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九一章 虐杀降头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九一章 虐杀降头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愣了一下,瞬间意识到大胡子可能已经来到了我的背后,虽然我现在能够全身而退,可那样就错过了猎杀半空那降头师的机会了。

    毫无疑问,面对这种实力的降头师,傻子才会选择一挑二,我当机立断的念出咒语!

    大胡子跟我基本在一个角度,他貌似看出了无形针的存在,声音惊恐的叫了起来。可我不给他们任何机会,锋利无比的无形针嗖的刺进了半空中那降头师的喉咙,然后在接下来的两秒钟内,无形针来回运动了几十次。

    等我被身后的大胡子打飞时,刚刚还在庆幸自己幸免于难的降头师,喉咙处已经多了一个核桃大小的窟窿,鲜血咕咚咕咚的滴落,他整个人软趴趴的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而我被大胡子打在地上后,反射性的就要站起来,却发现身体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似得动弹不得。

    高手过招失误意味着死亡,我能在十秒内干掉三人,大胡子也能在下一个呼吸间解决我!

    这一刻我真的害怕了,我怕自己死后没人会救新月还有小萌他们,我更不知道自己不在人世后,凡凡在江北张家会有怎样的待遇。

    我不会坐以待毙,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凭借无形针来观测大胡子的动作,用来牵制他。

    很快,脑海中就浮现出身后大胡子的画面,他手中出现了一把狼牙棒似的武器。

    看样子他是想用狼牙棒击碎我的脑袋,这属于泰国古老的刑罚,用来对付异教徒。只是他刚刚看到了无形针的威力,所以现在有些投鼠忌器,一时间没敢冲过来。

    表面上我们相互制衡着,可只有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多么危急!因为我身子弓着,像是在捡什么东西,这种姿势坚持一分钟没问题,可是一分钟过后,每过一秒都是一种煎熬,在这种情况下我很难集中精神,去使用灵力冲开大胡子的邪术。

    最多不会超过三分钟,我就再也没办法操控无形针,那时候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随着无形针摆动的幅度越来越缓慢,大胡子也由刚开始的谨慎变得跃跃欲试,最重要的是随着注意力的分散,我已经不能凭借意志判断大胡子的位置,或许死亡就在下一个瞬间。

    当眼前出现一片模糊的黑影,我意识到大胡子已经挥动了狼牙棒,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谁知就在这时我身体的灵力终于冲开了定身术,看来上天还是眷恋我的,落地后我没做任何的停顿,迅速在地面一个前滚翻。

    大胡子没想到我的灵力如此强悍,下意识就想收手,可他刚才攻击我时用了十成的力道,想要收手又怎么会那么简单?

    何况我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猛地将双刀抛出,忍耐许久的斩鬼神双刀闪着寒光像幽灵一般冲出去将大胡子的双臂齐齐切断,他‘啊’的惨叫一声,断臂落地时才松开狼牙棒。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害我家人!”

    这一刻我没有了妇人之仁,在他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从兜里抓出一把精盐洒在他伤口上,伤口顿时发出滋滋的声响,就像是铁板烤肉时的声音一样。

    大胡子的黑脸刷的白了下来,甚至因为疼痛太过剧烈,嘴唇都有些发颤,眼神却很凶狠,看样子不打算跟我吐露真相。

    我吐了口唾沫,用绳子将他双腿捆住倒着吊在了房梁上,不一会儿大胡子的脸就憋得通红,呼吸变得困难,房间里满是他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以及滴答滴答的声响,他的鲜血顺着断臂伤口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血洼。

    我以为这样他会开口,谁知这家伙就是闭着眼不说话,我急得在房间内徘徊,不经意间看到角落里放着一堆细竹竿。

    我笑了,取出一根竹竿用刀削尖,咬着牙插进了大胡子的嘴里。

    当然,我没有插得太深,我怕他直接失血过多而亡,只插进去一到两厘米,即便如此他嘴里还是不断喷出一道道浓郁的血水,顺着竹竿缓缓地流在地面上。

    为了让他看到自己的血液一点点流逝,我还找了个铁盆放在下面接着,当铁盆快接满的时候,大胡子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以为他服软了,就把竹竿拔掉,并把他放下来帮他止住喉咙里的血。

    我用的方法是审讯学中最典型的一种手段,它会在短暂的时间内击破犯人的心理防线,我相信自己已经征服了大胡子,谁知他看着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眼神变得疯狂,恶狠狠的说道:“张九麟,你根本就不知道这次对付你的人有多强大,你跑不掉的,你会比我们死的更惨!还有你的那些朋友们都得死,谁都跑不掉,哈哈哈……”

    他这句话中气十足,说的很有底气,根本不像是将死之人的声音,我不知怎的心里有点发慌,等回过神时却发现他已经咽气了。

    大胡子死不瞑目,就这样瞪着大眼睛死了,我以为他是失血过多,谁知下一刻他口中开始往外吐出紫色的血液,夹杂着浓浓的刺激性味道。

    我掰开他的嘴巴一看,很快发现他的牙齿里藏着一颗咬碎的药丸。

    原来这家伙是服毒自杀,没想到他如此刚烈,我叹了口气,将四个降头师的尸首放在一起,用灵火烧了个一干二净。接着我在院子里找了根水管洗了洗身上的血迹,想了想就给白老板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带人过来清理下现场,虽然现场没有尸首,却有大片大片的血迹,回头被警察发现的话会有些麻烦。

    而我则赶往机场,订了赶往香港的飞机。

    虽然降头师都被我干掉了,可尹新月她们身上的降头并不会散去,所以我准备去找t恤男帮忙,如果是平时我就直接打电话了,可这次涉及到新月,我必须亲自跑一趟。但到机场一问发现最早的一趟航班还在两个小时以后,我只好一边等一边给t恤男打了个电话。

    按照惯例t恤男接电话的速度很慢,可这次却是秒接,不等我说话他那边就直接开口:“有事快说,我这边正在处理事情。”

    t恤男在我需要帮忙的时候从来都是不遗余力,所以尽管他说有事,我还是厚着脸皮问他能不能过来帮忙。

    “发生什么事了?”

    我问完以后,电话出现了一些杂音,过了几秒后才传来t恤男略带冷酷的声音,看来他已经到了可以说话的地方。我咳了一声,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只是我说完之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t恤男都没回话,要不是电话显示还在通话中,我甚至以为已经挂断了。

    我没再打扰他,t恤男在这种事上很靠谱,他不说话说明这件事比我想象的还要棘手,我的心不由有些发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