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三零一章 惊险逃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三零一章 惊险逃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现在当务之急是从巴松家里逃出去,我示意李麻子不要慌张,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只是上半身不能动,胯部以下还是可以稍微活动一下的。

    这样就足够了,我用脚为支点一丝丝的往后靠,努力了半天总算勉强让自己半坐起来。

    随后我在心底念出咒语,祭出了无形针。

    巴松只是下了毒,毒素暂时封住了我的一些血脉,如果他是下降头的话,情况会更糟糕。

    说实话拿着针硬生生的往自己的骨头里扎,我还真有点下不去手。但一想到目前的情况,我只得咬着牙控制着无形针从胸腔飞进自己体内,穿过骨头,一点一点捅破被封的穴位。

    刚开始只是有些疼痛,我咬咬牙也能坚持住,可是无形针一点点在骨头上钻洞时,仿佛有千百只蚂蚁在身上蠕动,我再也忍不住了,张嘴就要喊了出来。

    危机时刻,在一旁注视半天的李麻子突然发力,一脚抬起插进我的嘴里。

    尽管李麻子的香港脚在平时让我深恶痛绝,此刻我却忍不住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接着玩命的咬住他的脚。

    李麻子脚上虽然吃痛,总归比我这锥刺股的痛苦来的小的多,他发发狠咬着嘴唇,也就扛下去了。

    这种驱针入体的手法无异于当年关羽的刮骨疗毒,我可没有他那种忍耐力,坚持了一会儿就满头大汗,眼前模糊了。

    无形针在我的意念下可以在瞬间摧毁一切,可这不包括我自己,因为我是一个有本能反应的活人,在遇到危险时自己会做出本能的思维反应。

    正因为如此,无形针无数次在理智的支配下刺进骨头,又无数次在本能的畏缩下退了出来。

    毫不夸张的说,任凭它这么刺下去,我的胸骨非得粉碎不可!

    李麻子的脚已经被我咬出了血,他本人也因为用力过度导致嘴唇破损,鲜血滴答滴答的打在床单上。

    我真的没有力气了,看着李麻子,就仿佛有两个他在我眼前晃悠,我,想放弃了……

    这时楼下突然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看来是巴松的援军来了,他们敢大摇大摆的进来,自然是认定我们被控制住了,逃不开他们的手掌心。

    要是落到他们手里,我肯定会死,老子玩了小半辈子阴物,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是要死也得死在中国大地上,客死他乡算什么事儿!

    何况这次龙泉山庄与黑衣法师有了合作,恐怕他们抓到我以后不会马上杀我,而是利用我牵制t恤男甚至威胁江北张家,那样一来张家这些年的努力发展都白费了。

    我能让龙泉山庄得逞吗?一想到这些我的双眼不由自主的充血,根本顾不上自己的身体,玩了命的操控无形针在体内横冲乱撞。

    噗……终于,随着喉咙一阵发甜,我喷出一口瘀血,体内毒素终于被打破了。

    我撑着身子坐起来,迅速打出几个指决解开了李麻子的穴位。

    当然这只是暂时让他的身体能够正常移动,回头还得专门清理体内的毒素,不过现在用来逃跑足够了。

    趁着李麻子收拾东西的功夫,我凑到窗边看了一眼,好家伙楼下停了七八辆车,源源不断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正顺着大厅的入口涌进来。

    别说这些人都是黑衣法师,就是单纯的普通人也足够我喝一壶的了。

    我当即决定从后面跑,巴松别墅后面是一条带旅游功能的小河,算得上是城中公园,只要越过小河进去曼谷中心,他们就不敢太过招摇。

    到时候直接去投奔警察局,等天亮了再做打算。

    我想的挺好,却忽略了李麻子的左脚已经快被我啃断了,从楼上跳下去以后我顺势打了个滚儿就安全着陆,可李麻子却因为腿脚不利索直接摔了个狗啃屎,他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惨叫。

    在他叫声过后,楼上直接有几道红光射了过来,我看到红光后顿时愣了,这是红外线,对面有狙击步枪!

    “快趴下!”

    我的脸直接就白了,大吼一声把刚刚起身的李麻子扑倒在地,几乎同一时间李麻子刚刚站的地方发出一声脆响。

    李麻子对他们没用,这一枪完全是冲着爆头来的。

    “张家小哥,快走……”

    李麻子的情况已经不可能翻墙了,他想站起来替我挡住楼上的子弹,给我争取时间。

    我怎么可能丢下他不管,何况现在不光是楼上有狙击手,听到声音的黑衣法师迅速围了上来,其中还有几个熟面孔。

    那是我当年打赢拳赛后,于心不忍,废了他们的法力后放回去的那几个泰国长老。

    “去死吧!”

    我怒吼一声,操控无形针顺着红外线的轨道飞了出去,无形针直接洞穿了瞄准镜,然后从狙击手的眼珠子刺了进去,又从后脑勺钻出来飞回我手心里。

    咣当一声,狙击枪坠落在地上。

    这人既然能做狙击手,肯定明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原则,只是我手上没有枪,他便忽略了这个原则,所以灭亡是注定的。

    规矩就是规矩,规矩不是给别人守的,任何事在心底都应该有一个标准,可以不说出来,但不能忘掉。

    解决完狙击手以后,我迅速汇聚灵力先把李麻子围了起来,而后手持双刀冲进了人群之中。

    我赌他们不会直接对我下死手,这也是我最后一张保命符!

    他们人虽多却施展不开,而我手中握着斩鬼神一顿乱砍,又有无形针在外围趁机下黑手,一时间黑衣法师死伤很大。

    我想趁乱最大化的打击他们,而他们则有意对我用这种车轮战,谈不上什么阴谋,双方的意图都很明显而又不谋而合,就看谁撑得时间更长一些。

    我这种自杀式的攻击方式当然撑不过他们,很快就有些精疲力竭,胸口处为了冲破穴脉而刺伤的骨头也开始罢-工,整个人就像快要散架了似得。

    反观这帮泰国人,受了伤的直接上车离开,剩下的人继续战斗,甚至有人已经不动手了,冷冷的现在边上注视着我。

    似乎今夜,我在劫难逃!

    “嗷嗷……”

    这时空中突然传来一阵野兽的怒吼声,使得我们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半空中突然出现一只黑色的庞然大物,它大吼着扑向了黑衣法师们,凡是靠近它的人都被它宽厚的爪子拍成了碎肉。

    我反应过来以后心中大喜,这熊分明就是黑心和尚的干爹东北熊王。

    哈哈哈,天不亡我,t恤男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

    我不知怎么突然就落泪了,这种滋味真的是……没法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