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八五章 鬼迷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八五章 鬼迷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马红军胆战心惊的说到这儿,依旧心有余悸的往门外望了一眼,唯恐那老太太突然出现在面前。

    巧的是,此刻刚好有一阵夜风掠过,吹得古董店大门呼呼直响。

    马红军吓得浑身一抖,紧抓在手的酒杯啪嚓一声摔在了地上。

    “你别害怕。”我安慰他道:“没有鬼怪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我说着端起杯来,把剩下的白酒一口喝干,随即站起身道:“照你刚才所说,的确是被脏东西给缠上了,走吧,到你家去看看。”

    “什……什么?”马红军极为诧异的瞪大了双眼:“她可就在我家里啊。”

    “要是不在,我还去看什么?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微微一笑。

    马红军见我这般自信,这才稍稍安心,随我走出古董店。不过却是紧跟在我身后,瞪着双眼左瞧又看的,深怕那老太太出现在黑夜里的任何一个角落。

    我启动了自己的跑车,直奔马红军的住处。

    一进小区,马红军的两腿就直打哆嗦,脸色也苍白了起来:“张,张大师……要不,要不我就不进去了,你自己去看好了。”

    我扭回头瞥了他一眼道:“那东西要找的人可是你,你如果不露面,她未必会现身。你要是实在害怕,那就算了,我也不上去了,你就一直住在火车站吧。”说完,我转身要走。

    “别,别……”马红军赶紧哀求道:“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马红军紧跟在我身后,来到了他家门前,抓着钥匙的手一直不停打着哆嗦,忙活了半天,连钥匙孔都插不进去,额头上的冷汗呼呼直冒。

    我接过钥匙打开了门,随后按开了灯。

    他这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也很大气。客厅墙面上挂着一幅巨型的古代山水画,画卷之下是一个硕大的真皮沙发。

    那些摆在沙发上的东西,很快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屋子里一丝淡淡的阴气,就是从这些东西上散发出来的!

    我走过去一看,是一些衣物,针线盒之类的东西。

    这些东西很陈旧,看那样式,应该是民国时期的。也不知道原来一直存放在哪里?这些东西上都弥漫着一股糜烂的馊味。

    “你怎么喜欢收藏这些东西?”我扭头问道。

    马红军进屋之后,一直晃着脑袋四处查看,深怕那老太太藏在什么地方了,根本就没往这边看。一听我问,顿时吓退了好几步:”不不不,这都不是我的东西!我,我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这些的……我的妈呀!”

    正在这时,头顶的吊灯猛然一闪,毫无预兆的熄灭了。马红军吓的大叫一声,扭头想跑,可腿下早就软了,当即摔倒在地。

    片刻灯光一闪,又亮了起来。

    我见马红军趴在地上,眼镜摔了出去,正吃力的四处摸索着,就走上前捡起了眼镜递给他,扶他起来。

    可戴好了眼镜的马红军却突然一动不动了,直愣愣的看着前方。

    “你不用怕,没事的,这应该是电压不足,闪灯了。”我安慰道。

    “你……你看……”他脸色惨白,瞳孔紧缩,颤巍巍的伸出手来,向我身后指道。

    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也发觉有些不对劲,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顿时也是一惊。刚才空无一人的沙发上,突然多出了一个老太太。

    那老太太穿着一身深灰色的斜边棉袄,白发苍苍却收拢的很齐整,正满脸带笑的盘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鞋底正在穿针引线。

    灯光照在她身上,却并没有半点影子,她双手不断忙碌,却发不出丝毫声响。

    这的确是阴灵!

    与此同时,马红军突然站了起来,腿也不软了,身也不抖了,直接向那老太太走了过去。和刚才那般惊恐莫名的样子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家伙和老太太是一伙的?想要引我上钩不成?

    我正迟疑着,马红军已经走到了老太太面前,极为恭敬的弯了弯腰,随即蹲下身帮她轻轻的捶打着膝盖。那老太太扭回头看了他一眼,满脸都是慈祥的笑意。

    如果这时,被外人看见,肯定以为这是一对亲母子。母慈子孝,这该是一副何等和谐的画面?

    可紧跟着,我就发现不对劲了!

    马红军的脸上毫无表情,两眼呆呆滞滞的,眨也不眨,脸色发青,并且印堂发黑。

    不好!这是鬼迷心窍。

    他现在毫无神智,是被鬼给迷住了。再过一会儿,等到阳气一尽,可就要命丧当场了!

    我赶紧掏出一张中等灵符抛了过去。

    砰的一声,一股黑烟从马红军的鼻孔之中钻了出来,随即好像被麻醉枪射中一般,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那老太太扭头一看,生气的抡起鞋底向我扔来。

    我飞快的避开,那鞋底正砸在墙上,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来,而是冒出一股黑气。

    我赶忙祭出无形针,刚要飞出,但老太太却猛地一下化作黑烟消失了。

    马红军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已是不省人事。我赶紧跑进厨房,倒了些盐水掺着朱砂给他灌了进去。

    他接连吐出了好大一片墨汁一般的黑水,这才悠悠然醒转了过来。

    马红军刚一恢复了神智,第一反应就是向沙发望了一眼,一见那老太太已无踪影,当下惊喜交加的问道:““张大师,那鬼被你除掉了吗?”

    我摇了摇头道:“还没有,让它逃了!不过看来那阴灵已经认准了你,肯定会跟你一辈子的。”

    “啊?”马红军一听,很是惊怕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极为担忧的问道:“那可怎么办?张大师……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吧!”说完,他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衣服,深怕我这转身一走,那老太太又冲出来。

    “你先别急,我们先研究一下,这阴灵到底是从何而来。”我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他却是死活也不肯坐在沙发上,甚至连客厅都不敢呆了。

    我只搀扶着他走进了书房。

    他的书房很大,甚至比客厅都要宽敞的多,三面墙上都立着高高的书架。

    那上边的书不多,全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木盒子,还有一本本薄厚不等的相册。

    从贴在外边的标签可以看得出来,这些都是马红军收藏的钱币,有汉朝的五铢钱,唐朝的开元通宝,清朝的花票,还有民国的金元券。

    看来他是一个资深的钱币收藏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