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八零章 阴物商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八零章 阴物商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极为惊讶,迷惑的看了看她。

    “我我想请你喝杯咖啡,可以吗?”赵依涵的表情有些尴尬,紧咬着嘴唇,两只手下意识的攥紧了衣角,这是她上学时留下的老习惯,一紧张就拽衣服。

    她用的力气非常大,手指的骨节都隐隐有些发白。

    很显然,她当众说出这句话,一定是积攒了莫大的勇气!

    我一时间也摸不清她到底要干什么,可见她这般的神情,当真有些不忍拒绝。

    “好。”我爽快的点了下头。

    赵依涵一听我答应了,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再没说一句话,直接摆脱众人向我走来。

    “张九麟你可悠着点。”

    “喂,我说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去吧?”

    “我车里有好药,用不用给你带几颗。”

    借着酒意,众人肆无忌惮的大声嘲讽起来。

    钱多多鼻孔都快冒烟了,既气又恨的望着我们的背影,紧捏着拳头,却也无可奈何。

    赵依涵死死的低着头,羞的连看都不敢看我,只顾着加快脚步。

    我在路边打了辆车,还没等我开门,赵依涵就急忙忙钻了进去。

    “枫林树咖啡厅。”我一上车,赵依涵就飞快的向司机报出了地址。

    看来,她很想尽快离开这里,她害怕看到那些嘲弄的眼神,害怕听见那些肆无忌惮的笑声。

    可是,明知如此,她又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极为反常的举动来呢?

    她没说,我也不好问。

    我们俩一言不发,就这么静静的坐着。

    倒是那司机大叔很有意思,从倒车镜里看见了我们俩的神情,还以为是小两口闹了别扭,一边开车一边劝说着什么夫妻吵架不记仇,床头打架床尾和,一日夫妻百日恩之类的。

    我越听越觉好笑,可赵依涵的脸却更红了,索性转过头望向窗外,再也不敢看我一眼。

    终于到了地方,赵依涵甩出一张百元钞票,几乎是逃命一般的冲下了车。

    我既好笑又好奇的跟了下去。

    直到选好雅座,fú wù生把两杯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蓝山咖啡端到我们面前的时候,赵依涵的脸上仍然红潮未消。

    她低着头,紧紧的捏着咖啡勺,缓慢却又片刻不停的搅动着。

    我看的出来,她此刻的心情就像那杯中一直盘旋的咖啡沫一般飞快的转动着。

    我猜不出她要说什么,更不好问,只好坐在一旁静静的等待。

    足足过了将近二十分钟,赵依涵这才抬起头来道:“对不起,我这么贸然把你叫来是有些唐突。不过,我真是有事想请你帮忙!”

    我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张九麟,其他同学不知道你的底细,我却很清楚。你是开了间小店不假,可你的店却日进斗金,别说钱多多这个土包子比不了,就算把全部同学的家产都聚在一起,也没你十分之一多!只是你非常低调,不想四处炫耀罢了。”

    她这话一出口,倒是令我很意外。

    看来她对我了解的很清楚,可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向我借钱?

    “你开的是间阴物店,专门收别人不敢收的邪门东西,全国赫赫有名的阴物第一人张九麟就是你。”她说完抬起头来,美目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好像在问:“我说的对不对?”

    她既然都知道,我也无意隐瞒,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能帮我一个忙吗?”赵依涵满带着祈求的神。

    “怎么,你是遇到什么邪门事了吗?”我端起咖啡来,轻轻抿了一口。

    “可能是吧”赵依涵有些不确定的答道。

    “说来听听。”我放下咖啡,摆出一个很放松的姿势,好让她也能减轻压力,尽情述说。

    随即,赵依涵断断续续的回忆了起来。

    原来这件事出在她老公身上,她早已结婚多年,老公就是她小时的邻居,两人青梅竹马,感情极为深厚。

    两人的家都在乡下,而且都极为贫苦。

    不过,他们都很争气,从小到大学习成绩都一直名列前茅,中考的时候,更是双双考入了重点高中。

    两人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手拉手在原野上疯跑了好久好久,开心的大笑大叫。

    可一沉静下来,他们又默然无语了。

    因为,他们俩的家庭都非常穷困,根本供养不起一个高中生。

    所以,这注定是空欢喜一场。

    后来,男孩狠狠的咬了咬牙,把自己的通知书撕碎了。

    赵依涵很是惊讶的刚要询问,男孩突然斩钉截铁的道:“书你去读,我供你!”

    他说到做到,第二天天不亮就背起破旧的铺盖卷赶往了南方。

    从此以后,赵依涵每个月都会准时的收到一张没有详细邮寄地的汇款单那男孩怕她不忍心,放下学业跟自己一起去打工,故意不把地址填清楚。

    就这样,男孩一直供了她三年高中。

    这也是高中时期,那么多富家子弟向她抛出橄榄枝,却被她无情回绝的原因,因为她早已心有所属!

    高中毕业后,赵依涵就不想再拖累男孩了。

    可那男孩听说她考上了北京外语学校,坚持着让她读完。并且写了一封长长的信,信里说,你是在为我们俩圆一个梦,一个大学梦!你没有理由放弃我们的梦想,信纸上满是泪痕。

    赵依涵抱着那信纸也整整哭了一夜。

    高中三年,大学又四年。

    男孩从未露面,只有一张张准时的汇款单,还有一封封热情洋溢的信。

    男孩邮寄的钱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集。

    他说不要苦了自己,别人有什么,我们就要有什么。我们的梦是圆满的,不要留有缺憾!并且跟赵依涵透露,他现在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工资也挺高的,让赵依涵不要担心。

    赵依涵也一直这样认为,日子也渐渐的美好了起来。

    可是有一天,她无意中看到了杂志上一张zhào piàn,那是一个关于煤矿事故的报告文学,zhào piàn就是在实地拍摄的。

    zhào piàn中有一个断了腿的年轻人,正在坑道里奋力的向外爬着。

    年轻人全身乌黑,只露出一口白牙,腰上紧紧的缠绕着绳索,另一端拴着个装满煤矿的大筐。

    年轻人全身的肌肉都紧紧的绷紧着,表情很痛苦,可是眼睛里却生有一道极为顽强的亮光。

    赵依涵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就是男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