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四四章 疑云重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四四章 疑云重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尹新月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你不是不喜欢参加活动吗?上次叫你起床你还不乐意,怎么现在这么主动了?”

    “我认真考虑了一下,这种积阴德的事简直是一本万利,应该长期做,长久做!”我无比认真地说道。

    尹新月甜美一笑:“上次陈伯去世后,团员们都有点儿受打击,最近根本不响应活动,胖团长组织了两次还是没结果,我看非要把电视台的人请来才管用了。”

    我计上心头,胸有成竹地向尹新月道:“你去联系胖团长,就说电视台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尹新月怀疑地问道:“你认识电视台的人吗?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你不要胡乱开玩笑,答应别人的事情又做不到,那就是说谎了!”

    “你老公是那样的人吗?”我冲他挥挥手,急忙跑进房里给李麻子打电话。这家伙最近异常逍遥,居然带着夏琴去了海边度假,吃海鲜晒照片,幸福得不要不要的。接到我的电话他居然还有些不爽:“小哥,你能不能不要做这种棒打姻缘的缺德事儿?我正要和夏琴去游泳呢!你不知道,夏琴的身材简直完美到爆,她穿比基尼的样子太美了……”

    我直接打断他:“李麻子,我有事儿请你帮忙,你人脉比我广,认不认识电视台的人,给我介绍一位。”

    “靠!你当我是孙悟空啊,哪路神仙都认识?”李麻子不客气地拒绝了我。

    我哼了一声:“我再问你一遍,认不认识?你要是敢说个不字,我现在就冲到你家一把火烧了你的房子,等你度假归来看到一片废墟,希望你还能笑得像个2b一样,那么开心。”

    “算你狠!”李麻子咬牙切齿地骂道:“等着,我翻翻通讯录。”

    “无毒不丈夫!”丢下这么一句话,我得意洋洋地挂断了电话。

    五分钟后,李麻子将电视台的编导电话发了过来。我也没客气,直接打过去自报家门,然后拜托了他一下道:“其实就是走个过场,你派个记者来就行,摄影机开不开都没关系,更不用播在电视上。就当我欠你个人情,以后有事儿我决不推辞。”

    原本还有些犹豫的编导听完之后,立刻就同意了。毕竟我张九麟的一个人情,那是非常不容易得到的。

    第二天一早,因为有记者加入,爱心社团的团员甚至比上一次增加了一倍以上。所有大妈都红唇烈焰看似无心实则有意的走到摄影机跟前露个面,还追着记者屁股后面求采访。

    等我们顺利抵达敬老院后,陈伯去世的悲伤已经冲淡了许多,我甚至觉得老人们已经遗忘了这个曾经与他们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

    尹新月有些不解地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人在他们面前死去,他们怎么会这样无动于衷?”

    “因为老了,他们身边的朋友都在逐渐死去,已经见怪不怪了。”我看着四周的景致,有些感慨地说道:“这里是敬老院,生活在这里的都是些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人……”

    尹新月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跟着团员们忙去了。

    我则趁着机会向老人们打听起陈伯的事情,和我预想中不同,老人们提到陈伯,基本上都是一问三不知,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姓陈的。这让我无比失望,就在我决定放弃的前一秒,一个熟悉的声音阴嗖嗖地响在耳边:“你打听陈伯的事情做什么?”

    我转头一看,竟然是上次吓了我一跳的老太婆。

    虽然只有几天不见,但她的气色却更加糟糕,皮肤像是水泥墙壁一样凹凸不平,整个人就像可怕的干尸一般。我情不自禁的退后一步:“不做什么。”

    老太婆却佝偻着腰对我诡异地笑道:“你跟我来。”

    我以为她知道陈伯的什么秘密,硬着头皮跟了上去,老太婆却将我带到了一个隐秘的角落,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陈伯是被他女儿和女婿害死的,我亲眼看到的。”

    陈伯明明是自杀而死,而且当时他的女儿和女婿都不在场,老太婆怎么可能会亲眼看到呢?我狐疑地看着她,老太婆居然生起气来:“你难道不相信我?这些子女都是孽债,跟你讨命来的。”

    我觉得,这老太婆明显脑子出现了问题。

    恰好有两名员工快步跑了过来:“婆婆,你怎么又出来了?医生不是要你卧床休息的吗?快回房间去,到吃药的时间了。”

    原本还一脸倔强的老太婆听到药字之后,立刻变得像是个孩子,挣扎着要跑,却还是被员工架着带走了。

    敬老院的人根本没有人关心陈伯,对他的事情也不了解,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呢?

    我想来想去,忽然想到了院长。她既然在敬老院工作,理应对这些老人了若指掌才对。可她会相信我吗?会坦白告诉我一切我想知道的吗?我犹豫着该怎么开口,一抬头就看到胖团长笑眯眯的从不远处走过。

    我顿时眼睛一亮,快步追了上去。或许是因为我解决了电视台的问题,胖团长对我的态度异常亲切,在听说我要向院长打听陈伯的事情后,她不解地问道:“你和陈伯不过是一面之缘,怎么这么关心他的事情?”

    我想了想,随便编造了一个听上去还算可信的借口:“或许是那天发生的事情太震撼,我一直没有忘掉当时的画面,最近我一直在做噩梦,每晚都会梦到陈伯,我想向院长了解一下,然后给他做一场法事。”

    胖团长果然没有怀疑:“是这样啊,那我带你过去。我和院长是老朋友了,本来这些事情事关各个家庭,是不能随便说的,但有我在,她不会隐瞒。”

    我连忙道谢,跟着胖团长进了院长的办公室。

    她正忙着看文件,见到我和胖团长进来笑着站起身:“怎么了?有什么事儿找我吗?”

    胖团长替我说明了来意,院长一脸为难,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同情:“一直在做噩梦吗?这件事儿其实也是我们敬老院的责任,对老人照顾的不周到。其实我对陈伯了解的也并不是很多,他很少主动和别人说话,就算我去找他聊天,他也很少接话。我跟他的女儿接触比较多,不过我也看得出来,他们父女的感情并不是特别好。来敬老院生活,也是陈伯自己坚持的,他的女婿根本不同意,我看陈伯的样子……好像是想逃离女儿的身边。”

    “他每次见到女儿都吓得脸色苍白,根本不愿意跟女儿在一起。对了,有一次她女儿买了新衣服来探望他,原本想帮他试衣服,可陈伯一看只有他和女儿在一起,就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还说他女儿要杀了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