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六六章 rén pí嫁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六六章 rén pí嫁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报案人是这间房的房东,就住在对面。据她说,当时她正在屋里看电视,突然听到对面房里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就赶紧去敲门。”

    “敲门半天都没听到动静后,她很怕出事,就赶紧拿着钥匙开了门。刚一进门,就发现”

    “能查到附近的影像资料吗?”张小爱扭头问道。

    “云海巷是老城区,jiān kòng设施还很不完善,根本调取不到巷中的任何影像。”那jǐng chá继续说道:“被害人衣着完好,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生前也没有挣扎打斗的迹象。另外,死者佩戴的耳环,项链,戒指等名贵首饰也一样不少,完全推测不出凶手的shā rén动机。”

    “还有死亡原因恕我们实在无能为力。”

    这一点就不用他再辩解了,所有人都看的很明白。

    死者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伤口,可骨肉内脏全都不见了,连血液都没剩下一滴,全像凭空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根本就没法用常理解释!

    “死者生前是什么身份?”我突然问道。

    “翟如梦就职于蓝海商贸有限公司,是总经理助理。”

    “那就有点奇怪了!”我指了指地上的rén pí道:“死者的首饰内衣都是大品牌,看得出来,她的生活条件比较优越。可这条红绳就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了!”

    翟如梦脚脖子上绑着一根红线绳,没有任何的装饰,做工也很粗糙,就是由普普通通的的红线捆扎而成的。红绳上还残留着一些乌黑色的印迹,乍眼看去就像是蹭到了什么脏东西。

    可rén pí却处处都极为干净:皮肤、指甲、发丝上半点灰尘都看不见。

    单单就红绳上沾染着一片污迹,太奇怪了

    我把红绳解了下来,捧在手心仔细的看了看,转头冲张小爱道:“给我拿一碗盐水来。”

    张小爱深知我可能发现了什么,马上钻进厨房端了一碗盐水出来。

    我捏些朱砂掺了进去,随后把红绳泡在其中。

    红绳一入水中,立时不停的翻腾了起来,就像是一条活蚯蚓,在水面上下不住的翻动着。

    很快,翻腾的水花之中渐渐的漫出一缕黑烟来,随而扩散至整个水面。只是短短一瞬间,那碗水就变得黑漆一片,如同墨汁一般!

    我把这碗黑水朝向rén pí倒下去,可竟如水过油面一般,全都滑在了地上。

    rén pí上腾起缕缕黑烟,散出一股恶臭,好像是陈腐多年的烂尸一样。

    滑落在地的黑水也极为怪异的重新凝聚了起来,组成了一个人形。

    那人形的轮廓,与地上的rén pí完全不同,微微半卷着,好像是斜依在什么东西上。

    张小爱以及那几个法医,全都极为惊异的看着我,好似在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租这间房子的人,也在失踪人口之列吗?”我没有解答他们的疑惑,反而出声问道。

    “高爽倒没有报备失踪不过据房东说,有很长时间没见过她了,还以为她没打招呼就搬走了,只是房租还没有到期,所以就”jǐng chá想了想道。

    “马上带我去翟如梦家!”我打断了他,急声说道。

    翟如梦是公司里的高级白领,住在清江市的高档住宅小区,我们一路来到目的地。

    随行的jǐng chá打开了门,我急步迈了进去,果然,在客厅的沙发上,又发现了一张rén pí!

    这张rén pí略显得瘦长,也更黑些,穿着一身廉价的花睡裙,稍卷的淡huáng sè长发被拢成了马尾状,很像一张写实风格的油画软趴趴的铺在沙发上。

    “是高爽。”那jǐng chá只看一眼就认了出来,随即解释道:“高爽是个坐台xiǎo jiě,在一次扫黄打非行动中,被我们抓捕过,当时她拒不承认,大吵大嚷的说我们抓错了人,甚至还抓伤了办案警员,闹得很不像话!所以我对她很有印象。”

    我点了点头,大步走了过去,指了指她的脚腕道:“你们看,这也有一条红绳。”

    高爽的脚腕上也拴着条一模一样的红绳,只不过那上边的黑色印记更深一些。

    我让张小爱再次端过一碗盐水,把出租房里发现的红绳放了进去,等那水全都变黑之后,朝着蜷曲在沙发上的rén pí泼过去。

    这一下黑水全都浸入皮中,rén pí也极为怪异的鼓胀了起来,就像是有人在不断的往里边吹气一样。

    很快,rén pí立了起来,好像是一个造型逼真的充气娃娃!

    在一众警员极为惊异的目光中,我把张小爱叫到了另一间房里,关上房门后,很是郑重的说道:“看来,这又是一宗灵异案,凶手在用邪术害人。”

    说着,我晃了晃手里的两根红绳,解释道:“这叫做祭祀红绳!一旦把这东西缠在目标身上,目标就如同摆在桌子上的贡品一样,随时都可能被取用。”

    “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凶手的疏忽?献祭的时候把这两条红绳摆错了位置,所以高爽才会死在翟如梦的家中,翟如梦却死在了高爽的家门口。”

    “如此看来,那些失踪的少女很可能都已经惨遭杀害了,我现在需要查看所有人的资料,好能找出她们之中的共同点,尽快锁定真凶!”

    “好!”张小爱点了点头,转身出门,带着我直接回jǐng chá局。

    这些日子一共有八个失踪少女,所有的档案都摆在了我的面前。

    这些人职业各异,爱好不同,身份背景,也丝毫不搭边,生前也几乎完全都没有交集唯一相同的就是,她们都非常年轻,全都在十六到二十四岁之间,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

    她们失踪的具体时间和地点,报案人也说不清楚。

    只有一例很特殊。

    这例被害人叫王秀秀,是一个高三学生。

    她背着书包从家里出了门,却没有到学校,就这么在半路上不翼而飞了。时间地点相对其他案例来说更容易分辨,需要搜查的范围也很小。

    我当即提出,要查看一下她失踪路上的所以jiān kòngshè xiàng头。

    张小爱晃了晃头道:“我们已经查看过很多遍了,周围就是笔直的大道,没有任何的遮挡。可就像是被什么人剪断了镜头一样,她上一秒还好好的走着,下一秒就那么眼睁睁的消失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