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八二章 牛郎织女(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八二章 牛郎织女(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喝点什么,茶水还是饮料?”赵依涵抹干了泪水,扭头问我。

    “茶吧。”我随意的答了一句,然后四下打量起来。

    她家很大,三室两厅将近两百平米。

    收拾的也很齐整,处处井井有条,只是显得有些冷冷清清。

    看的出来,她近来的心情很糟糕,也没什么心情仔细打理,摆在客厅里几株富贵竹全都黄了叶子,想必是许久都没有浇水了,就连窗台和橱角上都蒙着一层淡淡的灰尘。

    唯有摆在茶几上的金橘树被擦的晶晶透亮,一尘不染。

    “他最喜欢这盆金橘了。”赵依涵轻轻的把茶杯放在我面前,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回忆道:“他每次回家,无论多晚多累,都不忘伺弄金橘,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说完,赵依涵的嘴角浮出了一抹笑容,只不过那笑容很是苦涩。

    “你老公有收藏古董的爱好吗?”我两手握着茶杯,第一时间问道。

    “没有。”赵依涵轻轻摇了摇头:“他文化水平不高,所以对这方面不感兴趣。”

    “那他曾经带回过什么特殊的东西吗?”我继续追问道。

    虽然我也不希望她老公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可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一丝诡异,哪有丈夫一年才回家一趟的?而且刚好在雄鸡打鸣的时候消失?

    “好像……也没有。”赵依涵努力的思索了一下,随后又摇了摇头。

    “哦对了!”突然间,她猛然想起了什么,大声叫道:“两年前,他曾拿回来一个保险箱,就放在床底下,但一直没给过我钥匙。”

    “去看看。”我顿时警觉了起来。

    卧室床头上挂着一幅硕大的婚纱照,两人笑的无比甜蜜,可以想象的出,当时他们该是何等的幸福。

    赵依涵弯身从床下搬出一个小箱子,箱子只有一尺见方,但却很沉重,赵依涵很是吃力的递到了我手上。

    这是一个特制加密的保险箱,外面镶嵌着一层钢板,里边的空间应该不是很大,轻轻的晃动之下,发出一阵轻微的响动,听声音好像是什么纸张文件之类的东西。

    随着我的摇晃,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从里面蔓延出来,甚至连屋子里的温度计都一下子降低了好几度。

    “这箱子有古怪!”我立马做出了判断,抬头问向赵依涵:“你知道密码吗?”

    “不知道。”赵依涵两眼迷茫:“这是他两年前拿回来的,也从没跟我说过,还是我打扫房间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我也从没问过里边装的是什么。”

    “这箱子很不对劲,里边肯定藏了什么特殊的东西。”我征询似的看了看她:“如果没有密码和钥匙的话,我也只能强行打开了!”

    赵依涵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随即按照我的吩咐,很快找来了一些工具。

    虽然她找来的这些工具很不趁手,我也没有什么撬保险柜的经验,好在我也不用像做贼似的那么小心翼翼,也不赶什么时间。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我终于满头是汗的指挥无形针撬开了保险箱的锁头。

    里边藏着的东西很让我意外,只是一个黄皮信封。

    不过,我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那股强烈的阴气正是从信封里挥发出来的。

    我掏出朱砂,在信封口上抹了一道,随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信封。

    里边只有两样东西。

    一张结婚照,结婚照上两人甜甜蜜蜜的偎依在一起,满脸都洋溢着幸福无比的笑容,旁边写着两行字:比翼双飞,白头偕老。

    另一样东西是一个竹制的粉色小书简。

    书简的样式很古朴,上边画着灿灿星河,一大群喜鹊漫天飞舞,组成了一拱弯弯的桥梁。

    这是……

    我内心一跳,立马产生了一股不详的预感,赶紧展开书简,但见上面用精血写着:甲寅,丁卯,辛酉,乙子。

    很明显,这是一个人的生辰八字。

    “你老公的出生年月是什么时候?”我着急的问道。

    赵依涵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面色一变,飞快的说了出来,随即追问我道:“怎么了?他……他没事吧?”

    我掐指一算,留在信笺上的生辰八字正是她老公的!

    这书简我虽然没见过,但却知道关于它的一段伟大爱情传说,正是牛郎织女的故事。

    据说织女是一个仙女,一次下凡认识了牛郎,被牛郎的淳朴善良吸引,于是二人结为夫妻。不料织女母亲王母娘娘强行把织女带回天宫,让两人隔着银河相望,却不得相聚。

    后来,他们坚贞无比的爱情感动了喜鹊,喜鹊们自发在银河上搭起了一座鹊桥,让两人得意相逢。玉帝和王母知晓之后,也颇为感动,于是将每年的七月七日定为七夕,允许他们在这一天相会。

    慢慢的,七夕也成为了中国的"qing ren"节。

    这本是个神话传说,可在唐朝又出现了一个很离奇的事。

    唐太宗年间,有一个穷书生赶考途中,病倒在荒山野岭,被一个为父上坟的民女救了过来。经过百般调养之后,那书生大病渐愈,也与那民女情投意合,私自定了终生。

    等书生病好之后,远赴京城,民女连送十八里,洒泪相别。

    书生才高八斗,一举夺得文魁状元,谢绝了百官收为良婿的好意,甚至还拒绝了唐太宗招为驸马的意图,毅然要娶那民女为妻。

    可极为不幸的是,当年他进京赶考后不久,民女也染上了重病,很快撒手归西。听村里人说,她临死时仍旧紧紧的抓着书生留下的定情信物,没有瞑目。

    书生悲痛欲绝,竟在民女坟前撞树而死,因为他已高中状元,这事也一直上报到了唐太宗案前。

    唐太宗听完之后嗟叹不已,当即命人给书生和民女修建一座合葬墓,以表彰他们的坚贞爱情。

    可就在这时,大唐第一占卜师袁天罡上奏道:“状元郎本是星宿降世,死后便即升天。可那民女因病而死,必然化成孤魂野鬼,即便葬在一处,怕是也无法长相厮守。”

    太宗忙问道:“那又该怎么办?”

    袁天罡微笑道:“我可亲手打造一封函书,禀报阎罗王君,令这两人每年七夕再行聚首。”

    太宗立马应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