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一一章 荆轲,高渐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一一章 荆轲,高渐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历史上的高渐离所使用的乐器是筑,现在却用的是二胡,可能是历史记载出了问题,也可能高渐离由于一些原因才寄身在二胡之中。

    想到南郭先生在任务中起到的是近身刺杀任务,我心中一动,莫非夜魔斗篷里的阴灵是荆轲?

    历史上的荆轲和高渐离关系非同一般,荆轲刺秦王时,高渐离一身白衣在易水河畔为他送行。

    他知道荆轲此去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必死无疑!于是含泪击筑,并高歌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一千古名句。

    荆轲果然失败被杀,秦始皇统一了六国,下令通缉荆轲余党,余党们被捉的被捉,逃的逃,高渐离也更名改姓隐藏在宋子县给别人家当酒保。

    这个主人家经常有客人击筑,高渐离听了连连摇头,他觉得这曲调虽然好,但击的节奏却很差,简直是糟蹋了!佣人当即将他的话转告主人,其实是打小报告想让主人惩罚高渐离。

    但主人家却将高渐离唤到了堂前,命他当场击筑。

    高渐离击筑完毕,所有的宾客都非常惊叹,还赏酒给他喝。

    此时的高渐离已经不想再伪装了,便恢复了以前的打扮,众人将他奉若上宾,轮流请他击筑,这个消息甚至传到了秦始皇的耳朵里。

    于是秦始皇也将他请进宫,有人认出了高渐离的身份,但秦始皇并没有杀他,只是熏瞎了他的眼睛,然后经常让高渐离击筑给自己听,每次听完都忍不住赞叹!

    虽然六国早已被灭,但时常接触秦始皇的高渐离,还是在秘密策划着为好友荆轲复仇。

    他在筑里面灌铅,趁着秦始皇听曲入迷的时候狠狠的朝秦始皇的脑袋砸了过去,但却被秦始皇躲开了,最后他也被秦始皇处死。

    高渐离和荆轲的友情之所以被传诵至今,就是因为在荆轲死后,高渐离还一心一意为好友报仇,远超古今。

    想到这里我暗道一声糟糕,赶紧退到一边用灵符护住了身子。

    如果我真的不幸猜中,荆轲的阴灵等下再出来和高渐离配合,我肯定会被他们合力杀死!

    高渐离看了我一眼,竟然没有主动追上来,而是盘腿坐在那里开始演奏二胡。

    我刚松了一口气,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因为二胡的声音钻入脑袋后,我就有些意识模糊,没一会儿我便晕乎乎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张家小哥,你怎么了?”

    李麻子焦急的吼声离我忽近忽远,我慌忙咬了一口舌头,迅速念了几句《道德经》,这才把二胡声隔绝在外。

    但这也让我变得被动起来,因为我拒绝了二胡声,也就听不到南郭先生移动的声音了!

    不行,必须尽快解决高渐离的阴灵,我呼了口气,默默的念着咒语,斩鬼神双刀开始逐渐冒出墨绿色的光芒。

    随着我语速加快,绿光慢慢的照亮了整个房间,我抓住机会大喝一声,朝着盘坐在地上的高渐离劈了过去。

    噗……

    落地后我直接喷了一口鲜血,可盘坐在地上的高渐离却一点事都没有。

    不知道该死的南郭先生什么时候已经移动到高渐离面前,在我冲上来的时候直接给了我一刀。

    如此同时,高渐离波动二胡的动作加快,曲调更加迷惑人心,我甚至忘了躲避,幸好李麻子拼命从黑暗里冲出来将我拖到了一旁。

    李麻子轻声建议我们找机会逃跑,现在只是南郭先生和高渐离一个阴灵,若是再加上东郭先生和荆轲,我们怎么也不可能逃的出去。

    我苦笑着说现在就是逃也逃不了,东郭先生迟迟不进来,就是在酒店外面等着我们,逃出去也不过是撞在枪口上罢了。

    李麻子垂头丧气的继续拖着我往角落里逃,我拦住了他。

    我觉得现在逃跑完全没用,南郭先生能在不知不觉间靠近我们,而高渐离是阴灵,我们藏起来他也能找到。

    李麻子却不死心,轻手轻脚的拖着我躲进了酒店的大衣柜里,一进衣柜,他就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符纸贴在柜门和角落上。

    随后他苦笑着解释了一句,说这样一来最起码保证南郭先生靠近这里时,我们不会毫无察觉。

    我不由眼前一亮,李麻子说的没错,不管是南郭先生还是高渐离的阴灵,只要柜门被打开就相当于给了我防备的时间!

    我捂住腰间的伤口,让李麻子扯碎衬衫随便帮我包扎了一下,然后握着双刀小心翼翼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过了很长时间外面还是没有任何的声响,我心说难不成是它们走了?

    我觉得有些奇怪,就把耳朵贴在柜门上仔细听了起来,却还是听不到声音。

    “小哥。”

    李麻子叫了一句,我转头刚要问他做什么,噌的一声,一片薄薄的刀刃从柜门的缝隙中插了进来,从我耳朵边上擦了过去。

    砰砰砰!

