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四七章 诈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四七章 诈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没等我说话,王珂已经心急地解释道:“不过这是不可能的,那只是一个意外事故,真的只是意外,我妻子是不会杀人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故呢?”我好奇地问道。

    王珂缓缓低下了头:“是我小姨子溺死在了浴缸里。”

    浴缸里?

    “陈伯为什么会觉得这件事儿和你妻子有关?”我继续问道。

    王珂看了我一眼,有些躲闪的说道:“我不知道,大概……大概是迁怒吧?”

    事到如今,他居然还不肯向我说实话。我微微一笑,也没有戳穿他,就由他继续说下去。

    “后来岳父还找我单独谈了两次,每次都让我小心妻子,还说她根本就是假的……”王珂显得十分苦恼:“他的情绪越来越糟糕,神智也不清醒,总是胡言乱语!后来没有办法,妻子才和我商量把他送去了敬老院,希望在那里他的情绪可以慢慢平复。”

    原来陈伯最开始并不是沉默寡言的,非但不是,而且还特别喜欢说话,但没人相信他,所以他慢慢就什么都不肯说了。

    “王珂!王珂你在哪儿!王珂!”二楼卧室的方向传来陈冰清尖锐的叫声,王珂急忙撇下我跑上了楼安慰妻子。

    我坐在沙发上回想着王珂对我说的话。陈伯觉得是大女儿造成了小女儿的死亡,所以才会对她越来越疏远警觉。那么陈伯小女儿的死到底和大女儿有没有关系呢?

    我正在想,一抬头就看到对面的镜子中站着一个单薄的身影。我吓了一跳,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她站在镜子中,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白色睡裙,头发也乱蓬蓬的,可一张脸却和陈冰清一模一样,甚至比她还要漂亮,她仿佛没有看到我,一直留神听着二楼的动静,眼神显得格外忧伤。

    这难道就是陈伯小女儿的鬼魂?

    难道真的是陈冰清害死了自己的妹妹,所以她才会回来报复姐姐?

    眨眼之间,镜子又变成了正常的模样,里面的人也消失不见。而二楼陈冰清的尖叫却撕心裂肺,显得格外凄厉。

    我急忙起身跑了上去,只见她在床上疯狂的蹦来蹦去,想要挣脱王珂的束缚从窗口跃下,王珂见到我,求救般地嚷道:“快!快帮我想想办法!”

    我只好先将窗户关好,又和王珂合力将陈冰清按在床上,我去楼下的厨房取了九个空碗,每个空碗中都盛满了水,又取了自己中指指间的精血,每碗水里都滴了一滴,摆了个简单的九九归一阵法。

    或许是心里作用的原因,阵法刚刚摆成,陈冰清就安静了不少,她气喘吁吁地躺在枕头上,欲哭无泪地望着王珂:“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放过我们?”

    王珂安慰了她许久,陈冰清才沉沉地睡了过去。我和王珂放轻了脚步来到楼下,王珂担忧地说道:“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这件事儿再不得到解决,我和我太太的生活都会大受影响。”

    “放心吧,我会尽快帮你搞定。”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意有所指的说道:“前提是你已经完全的相信我,并告诉了我全部实情。”

    王珂微微一愣,有些躲闪地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他才嘶哑着说道:“当然了。”

    我也懒得去戳破他的谎言,简单交代了几句后就离开了他家。回到家后,尹新月正一脸担心地等候我,看着她俏丽的身影包裹在一片朦胧的黑暗之中,我忽然觉得无比温暖,想都没想地冲过去一把将她抱在怀中。

    尹新月呀地一声,却出奇的没有反抗。

    “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我笑着问她。

    “你身上的味道我太熟悉了。”尹新月懒得反抗,依偎在我的怀中说道:“不过你千万别以为用这种办法可以逃脱你的罪行,干嘛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只好坦白从宽,把这些日子为陈伯奔走的事情告诉了她。尹新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好奇地问道:“你真的认为是陈伯的小女儿在作怪?”

    “目前她的嫌疑最大,而且我也的确在王珂家的镜子里看到了她,我正想会会她,她却突然消失了。”我疲惫地叹了口气:“不过王珂和陈冰清两口子也有嫌疑,他们不知道在隐藏着什么秘密。”

    “那你打算怎么做?”尹新月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从埋尸地点下手了!”

    第二天一早,我打电话叫上耗子,按照他的记忆出发了。耗子虽然人不靠谱,好在记忆还不错。他驾轻就熟的将我领到了埋尸地点,那棵大树底下的土地还泛着新,耗子指着道:“就是这里了。”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寻找了一下角度,果然这里就是从前陈伯带着两个女儿来钓鱼的地方。湖泊已干,树也比从前粗壮了不少,但依稀能辨认出从前的影子。

    耗子拿出铁锹开始挖起来,不过坑越挖越深,最终只找到一床腐烂得不成样子的破棉被,尸体却没了踪影。

    耗子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尸体会跑?不然怎么会突然消失。”

    我忽然有个不好的念头,难道那根锢魂钉根本就不是封印灵魂的?而是封印那具尸体的,如果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我蹲下身子,仔细检查了一下那卷破棉被。因为隔了很多年,棉被腐烂的十分严重,黑黢黢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只是被子的一角印着‘医院’两个字,但具体是什么医院却已经无法辨认。

    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总算有了一丁点收获,我和耗子离开的时候,他还在喋喋不休的重复着:“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我明明把尸体埋好了,难道是诈尸。”

    我心里却在好奇为什么尸体会用医院的被子包裹着?难道当年的事情和医院有什么关系?

    究竟是什么医院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忽然想到一个好办法。我虽然不知道陈伯的小女儿陈玉洁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但身为她的姐夫,王珂一定知道。

    我决定再去刺探一下王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