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五九章 父亲之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五九章 父亲之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不是被人杀的!”紧接着,我又抛出了第二个重磅炸弹。

    众人一听,更懵了,尤其是张小爱和罗洋。

    这起案子牵扯到了阴物,整个警队之中只有他们俩知道实情,我也一直在刻意掩盖,不让外人知晓。比如在黑龙被杀的小宾馆里,我就是把他们两人偷偷的叫到一旁说的。

    可现在我却要当众宣布吗?

    “还记得我们来时见到的那辆大卡车吗?”我扭头冲张小爱道。

    “记得啊,怎么了……”张小爱很有些摸不着头脑,很是奇怪我怎么会问这个。

    “那卡车就是凶手!”我叫道。

    “卡车是凶手?”众人面面相窥。

    “还卡车是凶手,你是为是变形金刚入侵地球吗?”周围的几个警察虽然碍于张小爱的面子,没有为难我,但还是不屑的笑出声来。

    我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继续冲张小爱道:“记得那卡车拉的是什么货吗?”

    “钢板。”张小爱答道。

    “这就对了!”我说道:“卡车上的钢板明显超过了车厢两边,奔行的速度又快,若是正好从这人的后颈掠过去,会发生什么事。”

    “你是说,他脑袋是被钢板削掉的?”张小爱一下反应了过来。

    “对!”根据钢板的高度来看,这人应该骑着一辆摩托车,立刻沿着公路两边搜索,肯定能找到被遗弃的摩托车。”我吩咐道。

    “还有,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应该能找到两颗头颅!”我说道。

    “两颗头颅?”张小爱一愣,随即也明白过来:“你是说,壮汉本人和刁老大的?”

    “不错!刁老大的头颅被他带着,应该就装在他手中的塑料袋里。他被卡车意外杀死之后,畏罪潜逃的卡车司机将他的尸体扔到了田中,在稻田地里搜索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发现,所以要沿着公路搜!”

    张小爱一听,马上安排了下去。

    大胡子警察马上分出两队人马,沿着公路两端展开地毯式搜索,随后又联系了交警,马上设卡拦截一辆装有钢板的大卡车。

    她刚放下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是查看摄像头的那一路警察有了新发现。

    张小爱放下电话冲我说道:“你推断的果然没错,你在网吧里遇见的光头大汉,极有可能就是杀害刁老大和黑龙两人的凶手!”

    “网吧的摄像头显示,在你出门不久,他也离开了,随后在黑龙被杀的宾馆,刁老大被杀的酒吧附近都出现过。但是宾馆和酒吧的摄像头都被人剪断了链接线,根本拍摄不到他进入的镜头。”

    “他最后一次出现在镜头里,是骑着辆摩托车一直沿着城西公路出了城,虽然换了身衣服,戴上了帽子,可仍被路口的摄像头拍到了。”张小爱说道。

    “那他的身份查明了吗?”我急切的问道。

    这人倒是很有本事,不但在现场没留下任何线索,作案手段残忍无比,又在作案之前,神不知鬼不觉的剪断了摄像头,还偷了摩托车化妆出城……

    若不是我昨晚正好在网吧里遇见过他,并且看他一直反复观看血案现场的录像,觉得他可疑,还真是很难牵扯到他身上去。

    “暂时还没有。”张小爱摇了摇头:“他在网吧上网时,用的是假身份证,根本就无从查起。”

    “这两起案子是他干的,应该是没错了,可是他为什么非要杀刁老大和黑龙呢?”我仍是不解。

    “对啊。”罗洋接道:“如果他也是为了帮那个被刺死的军官报仇,也早就应该动手了,不至于苦等两年。再说,前四起命案都死于阴灵,后两起命案则死于人为,如果说凶手都是一个人,显然有些不对劲啊。”

    “明明用阴物就能解决,为什么要亲自动手呢?难道是察觉出我们已经发现了什么,怕我们提前找到他,因此迫不及待的先下手了?”

    “不,还有一种可能!”我想了一下道:“那就是这两个凶手互不相识,是为了各自的目的杀人……对了,是刺头!”

    “刺头不是死了吗?”张小爱纳闷的问道。

    刺头是第二个被害的未成年人,他们可是亲眼所见,现在怎么又牵扯到了刺头的身上?这也太耸人听闻了吧?

    “你再跟我详细说一遍,刺头的情况。”我转头对张小爱道。

    “刺头今年十四岁,小学三年级辍学之后,一直在社会上当混混。他父母离异,母亲远嫁到南方,父亲犯有重伤害罪入狱十年……”

    “对,他就是刺头的父亲!”我说着指了指死去的光头大汉道。

    “为什么?”张小爱愕然。

    “那天晚上,他一直在看刺头被杀时的录像,如果是一般的好奇,也只不过看一两遍也就算了!可他这么反复观看,肯定是别有原因的。”

    “他虽说是个囚犯,可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十年没见的儿子,再见时身首异处,他会是什么心情?以他的脾性又会做出什么事来?”

    “刁老大一从少管所出来,就带着黑龙到处追杀当年的同案犯,并且为了装凶狠,还四处散播假消息,说刺头、王猛、莽牛都是被他干掉的。那晚上我就亲耳听见,他那样吓唬张凯。如果刺头的父亲信以为真,极有可能……”

    “杀了刁老大和黑龙为儿子报仇?而且用这种方法迷惑警方,转移视线?”张小爱也顿时明白过来。

    “正是这样!他毕竟是个犯罪老手,又在监狱里熏染多年,作案的手段极为老练,事先安排好一切、尽力的模仿其他几起案子,做得天衣无缝完全有可能。只可惜,老天不饶有罪人,最终让他死于一场交通意外,还被两个肇事司机抛尸稻田!”我叹息了一声。

    “照你这么说,他这是准备要去殡仪馆看他儿子?”张小爱接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