微笑道:“那就多谢你们了。”说完转身就进了屋。

    李麻子把我拉到一边,苦着脸急问道:“我说小哥,你这什么意思啊?咋还要把我留下来当什么孝子贤孙?我不就是骗你出来一趟吗?也不带这么整我的吧。”

    “这村子有古怪,很可能有阴灵作祟。”我扫视了周围一眼,压低了嗓音道。

    “啥?”李麻子打了个激灵,扭头看了看灵棚,面显苦色:“既然这样,还不快走,非要留下干啥?”

    “你仔细看过那些村民吗?”我仿佛没听到他说话,继续说道:“全村的人都精神萎靡,两眼通红,只有刚才那位大嫂神采奕奕的,而且还这么着急赶我们走,肯定是怕被我们发现什么。这里面必定有问题!”

    “就算真有什么问题那也是他们的事,和我们有啥关系。”李麻子见我神色一变,忙又改口道:”“再说我们也可以在村外暗中调查,为啥偏偏要留在村子里。”

    “不留在村里,你能发现什么?这两天你就辛苦一下吧,有人过来了。”我轻声提醒。

    这时,妇女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套白布孝服。

    “两位大兄弟,真是有心了,我替公公谢谢你们。”

    “不必了,这也是缘分。”我客气的说着,同时示意着李麻子。

    李麻子面有苦色的看了我一眼,很是不甘心的换上。

    “你们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真是过意不去,有什么需要的别客气,尽管开口就是。对了,你们叫我保嫂就好。”妇女一反常态,笑盈盈的。

    “好,麻烦保嫂了。”我点头应了一声。

    妇女领着李麻子进了灵棚,我假装问厕所在哪儿,然后趁机溜了出去。

    这座村子并不算大,四面都是山,房舍也多是由木材堆砌而成,全都极为低矮。其中有一间石头砌成的小屋,屋子很小,只有一人高矮,门上被三把大铁锁封的严严实实的,也不知道这里边装着啥?

    除此之外,再无特别之处。

    村里人都很奇怪,全都两眼通红,眼珠里满布血丝,各个都像苦熬数天没睡好觉一样,互相之间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明明有那么多人,可整个村里却静的出奇,几乎听不到一点杂音。

    就连那些本应爱吵爱动的小孩子,也都一个个的沉默不语,静静的坐着发呆。

    实在是太奇怪了,这里面肯定藏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我在村里转了大半圈,正要往回走,突然听见一阵狗叫。

    叫声很杂乱,也很密集。

    顺着声音赶过去一看,就在村尾的大树下,聚着一群土狗,一个个仰着脖子朝村外的草丛大叫不止,好像那里边有什么东西。

    嗖!

    我刚一露面,草丛猛的一动,紧接着一道黑影呼的一下窜了出来,钻进树林里不见了。

    黑影的速度太快,又是如此的突然,一时间我也没发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猛然间,我觉得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紧盯着我看,刚一回头,便猛然吓了一大跳。

    保嫂就站在我身后,正紧紧的盯着我。

    “饿了吧,吃点东西吧。”她见我转头,微笑说道。

    “哦,有劳保嫂了。”

    我跟着她转身走去,这时村外的树林中,又响起了一阵唰唰声。

    我很是惊异的扭头去看。

    “是野猪。”保嫂解释道:“这周围都是山,野猪多着呢,经常跑来村里祸害。”

    ……

    匆匆吃了点饭后,我和李麻子在保嫂的安置下,暂时住在了死者老李头的屋里。

    屋里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木床,半截树桩横在床头,权当个小桌子。

    他生前的生活用品应该都烧掉或者放进了棺材里,屋里边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不大一会儿,保嫂抱来了一床被子,说家里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床铺被褥,让我们凑合凑合。

    李麻子脸色很难看,不过也没说什么。

    眼看着保嫂走出了院子,李麻子立刻凑上前道:“张家小哥,我也发现了,这村子的确不对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