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七五章 千古一美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七五章 千古一美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气息起初跑的极快,我还以为是他老当益壮,可随后就发觉,沿路上的草丛都没有没刮擦践踏的痕迹。反而是树梢枝顶上,有不少被撞断的树枝。

    御鬼飞行?

    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他了,这老家伙暗藏的手段可真不少。

    不过他显然还不如龙泉山庄的超一流高手,又或许是使用了聚鬼铃,灵力耗费太多,背着他的小鬼魂有些跌跌撞撞的,沿途树枝东倒西歪,折断的很不规律。

    而且速度也越来越慢,想来是灵力将尽。

    我又追行了一段路,远远的看见山脚下亮起了一片灯光,隐隐约约的好像有不少人影正朝这里围聚而来。

    应该是张小爱接到了我的通告,带着警力冲了上来。

    可我仍不敢稍有放松。

    老尼姑已经身死当场,郝瘸子那条好腿也被我斩断,这两个家伙一死一伤就躺在小屋前,根本就逃不了。看门老太虽然逃进了桂花林,可毕竟她没有法力本事,年岁也不小了,也跑不到那里去。

    可白眉老头子却不一样,身怀龙泉山庄的顶级阴物,而且花招和本事也多,普通jǐng chá可未必是他的对手。若是被他逃出包围圈,可真就难找了!

    当下我加快了脚步,一路狂追。

    可追着追着,突然感觉,前方的气息好似突然之间停住了。

    这老家伙又在搞什么花招?难道是察觉出了我追在身后,想给我设个埋伏吗?

    我收按双刀,一步步极为小心的靠了过去,可是他仍没有丝毫动作。

    我又走了一阵子,看见白眉老头正躺在不远处的桂花树下。

    这是耍什么花招?想引我过去,突下shā shǒu?

    我有些迟疑的停住了脚,可猛然间闻到白眉老头的身上飘出一股极为浓烈的血腥味。

    这是怎么回事?

    我迟疑了一下,继续朝前走去。

    但见白眉老头平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多处划破,脸上也满是刮痕,应该是刚才御鬼飞行的时候被树枝刮伤的。可他的致命伤却在脖子上,那上边有一道极小的伤口,只有一寸长。

    伤口极深,恰到好处,正好能让他毫无声息的在最短的时间内毙命。

    是被人杀死的!

    四外没有什么搏斗的痕迹,乍眼看来,还以为他是被树枝刮破了喉咙呢。

    可这人到底是谁?竟然有这样的本事,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白眉老头?而且我一路追了这么久,竟然半点都没发现他的踪迹。

    我上前检查了一番,他身上除了一些杂物之外,根本就没留下丝毫有价值的线索。

    聚鬼铃也不见了,肯定是被那个shā shǒu拿走了。

    对了!

    这老头和龙泉山庄有很深的渊源,难道是龙泉山庄发现事情败露,怕被我抓到活的,问出什么秘密,这才shā rén灭口吗?

    一想到这,我不由得又是一阵后怕!

    这家伙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得干掉白眉老头,那要是哪天暗中朝我下手呢?看来必须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我又简单的查验了一番,见没有什么新发现,便转身直朝山上的桂花庵走去。

    今晚的目的,本来就是查验那童像中的秘密,经历了这么多插曲后,该回归重点了。

    桂花庵仍旧静静的坐落在山顶处,我从院墙上翻了过去,直奔北面大殿。

    来到大殿门前,我打开背包,取出了里边的东西来。

    这些都是我专门为了降服阴物,精心准备了一下午的东西。

    红丝绣袍,精致的胭脂盒,印红花纸,青铜小镜,针线红儿红,绣满百花鹤鸟的绸锦,这些都是古时女子最为喜好之物。

    在酒店的镜中,我已经看到了阴物中寄居的阴灵是个女子。

    这阴物接连害死了这么多人,又全都是妙龄少女,怕是早已生出了一些灵智。如果它见势不妙逃走,那可就麻烦了。

    我准备下这些东西,就是以此为引,暂时将阴灵拖住。

    我掏出糯米粉来,在这些东西上薄薄的撒上一层,悄悄的躲在了远处的一棵桂花树下。

    我刚刚藏好,空无一人的大殿里就发出了一阵轻轻的叹息,随即一阵香风从殿里吹了出来,关的严严的殿门微微推开了一道细缝。

    香气四处弥漫开来,扑鼻入肺,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仿佛是世界上最迷人,最令人陶醉的味道。而且它引发了心底的一阵悸动,仿佛是即将见到ài rén的那一刻无法抑制的喜悦之情,油然自生!

    紧接着,一个女子如同纸片一般,从那道窄窄的门缝里钻了出来。

    她飘出门缝之后,立马丰满起来,变成了真人大小。

    但见她身穿粉红的绣花罗衫,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泛起一对白中透红的小酒窝。那忧郁的眼眸,弯弯的眉毛,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

    那容貌,那身姿,比任何一个大明星都要靓丽无数倍,迷人无数倍!美的简直无法比喻。

    任何一个人,如论男女,都会为之怦然心动!

    她抬头看了看悬在夜空中的月亮。

    月亮似乎也被她的美貌所折服,大感羞愧,赶紧躲进了云影之中。

    满院的花枝在她出现的那一刻,也仿佛愧有不如,赶忙掉转了枝头,当真是美的闭月羞花!

    她款款向前,走向了那几件我留下的东西。

    她没有看胭脂,没有看红袍,甚至连铜镜都视而不见,而是一手拿起了针线盒。托在手心也不打开,就那么痴痴望着。

    即便是这般毫无表情,却仍是风情万种,足以令人痴心难忘!

    一时间,就连我都有些看呆了!

    她痴痴的望了很久,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又放下针线盒,扭身走了回去,仍如纸片一般钻进殿中,只剩那满院的香风仍四散飘扬,醉人心神。

    仿若是九天仙女刚刚驾临人间一般,令人迟迟不敢确信,刚才的一切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