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四五章 张小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四五章 张小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些日子,尹新月接了一部历史偶像剧,在全国各地四处奔波着。

    她就像个美食导购般,每到一处,都会把当地的特产大包小包的邮寄回来,家里堆得就像个大货仓似得。我知道她是怕我想她,想让我知道她都去过哪里?吃过什么好东西?见过什么好风景?想让我也尝尝看看。

    可这个小傻瓜……就不知道睹物思人思更重的道理吗?

    我匆匆洗了个澡,躺在了床上,却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刚刚有了些睡意,猛然间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谁啊?”我按下接听键,迷迷糊糊的问道。

    “是我,张小爱,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可人的声音。

    我微微一愣,屈指一算,我和张小爱已经好几年没联系了。

    张小爱是江北张家的几大支脉传人之一,只不过到了她这一代,已经不做阴物生意了,而是当了女警。上次张家还委托过我专程去保护他,防止龙泉山庄下毒手。

    我依稀记得我们共同破获了无字天书案,粉碎了龙泉山庄的阴谋,这小妮子还因此升职当了清江市的刑警队长,现在猛然间找我,莫非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我懒洋洋的嗯了一声道:“惊喜惊喜,不过有啥事儿下午再打过来吧!我现在困得要死。”

    “别介,一会儿在车上睡吧!”张小爱说道。

    “什么,车?”

    我正迷茫之际,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一阵极为刺耳的警笛声,一下子就把我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睡意全都打碎了,惊的我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

    “张小爱!你就是这么对救命恩人的?”我对着手机大吼道。

    “有恩一起报吧。”张小爱简短的说道:“姑娘我这次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案子,我怀疑不是人做的,而是鬼做的!所以想请你出山。”

    “不去!”我恨恨的说道:“我又不是你的手下,凭什么随叫随到。”

    “我刚好有几个同事到武汉办事,我告诉了他们你店铺的地址,不出意外的话,马上就到了。你还有五分钟的准备时间,等你到了清江市再细说吧。”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靠!这刑警队长没白当啊,连我店铺地址都知道了。”我直接关掉手机,仍旧不解气的道:“谁管你那破事,小哥我还得继续睡觉呢。”

    咚咚咚。

    结果刚闭上眼,稍稍酝酿出一丝睡意来,门口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来的还真快啊!”我仍旧不想起床。

    可紧接着,那声音就有些不对劲了。

    咔,咔咔咔!

    好像是拧动门锁的声音?

    “莫非是尹新月回来了?”我当即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来到门口,人刚到店门就被拉开了,

    外边站着两个警察。

    一男一女。

    男的像座黑塔,身高足有一米九上下,黑乎乎的一张大方脸,就像刀切的一样菱角分明。

    女的像个精灵,身材极好,耳朵尖尖,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警服。

    “张老板,您好!我们是清江市公安局的刑警,我叫罗洋,这是我妹妹罗丽,我们队长说,请你回去协同办案。”罗洋向我敬了一个礼,声音像铜钟一样,嗡嗡的带着回响。

    “真不愧是张小爱带出来的兵,这请人的方式也太霸道了吧?”我很是气恼。

    罗丽把手里的开锁工具往腰带上一挂,淡淡的说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我们队长说了,这案子只有你能破!无论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把你绑到清江市就算是大功一件。”

    “张老板,咱们现在就出发吧!队长说,无论如何,下午三点前,要把你送到见面地点。”罗洋站立如松,一动不动的说道。

    “呵呵,她可真自信,凭什么认为我会跟你们走?”我冷笑道。

    罗丽掏出了一个随身公文包,递在了我的面前:“队长说只要你看见这个,就会走了。”

    “哼,想贿赂我吗?我可不差钱。”话说到一半,看到文件包里的东西我立马就顿住了。

    文件包里塞着两张照片,一张纸。

    两张照片上是同一个人,只不过一张是生活照,另一张是被斩首的尸体。

    这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染着一头红黄蓝三色混合的头发,而且根根朝天,活像网络上的非主流。脖子上还刺着个身材火辣的美少女纹身,美少女的头部纹在他脸上,正努力的撅着嘴,好像要亲他一样。

    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名社会上的小流氓。

    但另一张照片上的他却成了一具尸体,脖子被整整齐齐的切了一刀。

    那刀的锋口应该很快,所有的骨头、肌肉上连一点残渣和毛刺都没有。更为怪异的是,这一刀切的恰到好处,正好躲开了刻在他脖子上的美少女图案,好似力图让那个美少女图案保持完整。

    作案手法极度的血腥残忍,而且透着几分诡异。

    可更令我惊奇的,却是那张纸!

    那就是一张极为普通的a4纸,看的出来应该是警方的复印材料。

    纸上只写了一个毛笔大字:枭。

    下面还配有一行解说:曾有目击者证明,死者被害当晚{也就是七天前}收到过一个匿名信封,信封中什么都没写,只有这个:枭字。

    死者当时并没有在意,直接将它扔进了垃圾箱,结果当天晚上十二点整,死者在迪厅舞池中遇害,全场仅仅黑暗了十秒钟,等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他已经脑袋搬家。

    类似的凶杀案,本月内清江市已经连续发生了三起,死者都是未成年人,怀疑是同一凶手所为。

    怪不得张小爱急得焦头烂额,向我求救。

    从种种迹象来看,这案子很难判定是用什么手法做的?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甚至根本就不像是人类所能完成的,极有可能是阴灵作祟。

    一般的凶杀案,我管不着,可若是阴物害人,而且还是用这么凶残的方式,那我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好!我跟你们去,稍等我一下。”我面色凝重的把照片和复印纸都装回文件包,随即转身回屋,匆匆收拾好几件换洗衣服,带好了一些可能用到的东西,便和罗洋兄妹俩一起出了门。

    我本来是困的不行了,可现在睡意全无。

    在车上,我又掏出那张照片,小心翼翼的琢磨着,可始终没研究出个因为所以然。

    这起凶杀案,清江警方肯定已经研究过无数次了,想来通过常规手段去推测肯定不行。可到底又是什么阴物,专杀未成年人,还会在杀人之前发出一个‘枭’字警告呢?

    警车一路飞驰,我的大脑也在飞速旋转着。

    “先不用带我去见张小爱,直接去存放尸体的殡仪馆!”突然间我想到了什么,大声喊道。

    “我们队长约你见面的地方就是殡仪馆。”罗洋头也没回的答道。

    呵呵!看来张小爱长进不小啊,居然和我想到了一块,我露出了一丝笑意。

    “张先生,到了。”

    没多久后,警车在殡仪馆门前停了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