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六一章 真凶落网(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六一章 真凶落网(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假装悲痛的缓缓进屋,暗中却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朱砂,抹在了门框上。

    这小姑娘看似弱不禁风,却极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凶手!

    而且,她背后的阴物又极其厉害,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就算我能逃走,没有修为的张小爱也凶多吉少。

    屋里的摆设很破旧,也简陋的可怜,只有一张小木床,一个玻璃小书桌,外加几把椅子。阳光全被院中的大梨树遮挡住,显得屋子里湖南无比,极为阴仄。

    正如张小爱所说,秦萌萌家的墙上,挂满了相片。

    相片里是一个阳光帅气,满脸笑容的男人,他穿着一身迷彩服,对着五星红旗庄重的敬礼。其他还有一些生活照,比如在操场上训练的时候,比如在宿舍的时候,比如送快递的时候。

    但不管是哪一张,男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善良的笑容。

    每张照片都被擦的一尘不染,看来秦萌萌和哥哥的感情真的深到彻骨。

    我对着照片看了很久,叹了口气问道:“你哥哥……他是怎么死的?”

    “被杀死的!”秦萌萌早就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滚滚掉落:“他好心见义勇为,却给一帮小流氓活活用刀子扎死,整整扎了二十八刀!”

    说完,她大声嚎哭了起来。

    张小爱不知道是出于女人的天性,还是被感动了,一手揽过她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

    秦萌萌也没反抗,就趴在张小爱的怀里放声大哭,瘦弱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看得人格外揪心。

    可揪心归揪心,我并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更没有忘记,这小姑娘很可能就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

    趁她趴在张小爱怀里痛哭的时候,我飞快的掏出罗盘,测算了一下。却发现屋子里虽然昏暗无光,可并没有什么阴气,但很快罗盘上的指针开始飞快抖动,远远的指向了正北。

    正北方向?

    那不是我们来时的路吗?难不成我们找错了凶手?真正的凶手并不是秦萌萌?

    就在此时,我突然发现,床上的被子鼓鼓囊囊的,好像包裹着什么东西,只露出了暗黄色一角纸钱。

    哥哥含冤而死,妹妹出于缅怀而烧纸祭奠,这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可为什么非要遮遮掩掩的用被子罩住呢?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往前走了两步,给张小爱递了个眼神。她马上明白了过来,微微侧了侧身子,帮我挡住了秦萌萌。

    我一把掀开被子,藏在里面的东西顿时露了出来。

    一盒檀香,一大捆黄纸,几个苹果还有只烧鸡,都是一些祭祀用品。

    可这几天并不是清明节,而且看样子秦萌萌的生活也不太宽裕,怎么可能天天去拜祭?

    我再仔细一看,在一堆祭品当中,还有一个塑料袋,里边装着六只泥娃娃,泥娃娃全都齐头而断,一个个身首异处!

    “你要干什么?”此刻,秦萌萌终于察觉到了什么,猛地一下冲开了张小爱的怀抱,大声冲我咆哮着。

    “我干什么?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我抓起泥娃娃大声喝道:“你哥哥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六个大活人在你眼里就和泥娃娃一般吗?”

    “你……你到底是谁?”秦萌萌见我似乎知道她的底细,顿时一愣,极为惊愕的往后退。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提起那个塑料袋在她面前扬了扬:“你小小年纪,就利用阴物害人,不知道自己要挨多少因果吗?”

    “因果?”秦萌萌冷笑了一声,原本清秀的脸庞蓦然间扭曲起来:“真要有因果,杀害我哥哥的人就应该坐牢,枪毙!可他们现在却都活得好好的,就因为该死的《未成年人保护法》。”

    到了这个地步,整个案子终于水落石出了。

    即便是刚才发现了床上的泥娃娃,我仍旧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但显然事情已然明了——秦萌萌就是凶手!

    我刚才大声逼问她的同时,另一只手紧紧的捏住了无形针,若是她突然发起进攻的话,我马上就会脱手而出。

    可此时见她神智清醒,只有满心的怨恨,不停的大哭咆哮,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们都该死!”秦萌萌梨花带雨,捂着脸道:“我是杀了人,可也是为民除害。”

    “他们不光杀了我哥哥,还仗着自己年纪小,一直不把法律放在眼里。这一年来他们做了多少坏事?害了多少人?又有谁来管。”

    秦萌萌两只小手攥的紧紧的,病怏怏的小脸蛋显得更加惨白,不住的咳嗽着。

    张小爱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

    “你到底是借用了什么阴物?赶紧告诉我,你现在已经被阴气掏空身体了,再迟一个月必死无疑。”我急切的问道。

    “我是不会说的!”秦萌萌固执的说道:“它帮我报了血海深仇,我决不会出卖它。”

    “人是我杀的,你们要抓就抓我好了!大不了送我去枪毙,这总行了吧?”

    “枪毙?”我往前走了两步,冷笑道:“你以为把你枪毙就完了吗?”

    “你知道这阴物有多凶吗?它千百年来积压的魔性已经彻底被鲜血激发,若是再不降服,以后就不是只杀恶人了,而是见人就杀。”

    “那……那我也不能说!”秦萌萌依旧固执的咬着嘴唇。

    “你不说我也知道它在哪儿,它在包公祠里对不对?”我紧紧盯着秦萌萌的眼睛吼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