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千二四四章 宿命的敌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二四四章 宿命的敌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想阻止他,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他再往前走的时候,我竟然走不用了,他仅仅是在我身上怕了拍竟然就封住了我的穴位。

    “海叔,别那么极端!”

    我眼睛刷的就红了,真的不想去看,也不敢去看接下来发生的事。

    可他头都没回,缓缓的走上前,从身上掏出鹰形面具放在地上,然后在上面滴了几滴鲜血。

    阴灵嗜血,何况是宇文成都这样的超一流战将?所以海叔的精血瞬间被面具吸干,紧接着金色光圈出现,身披金甲,手持凤翅镏金镋的宇文成都出现了,这次他的身影异常的清晰,就像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人物一样有血有肉。

    他出现后双眼通红的盯着海叔,愤怒的吼道:“李氏叛逆之后?”

    我关注着他,发现宇文成都长得极为白净,很像是现在的小鲜肉,但比那些娘炮多了男子的阳刚气。海叔癫狂的大笑一通,左手一挥,空气中竟然出现了一把薄如蝉翼的软剑,就像柳条儿一样柔软。

    “天子剑?”

    宇文成都愣了一下后迅速反应过来,大吼着:你们这帮乱臣贼子!居然敢夺大隋皇帝的天子剑。

    说完就举起武器朝海叔劈了过去,就在这时海叔身前的空地腾的一下炸裂,下一刻手持两柄铁锤的李元霸从地下跳了出来,咣当一下接住了宇文成都的汹涌一招!

    随后两个阴灵没有任何对白,尽情的释放他们压抑许久的仇恨,幸亏阴灵是虚幻的,否则这山洞早就塌了。

    宇文成都口中的天子剑应该是指隋帝杨广命西域能工巧匠打造的那把软剑,杨广曾用这把剑三征高句丽,可惜每次都因为国内叛乱而以失败告终,否则必定开疆扩土,成就千古一帝不世之功!

    哪还轮的到唐朝?

    可惜杨广最后被李渊篡夺江山,还被故意抹黑成了一个弑父,杀兄,奸-淫-母妃的暴君形象。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失败的不一定是君子,但成功者永远是小人!刘邦如此,朱元璋也是如此。

    在我思索这些的时候,李元霸与宇文成都已经过了百十招,两个人打得难解难分,海叔却偷偷地将虚幻的天子剑收回,手中却多出来一只古朴的罗盘,上面的符篆都已经不清晰,我却隔着十几米就感受到了上面散发的气场,这绝对是先秦时期的地磁打造的,威力不亚于司南!

    海叔嘴里默默地念着咒语,罗盘中开始泛出幽光,内部的符篆开始旋转起来。

    这时候,他竟然用匕首划开自己的手腕动脉,任凭喷涌而出的鲜血流进罗盘,一个人身上的血液说多不多,却不是一把巴掌大的罗盘能装得下的!可海叔的鲜血却一滴不剩的进入罗盘,随即罗盘上面的符篆刷的一下无限放大,殷红的光芒瞬间照亮了山洞,刺得我眼睛生疼。

    这么强的阳气逼得我有些喘不过来气,更别提两个阴灵了,宇文成都脸色大变,本来就快不是李元霸的对手了,看到罗盘后显的更慌。

    而李元霸却癫狂地笑了,笑完以后又有些神经兮兮的看着海叔吼道:“要打就光明正大,不用你帮忙!”

    说完李元霸将锤子往上一抛,整个人扑过去将宇文成都抓住,狰狞着脸奋力大吼一声,硬生生的将宇文成都撕成了两半!

    他们生前最后一战,宇文成都是在凤翅镏金镋被打断的情况下,因为没了兵器才被杀的。可现在他兵器在手同样被李元霸生生撕碎,可见李玄霸多么的可怕。

    宇文成都的魂魄被撕碎后迅速化成泡影,李元霸癫狂的笑着,却没意识到海叔挣撑着最后一口气逐渐靠近它。

    “李元霸,一切该结束了。”

    海叔沉沉的说道,最后扭头冲我大吼一声:“别忘了我的话!”

    吼完他整个人跪倒在地,魂魄却飞进了罗盘,而后罗盘就像是活了一般迅速飞进了李元霸的胸口。

    李元霸总算意识到了什么,似乎想跑,可是海叔用血肉祭奠的罗盘又怎能让他跑掉?

    只见罗盘在李元霸胸口不断的旋转着,那团红光不断吞噬着李元霸的黑气,他大叫着咆哮着挣扎,拼命地想要将罗盘从体内逼出来,可是他无论怎么努力都只是徒劳。最终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黑气越发的稀少,与此同时罗盘的光芒也在迅速消散。

    最终,李元霸彻底消失了,地上只剩下两柄铁锤,不过铁锤没有在他手上的时候那么光彩夺目,宇文成都的凤翅镏金镋也早已褪了光泽,不过我知道这才是古代神兵保存至今的特征。

    古朴而不失威严!

    而承载着海叔生命的罗盘,也只剩下最后一丝光彩,我赶忙把村民们叫了进来,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后知后觉的村民开始后悔,可一切都太晚了。

    海叔其实不用死,是他自己选择以死亡的方式落幕。

    这是海叔的不幸,更是三元村村民的冷血!

    英雄的落幕从来没有掌声。

    无论如何,三元村终究恢复了太平,而老百姓们的生活将继续下去。

    按照惯例,这次我赚大了,三件古代神兵尽入我手,可我没有半点兴奋。我想了很久,把罗盘留在了三元村村委会,它会教下一代的村民们学会什么叫做宽容和信任,学会什么叫做舍身成仁。

    而凤翅镏金镋和那对铁锤,我则请人帮我融成了金水,最后又用它们做成了镂空的墓碑,立在了海叔墓前。

    这一刻我理解了武则天,也就有了海叔的无字碑。

    白老板和我约定今后抽时间就回来看看海叔,我同意了。

    这是一次特殊的阴物生意,让我们看懂了一个人,看穿了一群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