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八九章 尹新月中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八九章 尹新月中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天午后,我像往常一样在店里擦拭着阴物上面的灰尘,怀念着从前和李麻子一起吹牛打屁的安逸时光,心情多少有点失落。

    想打diàn huà让李麻子回武汉,转念一想他和夏老师的感情越来越好,生活已经趋于平稳,如果有可能,我最好还是永远不要打扰他,毕竟这行充满着不可预知的危险!

    正当我恍恍惚惚的时候,尹新月挎着包包走了进来,她就那么看着我,我以为自己做梦呢,掐了掐自己,真他妈疼。我咧了咧嘴,尹新月笑了笑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扶我上楼。”

    我这才反应过来,发现尹新月整个人显得很疲惫,比之前瘦了许多。

    我赶紧上去抱住她就往楼上走,关心的问她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尹新月摇了摇头,说自己只是最近拍戏比较累,休息一段就好了,让我不要担心。

    娱乐圈并没有表面那么光鲜,每个艺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当红花旦宣布退出娱乐圈。我把尹新月放在床上,心疼的握着她的手,直到她睡着才缓缓下了楼。

    反正现在钱也挣够了,我心想等解决了龙泉山庄以后,无论如何都要退出这个随时丧命的阴物圈子!

    一下午不出意料的没有任何生意,到了傍晚我摇头提前关门,上楼做了一桌子爱心晚餐,又特意拿出一瓶自己珍藏的红酒,准备和尹新月来一次烛光晚餐,这些年她陪我经历这么多,难为她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就乐滋滋的去叫尹新月起床,她还没睡醒,侧身面朝墙躺着。

    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我突然有了感觉,有些猥琐的上去从后面一点点的向她脸颊摸上去,却突然摸到了一些结晶状物体。

    我愣了一下,帮她翻了个身让她平躺下来,却惊恐的发现尹新月眼睛里竟然长满了结晶状物体,看上去犹如冰霜一般。我小心翼翼地在眼睛外围摸了摸,发现这些结晶居然是玻璃!

    这些玻璃深深地嵌在皮肉之中,无疑是从身体内长出来的。

    可是,新月的眼睛里怎么会长满玻璃呢?

    我慌乱的脱光她的衣服,惊恐的发现除了眼睛以外,她的手指甲、脚趾甲同样长满了玻璃,更可怕的是她的皮肤表层隐约也泛出了晶莹的结晶,任其发展下去尹新月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玻璃美人!

    慌乱之余我快速思考起来,正常人肯定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尹新月为人和善也不会得罪邪士,她肯定是被我的仇人暗算了!

    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恨自己总是给她带来麻烦,心疼之余又赶紧给李麻子打了个diàn huà,我担心他那边也出事了

    果不其然,刚刚接通diàn huà李麻子就惊慌的开口:“张家小哥,我正要给你打diàn huà呢,小萌和夏老师出事了。”

    我心里咯噔一响,接着李麻子就给我讲了起来,三天前他们家楼下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老头,职业经验让李麻子觉得对方不像好人,可是自己无凭无据,就没去多管闲事,只是让夏老师多小心一些。

    第二天一大早李麻子下楼后,就发现走廊里多了许多晶莹的灯池,要知道昨天晚上回家时,走廊里还没有这些东西。

    他心里觉得奇怪,但是急着去和朋友一起钓鱼,就没管太多,心里甚至还觉得可能是物业连夜加班安装的这些灯。

    下楼后小区里同样布满了灯光,要不是赶时间,李麻子肯定停下来多看一会儿。

    当天他和朋友在一起钓鱼时连连上杆,傍晚心情大好拎着鱼回家,却发现家门外那些灯池都消失了,夏老师和小萌都变得病怏怏的,两个人都没吃饭就睡觉了。

    李麻子除了有点扫兴外也没觉得什么,毕竟这俩货总是吃零食,不吃晚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晚上他下楼和老大爷聊天时提到了那些来得快去的也快的灯池,不料大家都摇头表示没那回事,甚至有人觉得李麻子是精神出了问题,让他去医院检查下。

    他自己也觉得事情有点不正常了,准备第二天去医院看看,哪知一觉醒来自己没啥事,夏老师和李小萌的眼睛里却长满了玻璃!

    他着急忙慌得把他们送到医院,可是整整一天接连换了很多医院,所有的医生都称这种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都不敢接受他们,一直忙到晚上才有家医院在收了李麻子大额红包后,答应让夏老师和小萌住院观察。

    李麻子这才腾出功夫准备给我打diàn huà,谁知道却被我抢了先。

    “哎,新月也中招了,看来又有人来找麻烦了”

    我叹了口气,跟李麻子说了下尹新月的情况,看来麻子口中的灯池就是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的一种幻术,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只要盯着那种灯池看的时间长了,眼中都会长出这种玻璃。幸亏李麻子当时急着出门,要不然也会中招。

    也幸亏凡凡在江北张家待着,这才幸免于难。

    这种做派显然是想把我身边的亲人一网打尽,但我很费解他们为啥不直接来对付我,是没找到机会还是酝酿着其他阴谋?

    我打diàn huà把白老板叫了过来,调出jiān kòngshè xiàng头的录像,检查最近一周所有进入古董一条街的生面孔,最终发现了从一周前的早上开始,古董街便出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他们每天都会在古董街进进出出,并且跟一些店铺的老板打探着什么?

    还有意无意的往我的旗舰店这边靠拢,却一件东西都不买。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可能最后他们发现整条街都是我的地盘,在这里根本动不了我,所以才悻悻离去,转而对付我身边的人。

    当然这些只是我的猜测,我和白老板说了下自己的想法,他也认为这种可能性最大,就把和那些人有过交流的小老板都叫了过来。

    这些小老板从当年我收购古董街时就追随我,没什么可怀疑的,他们也坦荡的说出了谈话的内容,那帮人无非是打探古董街的势力范围,我在这里的地位等等。

    不过我手下这些小老板比较警惕,关键问题都是含糊回答,还套出了那帮人的身份。

    那帮人自称是泰国来打工的,在郊外的一处修车厂上班。

    众位小老板说完互相看了看,最后眼神中都露出了慌乱,显然他们也意识到那些生面孔是我的敌人,看样子是怕我怀疑他们。

    我让大家不要紧张,吩咐他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去继续工作,白老板也帮着打边鼓,笑呵呵的说道:“咱们都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自家弟兄,大家回去以后该咋样咋样,后面我跟张大掌柜的需要帮助了,再来通知大家。”

    他们这才安心的离开,等送走他们以后我的眼神逐渐冷了下来。

    从这些泰国人做事风格来看,他们是不择手段的在对付我!如果仅仅是对我下手,我不介意陪他们玩玩,可他们现在竟然动我的家人,这无疑触犯了我的逆鳞,那就没什么没好说的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