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四五章 义工孙丽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四五章 义工孙丽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一边听,一边认真地点了点头。

    院长却没怎么往心里去:“其实怎么可能呢,陈伯的女儿对他非常孝顺,每次陈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她也从不往心里去。陈伯年纪大了,总爱胡思乱想,和自己的亲生女儿都生分了……”

    我想了想,向院长问道:“陈伯其实有两个女儿,这件事您知道吗?”

    院长非常的意外:“是吗?这我完全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我只见过陈伯的一个女儿,从来没见另一个来探望过他。”

    当然不会来探望,陈伯的小女儿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我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是陈伯告诉我的,他在梦里一直纠缠着我……”

    “啊?”院长发出一声惊呼:“这可怎么办?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敬老院的老人太多了,人上了年纪,每一个都像是缺爱的小孩子似的,每天都吵着要我关心。陈伯对我又十分抵触,所以我也没跟他聊过天。”

    没等我问,胖团长已经抢着说道:“那有没有和陈伯关系比较好的?你快帮着想一想,这个年轻人是我们爱心社团的中流砥柱,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准备提拔他做副团长呢,可不能出事儿。”

    副团长?这还是算了吧。

    我心里暗暗想到。

    院长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自从陈伯进入敬老院后,就一直独来独往,除了他的女儿和女婿之外从来没见到其他人来探望他,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我奇怪了很久呢。要说关系比较好的话……”她想了半天,忽然拍手叫道:“我想起来了,有一个大学生义工,是个可爱的女生,很热情,对陈伯非常照顾,陈伯对她也和别人不一样,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和她说几句话。”

    义工?

    我脑海中顿时回想到陈伯去世那天回程的大巴车上,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女大学生一直在抽泣,她是真心实意的因为陈伯的去世而难过伤心,难道那个义工就是她?

    “有没有那个义工的联系方式?”我心急地问道。

    “没有。”院长为难地摇了摇头:“他们是大学的一个社团,假期的时候会来帮忙,是一群很好的年轻人。”

    我一脸失望,院长却对我说:“我知道他们的学校,你去学院里找她,肯定有人知道!”

    我连忙道谢,院长写下了大学的名字和地址交给我。这一次收获颇丰,总算没有白费我请来电视台。

    我没有等到爱心社团的活动结束就准备提前离开,尹新月有些担心地拉住我:“九麟,你到底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放心吧,你老公什么事情没经历过。”我安慰地抱了抱她,看她放下心来,这才快步从敬老院离开,直奔大学而去。

    进了大学的校门,我找人打听了一下校园里有没有爱心社团,会去敬老院献爱心的那种,一个女生指了个方向给我:“活动室都在第三教学楼里,你去看看吧。”

    我向她道谢,快步而去。

    我在第三教学楼的二楼找到了所谓的爱心社团,社团的年轻团长招待了我,听说我的来意后,团长坦白说道:“你要找的这个女生叫孙丽丽,她的确和陈伯的关系很好,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陈伯去世后她很难过,一直没有走出阴影,最近身体很不好,还在寝室里休息。”

    “我能不能见她一面?”我向团长问道。

    团长有些为难,但还是同意为我联系一下,她打通了孙丽丽的电话,说明了我的来意后,孙丽丽同意去校园里的咖啡厅和我见面。

    团长将我送到咖啡店后,直到孙丽丽到来才向我们道别离开。孙丽丽显得十分憔悴,脸色苍白地坐在椅子上望着我:“你是为了陈伯伯的事情来找我的吗?”

    我点点头。

    “他怎么了?”孙丽丽有些不解地看着我。

    我道:“陈伯去世的那天我也在场,我一直有些疑点想不通。他之前饱受病痛却一直坚持,为什么会忽然自杀呢?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

    孙丽丽瞪大了眼睛:“你……你怀疑陈伯是被人杀害的?”

    “我只是有几个地方想不通,所以来向你打听一下陈伯的事情。”

    “你是什么人?私家侦探吗?”孙丽丽警觉地望着我。

    “差不多吧。”我随口应付了一下:“你那么关心陈伯,也不希望他死的不明不白吧?”

    孙丽丽伤心地点了点头,眼圈也红了:“陈伯伯虽然对人很冷漠,但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我记得我第一次跟着社团去敬老院献爱心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二楼窗台上摆着的花盆,差点就被砸到了,就是陈伯伯把我救下来的。他当时看我的眼神特别奇怪,像是在看一个失去多年的亲人。后来在我的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他还有个小女儿,可惜因为意外去世了,当时就跟我一般大……”

    我点了点头。

    孙丽丽继续道:“陈伯伯不是很喜欢说话,每次都是我主动找他聊天,他来了兴趣时才会说几句。陈伯伯的年轻的时候很喜欢钓鱼,总带着两个女儿去钓鱼,就在郊外的一个湖旁,有时候一钓就是一整天。他说他太太在生两个女儿时去世了,从那天开始他就承担了母亲的责任,一直把两个女儿养大。大女儿温柔贴心,小女儿活泼可爱,都是他的心头宝,他甚至为了两个女儿,再也没有再婚过。”她一边说,一边掏出钱包,从里面取出一张照片:“这是陈伯伯送给我的,据说拍照的人就是他的两个女儿,你看他笑得多开心。”

    我接过照片看了看,只见中年时期的陈伯竖起一根大拇指坐在荫凉的树下,他的另一只手提着一只非常大的鱼,显然是收获颇丰。

    而他身前的地面下投着两个并肩站立的娇俏身影,虽然没有出镜,但却从陈伯满是笑意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两个女儿不知说了什么笑话,逗得他非常的开心。

    明明是亲密无间的一家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之后的事情变得匪夷所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