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六三章 青天三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六三章 青天三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秦萌萌气恨交加的返回了老家。

    之后,等她按照包公的意思捏出泥人后,发现其中一个泥人的脖子上赫然纹着一个美少女,那图案很熟悉,秦萌萌当场就愣住了。

    随即,她恍然大悟:王猛不仅骗了她身子,还是杀害哥哥的凶手!

    她含着眼泪使劲的按下了铡刀,因为用力过猛,又一次伤到了手。

    听秦萌萌说到这里,我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王猛脖子上的伤口那么特别了。

    那个纹身,是秦萌萌懵懵懂懂中的初恋,是一段无法磨灭的记忆。所以秦萌萌不忍破坏那个纹身,这才造就了那极为奇特的一刀!

    听完她的叙述,我和张小爱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秦萌萌确实犯了死罪,可她杀的都是该杀之人,到底是应该伏法?还是应该被宽恕?

    “你是说,那阴物是一把铡刀?”沉吟了良久,我才开口问道。

    秦萌萌默默的点了点头。

    “带我们去看看吧。”我只口不提抓秦萌萌的事,毕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封印了那件阴物,否则,一旦天黑那可就麻烦了。

    这件阴物已经连续喝了好几个人的鲜血,吸饱了阴气,一旦脱离了秦萌萌的操纵,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秦萌萌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如释重负的长呼了一口气。

    “把这些祭品带上。”我冲着床指了指。

    秦萌萌愣了一下,感激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收拾起了她早就准备好的祭礼。

    我们一行三人出了门,直奔村口的包公祠而去,随着嘎吱一响,那两扇极为厚重的大门也慢慢被推开。

    包公祠并不大,除了漫天的灰尘外,里面的景象尽收眼底。

    正中间摆着一张古代的案桌,案桌后面供着一尊泥塑的包公像,但见包公满脸漆黑,额头上顶着一弧弯月,身穿宋代的大红色官服,正气凛然的坐在那里。

    左边站着个手拿折扇的白面书生,应该是传说中的公孙策;右边站着一个腰挂宝剑的少年侠客,应该是展昭。

    而在包公像的脚下,放着一口极为沉重的黄铜铡刀。

    在祠堂外面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一旦离那口铡刀近了,我立刻就感受到了浓浓的阴气,几乎压得人无法呼吸!

    阴气之中,仿佛隐藏着一双凶戾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们看,即便是我,也被它盯得很不自在。

    “不好!这刀的阴气太重,你们先别进来。”我挥手命令张小爱和秦萌萌立刻出去。

    两人一听,乖巧的退到了门槛之外,而我则暗暗灌注灵力小步逼近。

    猛然间,那口铡刀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金属锵鸣!

    紧接着黑光一闪,整个祠堂都投入了黑暗的怀抱,一股空前强大的阴气迎面压来,凉飕飕的阴风就好像刀锋剑刃一般,在我的脖子周围不断盘旋。

    为了安全起见,我在身上贴了一张上等灵符,这才继续前进。

    咔咔!

    铡刀上结出了一层白霜,并且不断的蔓延开来,只一瞬间就冲到了我脚下。

    现在正是夏季,又是中午,外边的气温足足有三十五六度,就算这祠堂里再冷,也不可能结冰,足见这阴物有多么的可怕。

    它这是已经察觉出来了,我身上阳气很重,又带着上等灵符,对它构成了威胁,这才向我发出了警告。若是我敢再进一步,怕是就不客气了!

    包公祠本来就不大,这时我距离铡刀只有一米多远,已能足够看清全貌。

    这口大铡刀非常沉重,约莫能有三四百斤,刀台上爬满了铜锈,铡沟中也积满了风干的血渍。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件老古董,至少是北宋年间的产物。

    而在铡刀的刀柄上,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狗头,正呲着牙,瞪着眼,恶狠狠的望着我。

    狗头的双眼布满凶光,仿佛早已活了过来,随时都会扑到我身上一般。

    “这是……狗头铡!”我心中暗暗吃了一惊。

    提起包公大家恐怕再熟悉不过了,包公原名包拯,曾任开封府尹,龙图阁大学士,是宋朝时期有名的清官。

    他在当官期间铁面无私,秉公执法,替无数无依无靠的老百姓伸张了冤屈,因此百姓口口传扬其为包青天。

    民间更有传说,包公的额头上有一个月亮,可以白天断阳,夜里断阴,阴间阳间一切不公平的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在他座下,共有三口大铡刀,乃是皇帝赐下的‘青天三铡’,第一口龙头铡,专斩皇亲国戚;第二口虎头铡,专斩朝廷百官;最后一口狗头铡,专杀地痞流氓。

    眼前的这一口,恐怕就是包公当年用过的真家伙了!包公在世的时候,不知道用狗头铡斩掉了多少恶人的头颅,那些恶人无法-轮回投胎,鲜血和冤魂全都被吸入了铡刀之中。

    再加上积蓄了千年的阴气,可想而知会有多厉害,怪不得它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只不过让我疑问的是,宋朝时期的狗头铡怎么会流落到秦家屯?

    还有,历史上虽然有包公这个人,但却并没有民间传说中那么神奇。不管是青天三铡,还是额头上的月亮,正史中都没有记载。

    难道我看的史书都是错的,包公确实有神奇的一面,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才被史官一笔带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