    我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儿,南郭先生敲柜子的声音就传了进来,我忙捂住口鼻,尽量不发出丝毫的声响。

    “你们在里面,我知道你们在里面。”

    嘶哑又伴有童声的嗓音透过柜子传了进来,听的我一阵恶寒。

    刚刚短暂的看到过他的样子,如果不是t恤男提前和我说过他是个侏儒,我或许还真的以为他是个孩子。

    侏儒不算少见,但是个头不长,年龄看着也不长的实在是少数,至少我以前没遇到过。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着这南郭先生的长相有点反胃!

    我轻轻呼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现在情况如此危险,不能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李麻子轻轻说了‘阵法’两个字,我瞬间想起自己之前布置的阵法,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

    启动阵法需要我的精血,好在我布阵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两个杀手不好对付,就同时布置了多个阵眼,其中一个就在柜子边上。

    现在只需要把柜子打开,快速在阵眼的位置滴上精血就可以了。

    “出来吧,你们快出来吧。”

    南郭先生的声音像是变态引诱受害者一样,听的我直起鸡皮疙瘩。

    我迅速将手指咬破,挤出一滴精血,然后缩到角落里,对李麻子嘱咐了一句。

    李麻子点点头,挪到了柜门边,深呼吸一口气后猛的踢开柜门,好在门外没有人。

    我趁机把手伸了出去,准确的把精血滴在阵眼的位置里,之后不做任何停留的收手,李麻子迅速的关上柜门,甚至差点夹住我的手。

    “小哥,你这阵法有没有用啊?”

    我这次布置的是一个简单却很管用的困灵阵,能够迅速启动,困住区域内的阴灵,所以就算真的对南郭先生没用,也足够拿下高渐离的阴灵了。

    可是我滴下精血后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声响,李麻子这才轻声问了一句。

    我没有回他,只是奇怪的喃喃道:“你有没有觉得柜子里有些挤?”

    黑暗中我看不清李麻子的表情,只是见他明显的愣了一下,好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问道:“小哥…你怎么在那边说话?”

    这下换我愣住了,我因为要放精血所以一直站在这边啊。

    李麻子的声音像是快哭出来似的:“那我边上的又是谁……”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我警惕的将双刀挡在了胸前。

    接着我就听到低沉的呼吸声慢慢的靠近,随后是南郭先生变态的声音:“啧啧,你还会布置阵法。”

    “你把他怎么样了?”

    我吞了口唾沫,摆出了一个防御架势,防止他靠近。

    但柜子总共就这么点大,细长的双刀根本没有办法施展开,倒是他的短刀在这里面用起来的话,会顺手很多。

    奇怪的是南郭先生就像猫戏老鼠一般,逼近后就不再有什么动作,只是在黑暗中盯着我。

    突然,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摸出手机,一看竟然是t恤男的。

    刚想挂掉,南郭先生却冷笑着让我接电话,因为李麻子还在他手上,我无奈之下只能接通电话。

    t恤男只是确认一下我的安全,我没敢说现在南郭先生就在我旁边,只是说我现在很安全。

    “你什么时候到?”

    我下意识的问出这句话,问完之后有点后悔,飞快的让t恤男到了泰国就赶紧赶过来,然后就将电话挂了。

    南郭先生呵呵笑了几声,我听到柜门开的声音,似乎有人走了出去。

    就这样等了半天,我终于确定房间里似乎没有其他人了,这才推开柜门,然后打开了灯,急忙检查李麻子的伤势。

    还好李麻子只是短暂的昏了过去,我在他人中处按了按,他就醒了过来,满脸惊慌的朝着四周看了看,直到我告诉他已经安全了,他才呼了口气。

    “你怎么打退他们的?”

    李麻子显然有些不敢相信我们能够死里逃生,我苦笑着说自己也不知道,他莫名其妙的就走了,外面的东郭先生甚至连面都没露。

    李麻子呼了口气:“管他们怎么走的,小哥,你快扶我出去。”

    我把他扶到沙发上靠着,两个人根本不敢休息。

    东郭先生和南郭先生撤退的莫名其妙,我和李麻子睁眼瞪了大半夜才确定他们不会杀个回马枪,这才开始收拾身上的伤口。

    我身上倒是还好,就只被南郭先生在腰间刺了一刀,但李麻子情况有些不好,他之前肩膀就被妩媚女人抓破,现在又被高渐离的阴灵洞穿,伤上加伤,处理起来更加麻烦。

    李麻子笑着说老子这也算是为救他们的命流过血了,等回去了小哥你可一定多夸夸我的功劳。

    我无语的给他缠上绷带,在他没受伤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你可省省吧!能不能回去还不一定呢。”

    “呸呸呸,这种丧气话怎么能随便说。”

    李麻子眼神一变,拽住我的手在木质的柜子上敲了三下,随后他问我,有没有觉得东郭先生他们似乎并没有想要我们的命?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是总觉得说不通。按照t恤男的说法,这两个人来这里就是为了杀我,但刚才如果不是他们主动退走,我和李麻子肯定就凶多吉少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